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63章 打你还是轻的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1 2016-06-15 20:02:51

  “美思露,不是我们不站你这边,但是你确定你能打得过叶非然吗?”陈皓假装苦瓜脸道。

“那当然,她可是我的手下败将 !”美思露掐着腰,一张小脸高高仰起,晶莹而小巧的鼻孔有些微的翘起,她理所当然道。

叶非然凉凉的在一旁看热闹,也不禁冷嗤一声,这姑娘撒起谎来倒是溜的很。

“真的吗?我那次见叶非然竟然将一个一阶玄君的高手打败,您现在……是什么水平?”陈皓疑惑的问道。

“我……”美思露眨着眼睛踟蹰了会儿,最后随意的摆手道:“哎呀,你不用问我什么水平,反正比叶非然厉害就是了。”

“那你为什么从中级班降到初级班了?”其中凡阳觉得奇怪,便好奇的问道。

美思露咬了咬牙,眸中射出愤恨恼怒的光来,如果面前站着的是叶非然,仿佛她就敢像只凶猛的小豹子,立马恶狠狠的扑上去。

“还不是叶非然那个贱人!都怪她!她陷害我!”美思露尖叫着,那日的事情历历在目,她美思露大小姐还没受过那么大的憋屈,叶非然这个贱人,她一定要报复她!想到这里,美思露的眼中散发着狠毒的光芒。

“啊,你既然被陷害,那是不是证明你没叶非然聪明啊,要不然怎么会掉进她的陷阱里啊……”其中一人有些怯懦的小声说道。

不过声音虽小,其他人却听见了,围在美思露周围的初级班的学员互相对望着,目光中的意思好像在说:“这人说的也挺有道理的……”

美思露一看众人都怀疑她的智商,不禁有些着急道:“你们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明明是叶非然这人狡诈阴险!我预防不及!”

其他人:……

叶非然挑眉,狡诈阴险?嗯,她还是承认的。

“啪啪啪”几道响亮的掌声,众人回头,却见叶非然从不远处慢慢的走了过来。

叶非然朝众人友好的微微一笑:“你们讨论的挺热闹啊,继续讨论,我听着呢。”

说到这里,叶非然眸中的笑意越发深邃,深不见底,仿佛几万英尺的海水,看不清最深处的表情。

然而这时陈皓等人却不说话了,而是自动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他们记得叶非然是怎么将那个一阶玄君瞬间打败的,他们相信,在叶非然眼中,他们这些人肯定连蝼蚁都不是,蝼蚁尚且能苟存,叶非然想杀他们,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美思露咬牙,看着那些人刚才还说要站在她这边,叶非然一来,就吓得转眼缩了回去,不过刚才觊觎美思露的那个男人却没有随众人一起退后几步。

那人不知道叶非然真正的实力,还以为她是个废物,于是目光直视叶非然,嘲笑她道:“你狂什么狂,不过一个废物罢了。”

说罢,还状似不屑的冷哼一声。

陈皓他们却为这人狠狠捏了把冷汗。

“哦?废物?”叶非然眸中转冷,危险的眯起。

“难道我说错了吗,思露姑娘虽然现在也在初级班,但大家知道她的水平,而你呢,呵呵……”又将目光转向那些用恐惧的目光看着叶非然的那些人,又是奇怪又是鄙夷:“你们躲什么躲,难道你们还怕她?陈皓、凡阳,你们之前不是还说要给她颜色瞧瞧吗?现在怎么看见她就躲。”

陈皓和凡阳一听这个蠢货竟然还提了他们两个的名字,不禁额上的冷汗流的更加厉害了,又将哀求的目光看向叶非然,祈求她能放他们一马。

美思露听这个男人竟然一点不怕叶非然,看着那男人的目光都多了一丝赞赏。

那男人看到美思露赞赏的目光,不禁更加挺胸抬背,还自以为高人一等,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目光看着叶非然。

“他说的对,叶非然,你就是一个废物!”美思露目光中闪着熊熊的怒火,她用一种异常嘲弄的语气对叶非然道。

叶非然低头呵呵了两声,再抬头时,眸光乍冷,散发着阴冷狠毒之光!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

那个刚才还一脸高傲的男人已经被叶非然甩到了人群之外。

陈皓和凡阳回头一看,却见那男人已经悲惨的高高的挂在了树上,叶非然动手的如此之快,让所有人目光不及,那人也是没反应过来,等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一只脚正危险的勾着一枝快要折断的树枝,而整个人正倒吊在树上。

他一抬头,见那树枝竟然有断裂的趋势。

“啊!呜呜呜呜……”那人竟然害怕的鬼哭狼嚎起来。

他发现在危机时刻,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咔擦”一声,那脆弱的树枝又断了一点。

“啊!我不要!我不要!快要掉下去了呜呜呜……”

“砰”的一声,那人脑袋朝下,摔了个狗吃屎。

……

美思露咬牙切齿的看着叶非然,如果目光能杀人,美思露估计就想用目光杀死叶非然。

“叶非然,你不要猖狂,我可一点不怕你。”

叶非然冷冷一笑,目光微黯,突然一道凌厉的掌风迅速甩了出去。

美思露白皙的脸颊上立马出现了一道清晰红通通的手掌印。

美思露震惊的望着叶非然,一只手捂着自己已经火烧火燎疼痛的脸颊,一只手颤抖的指着叶非然,不敢相信似的。

“连我爹都不敢打我,叶非然,你、你、你凭什么打我!”美思露一双美眸盛满了露骨的恨意,手指控制不住的颤抖。

“打你还是轻的,你爹应该是没教过你怎么做人吧,贱人这话,是你能说的吗?贱人难道不是你?”

叶非然黑暗的瞳孔越缩越紧,如同深不见底的冰渊,散发着刺骨的寒意。

“我、我、我……”美思露“我”了几声,眸中却闪现出晶莹的泪水来,她紧咬牙,用愤怒、狠毒、恼恨的目光恶狠狠的盯着叶非然。

那种恨意,强烈而敏感!

“我会让我爹爹给我报仇的!我一定会的!叶非然!你不要太狂了!”

美思露咬牙切齿,眸中怒意不减。

叶非然冷声道:“美思露,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很聒噪,很愚蠢,很懦弱,还不自知,简直令人厌恶至极!如果你不来招惹我,我连看你一眼都不愿意,所以,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世界中,不要再来烦我好吗?”

说完这话,叶非然看了眼那些畏畏缩缩,挤在一起的人们,微微扫视了他们两眼,他们害怕的颤抖了两下,叶非然冷笑一声,于是大步离去。

叶非然不知道的是,她刚走,南宫祈钰就来找她。

南宫祈钰看到初级班的这些人一个个垂头耷耳,一脸惊恐害怕之色,而美思露眼里尚还留着泪花,看到南宫祈钰到来,美思露眼里的泪涌的更厉害了。

“南宫哥哥……”美思露委屈的扁嘴,想要在南宫祈钰这里得到一些安慰。

南宫祈钰眼中闪过瞬间的厌恶之色,但很快温柔了眼眸,漆黑的眼睛,如同暗夜中的星子,深不可测。

“美思露,你怎么了?”南宫祈钰关怀的问道。

美思露可怜兮兮的抹了把眼泪,哽咽道:“南宫哥哥,叶非然她……叶非然她……”

“她怎么了?”南宫祈钰面无表情,丝毫不见怜悯疼惜之色,淡淡道。

美思露却没发现,仍旧红着眼眶朝南宫祈钰告状道:“她刚才扇了我一巴掌,以前就是我爹爹都没有打过我,她竟然,竟然敢打我!”

南宫祈钰道:“哦,那真是委屈你了。”然而说这话时,依旧是没多少真挚的感情在其中,仅仅像是应付美思露似的。

突然,南宫祈钰的目光中有了些神采,但眸中依旧没有多少表情。

“你刚才说叶非然去哪儿了?”南宫祈钰问道。

美思露眼睛一亮,高兴的拽紧南宫祈钰的衣袖,开心道:“南宫哥哥,你找叶非然干什么,你是要为思露出气吗?”

南宫祈钰眼睛一弯,弯出道深邃的弧度,笑得温柔道:“当然啊,思露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南宫哥哥当然要替思露出这口恶气了。”

美思露眼中的神色越发灿烂,她高兴的捏紧南宫祈钰的衣袖,撒娇一般的朝南宫祈钰道:“谢谢南宫哥哥!本来我还准备找我爹爹收拾她的!”

听到美思露谈起布伦达,南宫祈钰温柔的嘴角微微一勾,然而眸中却藏着一抹若隐若现的恨意,但很快便将眼底的情绪收敛。

“那你先告诉南宫哥哥,叶非然在哪儿我才能去替你出气啊。”南宫祈钰微笑着,柔声说道。

美思露指着后山的方向,眼中都是欣喜的神色,还尤自兴奋道:“她就走的那条路。”

后山……南宫祈钰眯了眯眼,她去后山了吗?

“好,我先走一步。”南宫祈钰温柔的一笑,直接朝后山而去。

美思露咧开嘴兴奋的笑了起来,后眸子阴险的眯起,拳头紧紧握成了一团,叶非然,我南宫哥哥一定会替我报仇的,你等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