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59章 血契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1 2016-06-15 20:02:50

  佛刹如同吃进了一只苍蝇,却不得不点头:“自然是信的。”

伽梨将目光转向西方院长:“我说的话说完了,伽梨就此告退。”说罢,伽梨就要走。

“伽梨长老!”突然叶非然叫住伽梨。

伽梨扭头,朝叶非然微微一笑:“还有什么事吗?”

叶非然神色淡淡道:“伽梨我想问你,你树上的荼蘼果少了几颗?”

伽梨不知道叶非然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于是据实回道:“两颗。”

“我知道了。”叶非然笑容满面。

等伽梨离开之后,叶非然神色淡漠道:“大家都听见了吧,荼蘼果不是我偷的,是伽梨长老送我的,佛刹长老,还有美思露,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佛刹目光有些不好看,美思露也是紧咬银牙,目光中射出浓烈的不甘心。

西方麻熵道:“既然没什么事了,那我们就散了吧。”

“不,我还有事!”突然,叶非然开口,目光灼灼的看着西方麻熵。

“哦?你有什么事?”西方麻熵起身正要走,听到叶非然的话又回过头来,苍老的目光疑惑的看着她。

其他人也是一脸疑惑。

“大家刚才都听到了,伽梨长老丢了两颗荼蘼果,其中一颗是送给我了,另一颗大家难道不想知道去哪儿了吗?”

“去哪儿了?”西方麻熵皱眉。

叶非然将目光转向美思露,嘴角勾出淡淡的微笑,一字一顿道:

“另一颗么……”叶非然停了停,眼中闪过刹那的狡猾光芒,“是被美思露偷走的!我亲眼看见的!”

美思露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瞳孔,跳起来疯狂的大声尖叫着:“叶非然,你胡说八道!我明明见都没见过荼蘼果!怎么可能会偷!”

“没见过?”叶非然危险的眯眼,“既然没有见过,那你刚才怎么说亲眼看见我偷了伽梨长老的荼蘼果!”

“我、我……”美思露焦急的说不出来,最后,她一咬牙,恨恨跺脚,大声道:“反正我就是没偷!”

“偷的人都说自己没偷,反正我是自己亲眼看见的,不管你们相不相信吧,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叶非然面无表情的淡淡道。

“你、我……你血口喷人!”美思露激动的怒吼。

“好了,都安静。”西方麻熵突然出口,看了眼神色如常的叶非然,又看了眼暴跳如雷的美思露。

眼神暗沉,最后下决定道:“这件事不清不楚,但不排除美思露偷荼蘼果的可能,所以我决定将美思露降一级,降到初级班。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西方麻熵说完这句话,直接朝门外走去。

等长老们都走了后,美思露咬牙切齿的瞪着叶非然。

叶非然倒是没有生气,一派平和的表情。

在离开之时,叶非然才轻声笑着出口道:“思露姑娘,你现在看看,到底是谁哭着出去的?哈哈哈哈……”

叶非然说完,眸中尽是笑意,大步离开。

美思露发疯般的尖叫着,怒喊着,她没想到想算计叶非然,竟反过来让叶非然给算计了。

————

鸟鸣山涧,清谷幽深。

叶非然这日晚上看过伽梨之后,突然想到学院后山自己还没有转过,于是便想着转一圈,带着火火穿过房后的竹林,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叶非然竟然看见一个小池塘,池塘周围垒满了石子,池塘中的水还冒着泡,远远看去池塘上方云雾迷蒙,隐隐绰绰,叶非然朝那个池塘走去,却发现那些云雾并不是真的云雾,而是水的热气漂浮其上。

竟然是个温泉!

叶非然惊讶之余,欢喜非常,若是能在里面泡一会儿该多好……

这样想着,叶非然便迅速除去了身上的衣衫,露出玲珑有致的身材,细白娇嫩的脚踝,将脚轻轻踏入温泉中,一股暖意迅速流窜了四肢百骸,舒服极了。

火火激动的也跳进了温泉中,在水面上扑腾着翅膀,小脑袋一会儿沉下 ,一会儿又浮起,但仍坚持不懈的扑腾来扑腾去,弄了叶非然一脸的水。

叶非然笑着把狼狈的火火从水中提出来,火火张开了小喙,露出小小的舌头,身体滴答滴答的滴着水。

叶非然嘴角的笑意越发大,正要将火火放到旁边的石头上,却见手上的火火突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叶非然异常惊诧,以为火火出了什么事,却见火火的头顶竟然长出了一戳七彩的羽毛,羽毛的颜色鲜艳,异常美丽。

眼眸瞬间睁大,露出欣喜的神色,她把手放到火火的小肚子上,却见一股火热的气息从火火的体内传过来。

“内丹!”叶非然惊喜的大叫,叶非然发现,火火的体内竟然长出了内丹!

“火火!你有内丹了火火!”叶非然轻轻的捏了捏火火的小身子,火火一双黝黑黝黑的眼珠愣愣的盯着叶非然,偶尔从眼中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叶非然抚摸着火火的脑袋,开心道:“火火,你不用害怕,等内丹长好,疼痛就过去了。”

火火还是用如黑珍珠般的小眼珠看着叶非然,叶非然发现,手中的火火体型竟然变大了起来,身上的羽毛也越发的鲜艳,头顶的七彩羽毛如发冠一样,异常美丽。

大概持续了半个时辰,火火的体型渐渐缩小,最后变成了刚开始的大小,不过头顶上的七彩羽毛却永远留着了。

“四阶魔兽?”叶非然奇怪的看着火火,她记得火火应该是神兽才对啊,现在怎么才四阶魔兽的水平?

百思不得其解,叶非然突然想起炼药宝典中似乎有关于这个的记载。

好像是灵宠若失去了内丹,依靠荼蘼果、火灵芝、血液混合而长出内丹后,因为血液的作用,灵宠将来的提升与它主人的提升将紧紧联系在一起,灵宠会根据主人的水平而达到相应的水平,主人升则灵宠升,主人降则灵宠降,并且灵宠将永远归顺于自己的主人,与主人的生命生生世世的联系在一起。

这称之为——血契。

想到这儿,叶非然看着这个小家伙,心想,难道自己以后就与这个小家伙的生命永远联系在一起了吗?

我生它生,我死它死。

无一例外。

“你竟然和这个畜生订立了血契!”

突然,一道有些恼怒的声音响起,叶非然望去,却见一道高大的身影就站立在叶非然的面前。

此刻叶非然还躺在温泉里,看见白炎宿前来,不禁往池塘里缩了缩。

“缩什么缩!”突然,白炎宿向前一步,目光灼灼道。

叶非然直视他带着怒火的眼睛:“我就缩!”

白炎宿大掌一把抓起石头上躺着的火火,准备一把将火火扔出去。

“哎!你别杀了它!它死了我也完了!”叶非然着急的大声喊道。

白炎宿眸中怒火越盛,他用手掌捏了捏手中的火火,火火呼吸艰难的朝白炎宿翻白眼。

突然,面前溅起了巨大的水花,叶非然惊讶的看着白炎宿朝她一步一步的走近,带着满身煞气,如同地狱里的恶魔。

叶非然咽了口口水,伸出手掌阻止道:“喂,你要干什么,你可别乱来啊!”

白炎宿的眸子黑的仿佛一滩墨,而深邃的黑中似乎藏着一颗随时可能爆炸的炸药,只需要一个引子,立马就能爆炸!

突然,白炎宿扭住了叶非然的手腕,眸中终于散发出了冲天的怒火。

“谁让你跟它订立血契的!谁准的!”白炎宿朝叶叶非然怒吼。

叶非然被白炎宿质问的莫名其妙,而且还没人敢捏着她的手腕跟她说话,瞬间叶非然怒从心起,直接抬起一脚毫不留情的朝白炎宿的下面踢了过去。

白炎宿紧咬牙关,侧身一躲,另一只脚将叶非然的欲要抬起的腿压下,叶非然恼怒非常,另一条腿跟着提了上来。

白炎宿换一条腿压,最后两条腿分别别住叶非然水下的两条腿。

叶非然浑身赤果着,而白炎宿却穿着衣服,现在白炎宿的两条腿又与她的两条腿交叠在一起,打得难解难分,谁也不让谁。

叶非然不禁面红耳赤,就连眼珠子都红的仿若要滴出血来。

“你让开!”叶非然怒红脸。

“我不让!”白炎宿同样发怒。

“你让不让!”叶非然威胁。

“说了不让!”白炎宿怒回。

“啊!”白炎宿惊叫一声,猛然低头,却见叶非然竟然张嘴以一口咬在了白炎宿的肩膀上,这一口咬的够狠,顿时有涓涓鲜血从肩膀流下。

“你咬我!”白炎宿眸中有些熊熊燃烧的怒火,他不敢相信,叶非然竟然咬他!

“咬你又怎么样!我不仅咬你肩膀,我还想咬花你脸呢!”叶非然瞪大眼睛怒气冲冲道。

白炎宿看着叶非然又气又笑,真是连话都快要说不出来。

“啊!”叶非然惊叫一声,却见白炎宿竟然低头咬在她的耳朵上!还用了很大的力,幸亏她耳朵长的结实,要不然可能正要被咬下来!

他的行为实在让她愤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