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64章 咱俩不熟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44 2016-06-15 20:02:51

  微风习习,翠竹茂盛。

身穿如雪纱衣,飘然若仙的伽梨坐在红木桌之后,手中握了只长笛,悠扬动听的曲子从笛中飘扬而出,与这窗外的鸟鸣,山中的清泉,林中的叮咚交相辉映,悦耳动听。

“伽梨。”叶非然从门外走进,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伽梨慢慢放下手中的长笛,清冷的目光露出温和的笑意。

“坐吧。”伽梨道。

叶非然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

正要说些什么,却听檐廊上悬挂着的金色铃铛“叮当,叮当”的响了起来。

“最近来我这里的人,仿佛特别多。”伽梨叹了口气,清冷的眉微微蹙起,叹口气道:“我出去看一下,你先在这里坐会儿吧。”伽梨说完这句话,正要起身,突然竹房里闯入一个头发火红的少年,他一双桃花眼似眯非眯,嘴角噙着戏谑的笑,正没一点儿正经的看着叶非然。

“你是何人?竟能突破我的阵法,闯入这里?”伽梨眸光瞬间转厉,虽然面色冷清,但能听出她话语中的怒气。

能平安闯过她的阵法,且能不受一点伤害的人,恐怕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

卡地看了眼伽梨,啧啧叹了两声,嬉皮笑脸道:“好一个冰雪美人!”

伽梨眸光越暗,手中已经暗暗聚集了玄能,仿佛下一秒就要朝卡地动手。

突然,叶非然将伽梨的手按住,伽梨诧异的抬头,却见叶非然一脸嫌弃的盯着卡地。

“谁让你过来的?”叶非然觉得卡地这人真是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方式来考虑。

卡地走了两步,笑嘻嘻道:“这位美人别生气,我不是坏人,我是叶非然的朋友。”

“朋友?”伽梨疑惑的看了眼叶非然,却见叶非然点了点头,伽梨冷冷的瞧了卡地一眼,神色重新恢复了淡漠清冷。

“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你们就在这里谈吧。”伽梨说完这话,于是迈步走了出去。

伽梨一出去 ,卡地就朝叶非然蹦了两步,笑呵呵道:“你是不是让主子生气了?”

“生气?”叶非然皱眉,那天白炎宿直接离去,还说以后再也不见她了,让她好自为之,那肯定是生气了吧。

叶非然点点头,“应该是吧。”

卡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叶非然,嘴大张,用万分不相信的神色愣了半晌,叶非然看他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奇怪的拍着他的肩膀:“你怎么了?”

“天啊!你竟然能让主子生气,我卡地服你。”卡地扁扁嘴,朝叶非然竖大拇指。

叶非然随手拍了他一下 ,“你别贫了,说吧,来找我什么事。”

卡地痛呼一声,万分难过道:“啊,你别说了,我这几天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主子这几天的心情像吃了药似的,忽好忽坏,好的时候吧,还能朝我露出个笑脸,不好的时候吧,脸能黑一天。”

“这几天主子的脸色就不好,黑的简直要吃人,我做什么他都盯着我,有一次我发现主子竟然用阴狠的眼神盯着我看了一个下午,我真的吓的心脏快跳停了,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赶紧反省,结果反省了一天,得出的结果是自己最近表现特别良好,什么坏事儿也没干啊。”

“后来我一直忐忑啊,忐忑,连续忐忑了好几天,以为自己曾经做了什么坏事,自己不知道,主子心里暗暗记恨着我呢,后来,我他妈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卡地瞟了叶非然一眼,眸中的痛苦之色越盛,叶非然却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他。

“为什么?”

“有一次主子远远的盯着我,突然出口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我到现在都记得,他说的是……”

“他说的是什么。”叶非然无语的瞟他一眼,看卡地斜眼瞧她的表情,肯定是想让她先把这话问出来,卡地的小心思,叶非然现在十有八九能猜出来。

“他原话是这样说的——看见你我就想起那个女人,恨不得一脚踩扁你。”

卡地说完这话,突然大声叫了起来,发疯一样的像只上蹿下跳,有些疯狂的猴子。

“你知道我听到这句话时的那个表情吗,我真是要一头撞到墙上好了,我卡地多招人喜欢的一个人,主子竟然说看见我就想起你,难道我长得很娘吗?难道我像你一样丑吗!啊!我不要活了!实在活不下去了!”

卡地说起这个,抱起了头,一脸痛苦的表情。

呃……叶非然能理解,卡地这样一个自恋的人,被这样说,肯定无法忍受吧,但是说她丑,她也无法忍受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事因她而起,却让卡地背了黑锅,过的这么可怜,实在有些不地道。

卡地抱着脑袋委屈的呜呜道:“我到底得罪谁了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叶非然干咳了声,试着拍拍卡地的背安慰他:“你要这么想,他说看到你想到我,不是因为你长得娘,还有我长得美,而是你跟我关系好啊!”

听到这话,卡地像触电一样迅速蹦了老远,一脸惊恐的表情看着叶非然。

叶非然手还伸在半空中,眨着眼睛问:“怎么了?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却听卡地叫道:“不对!统统不对!咱俩关系不好!一点都不好!”

叶非然皱眉,无奈道:“可是关系明明很好啊。”

卡地赶紧摆手,急于与叶非然划清关系似的:“不对不对,咱俩不熟,一点也不熟。”

叶非然:……

卡地突然凑到叶非然跟前,眨了眨眼睛,笑眯眯道:“你跟我去见见主子怎么样?”

叶非然挑眉:“你不是说咱俩不熟?”

卡地正色道:“咱俩就这么一会会儿。”

叶非然斜睨他一眼:“你以为是大米,你说熟就熟,你说生就生?”

卡地眨着一双可怜巴巴的桃花眼作恳求状。

“你帮帮我,主动去找我们主子认个错吧,当我求你了。”

“你觉得可能?”叶非然眼睛微眯,闪出恐怖的神色。

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她的错,为什么她要去认错。

卡地:“……似乎是不太可能。”

沉默了会儿,卡地顿了顿,笑眯眯的朝叶非然道:“不过我可要告诉你,主子现在在郊外烤鱼,你现在去的话还能吃到主子亲手烤的烤鱼哦。”

“他自己烤鱼?”叶非然皱眉,有些不相信,他向来不是喜欢别人帮他烤,他吃吗,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开始亲自动手了。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我说我来吧,主子还偏不让,我来之前他就烤了好几条了,你去了可以直接吃。”卡地笑眯眯道。

“你是什么人!”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后,一个身穿暗色衣服的人影迅速闪入了竹房中。

卡地慢慢站起来,皱眉看着面前出现的人,指着他问叶非然:“这是谁?”

叶非然也皱眉道:“南宫祈钰?你怎么在这儿?”

南宫祈钰眸越眯越紧,看着卡地的眸光有些不善。

“你又是谁?”

卡地冷笑了两声:“小子,注意你说话的口气。”

南宫祈钰也同样冷哼道:“一个外人闯入我们天圣学院,你也不怕我赶你出去。”

卡地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桃花眼微眯:“有本事就赶我出去,只怕你没那个本事!”

“真是大言不惭!”南宫祈钰突然聚集起满身的玄能,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卡地倒是一副你敢先动手我就让你爬都爬起来的表情。

南宫祈钰一直以温柔的形象示人,没想到突然朝卡地这样莫名其妙的发脾气。

“好了,你俩干什么,刚见面就要打吗?”叶非然抱臂,冷哼一声。

卡地不高兴的指着南宫祈钰:“你俩打的原因不会是因为这个小子吧?”

叶非然皱眉,这都什么跟什么。

“什么打,什么因为我?”南宫祈钰眉头微皱,也是一头雾水。

“到底是不是?”卡地追问道。

“不是。”叶非然淡漠回答。

卡地不屑的瞥了南宫祈钰一眼,又朝着叶非然笑眯眯道:“就他这水平,我想也不是……”

“你敢小看我?”南宫祈钰身为卡萨城的二殿下,哪受过这种嘲讽,当下怒从心起。

“不是我嘲讽你,我说的是实话。”卡地懒洋洋的抬眼。

叶非然:……

眼看南宫祈钰要发火,叶非然无奈的揉了揉额头,朝卡地道:“你先回去吧,那个事情我再考虑一下。”

卡地看叶非然竟然松了口,不禁眼睛一亮,只要叶非然愿意让一步,去看看主子,他相信主子一定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给他脸色看。

“好!你说的,不能反悔!”卡地激动道。

“我答应你的,不反悔。”叶非然叹口气道。

南宫祈钰见叶非然叹了口气,以为是卡地逼的叶非然,当下怒火中烧道:“你让她答应你什么了!你给我站住!”

却见卡地已经像一抹影子迅速掠了出去,叶非然想要叫住南宫祈钰,话还未出,南宫祈钰已经随着卡地追了过去,身影早就不见。

叶非然皱眉,沉沉叹了口气,抬头,这么多天没见,是时候该去找他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