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60章 咱俩八字不合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31 2016-06-15 20:02:50

  “白——炎——宿——!”叶非然咬牙切齿,猛地冲出一拳,拳头却被白炎宿轻轻的化解,同时将拳头捏在自己的大掌中。

“我说了,你打不过我。”白炎宿紧咬牙齿,眸中怒气一点都没有消减,反而有越烧越旺的趋势。

“我也说过,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叶非然咬牙道。

白炎宿看着眸中越来越清晰的叶非然的瞳孔,散发着熊熊怒火的眸子,脑海中突然爆发了一种强烈的愿望,他低下头,深深的将叶非然吻住。

叶非然被他用大力禁锢着,嘴唇被吻的几乎喘不过气,脸憋的发白,她用力的敲着白炎宿的背,口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火火看到叶非然快要窒息了,于是迅速扑了上来,尖喙啄着白炎宿的身体。

最后感觉唇上一疼,白炎宿竟然狠狠的将叶非然的唇咬了一口。

突然,白炎宿将叶非然放开,手中一把抓住身上的火火,火火不屈的盯着他,他越发恼怒,大力将火火甩到了水里。

“咕噜”一声,火火沉到了水里。

叶非然气的简直要炸裂。

“白炎宿你是不是疯了!”

白炎宿慢慢从水中走出,冷笑道:“对,我就是疯了!你竟然愿意跟一个畜生同生共死!不是疯了是什么!”

叶非然咬牙,心中有些许酸涩,朝白炎宿吼道:“除了这个办法我没有其他办法了,难道把你的血喂给他,让你与他同生共死?!”

白炎宿听到叶非然的话,咬牙,目光阴狠:“真不知道你弄这么个废物回来干什么?让它死了不是更好?”

叶非然听到废物这个词,全身的毛都要激动的炸起来。

“你怎么就知道废物没有逆袭的那一天?我看火火以后前途无量,肯定不是凡鸟!”

叶非然眼睛闪亮,这句话说的振振有词,显然对自己的想法十分坚信。

“不是凡鸟?”白炎宿突然冷静下来,皱眉,随后那张刚才还愤怒无比的脸有渐渐龟裂的趋势,似乎是想笑,但是又怎么都笑不出来。

“你见过这么通人性的灵宠?”叶非然可一点想笑的欲望都没有,她还生着白炎宿的气,于是全程都黑着脸。

白炎宿甚至连瞥火火一眼都不愿意,不屑的冷嗤。

“这么蠢的畜生,你还把它当宝了。”

“你是没见它聪明的时候!”叶非然反驳。

“那是因为它没有聪明的时候!”

“是你没注意!”

“是没有!”

“你没注意!”

“是根本没有!”

……

火火已经自己从水里浮了上来,它咕噜一声冒了个泡泡,那双黑珍珠般的小眼睛迷茫的看着这两个人。

主人和这个可怕的男人在干什么?

叶非然和白炎宿争辩的面红耳赤,突然,白炎宿停了下来,他无奈的抚了抚自己的额头。

他这是在干什么?比谁更幼稚吗?

叶非然看着白炎宿这个模样,晶莹的鼻子微翘,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

白炎宿呼出一口气,看着叶非然似笑非笑的模样,第一次有了将她那张让人气愤的脸扯碎的冲动。

叶非然挑眉耸耸肩:“反正事已至此,也改变不了什么了,我是相信这个小家伙的。”

说罢,叶非然将一直处于迷茫状态的火火从水中捞起来,翻过它的肚子来,叶非然皱眉,火火的肚子怎么这么大,感觉像只超大版的毛毛虫似的。

捏了捏它的小肚子,火火“咕噜咕噜”吐了两口水,然后那双小眼睛才恢复了清明。

黑豆子般的小眼珠骨碌碌的看着叶非然,然后用小脑袋蹭了蹭叶非然的手心,叶非然笑了笑,斜睨了白炎宿一眼,捏着火火的粉嫩的尖喙道:“记住,以后离那个疯子远点,有多远离多远。”

火火听懂了叶非然的话,一双小眼睛委屈的眨巴了几下,然后状似明白的点了点头。

白炎宿黑着脸,一双鹰眸阴寒幽冷。

“你说谁是疯子?”

叶非然眨了眨眼睛,指着火火笑嘻嘻道:“我说它,我说它。”

火火眨了眨眼睛,有些迷惑,似乎并不知道疯子是什么意思。

白炎宿瞟了叶非然一眼,冷声道:“对,你和这个畜生一样,都是疯子。”

叶非然没想到她都退了一步,给白炎宿留了面子,这个男人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

当即叶非然沉着脸道:“你才是疯子。”

白炎宿嘴角微微一勾,朝前走两步,走到叶非然跟前,眼睛闪着微亮的光。

“对,我们都是疯子,所以我们两个是天造地设。”

叶非然冷呵一声:“不,是八字不合。”

突然,白炎宿将目光放到叶非然微露出的锁骨和白皙的胸上,一道深深的沟壑若隐若现。

白炎宿眸光变得幽暗而深邃……

叶非然赶紧伸出手臂捂住自己雪白的胸口,往水里缩了缩。

她怎么忘了,她现在还在水里,刚才不会让白炎宿全看光了吧,叶非然有些尴尬的想着。

“那个,你,你转过身去。”叶非然皱了皱眉,有些不自然道。

白炎宿眼神微变,嘴角勾出看好戏的笑容。

“刚才不是还挺厉害么,像只炸毛的小豹子么,现在这是怎么了。”

白炎宿似乎是成心与她过不去,嘴角的笑容越勾越大。

叶非然觉得,现在的白炎宿那张脸真的很欠扁,很有让她一拳砸上去的冲动。

叶非然猛地伸出拳头,动作迅猛而凌厉,白炎宿眼神一凛,将叶非然的手臂一把抓住,猛地后退两步,将叶非然直接大力的拽了过来。

叶非然一只手臂被白炎宿拽着,眸子喷出愤怒的火焰,愤怒的直视面前的那张有些冷厉的眸子。

白炎宿眸子微低,幽深的瞳孔静静的望着叶非然的脸庞以下的部位。

叶非然咬了咬唇,眸子突然变得凌厉而充满杀机。

“看什么看,不许看!”

白炎宿平静的抬眸看向叶非然,微微一笑。

“好,我不看。”

白炎宿难得的没有跟她唱反调,叶非然倒是有些意外。

但是白炎宿却没有动作,而是一只手一直保持着拽紧叶非然的动作,古井无波的眼睛没有丝毫顾及的仔细的盯着叶非然。

叶非然觉得她现在就像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不对,她现在确实是脱光了……

贝齿紧咬红唇,叶非然被他这样赤裸的目光弄得恼羞成怒。

“不是说了不看?”

白炎宿笑道:“我只说过不看下面,又没说不看上面。”

叶非然被他顶的脸颊恼红。

“上面也不许看。”

“上面就张脸,为什么不准看。”

“因为我脸是裸着的。”

“哦,你的意思是你穿上衣服,还要把脸包起来?”白炎宿眉眼微弯,笑道。

“只要你在,我就背着身子,不给你看。”叶非然有些怒气冲冲,说出来的话也没怎么经过大脑思考。

白炎宿被叶非然孩子气的话弄得一愣,随后眼睛微动,他笑呵呵的:“非然,你觉得不觉得你现在就像一个生气时口不择言的孩童一样。”

“你说清楚,谁像孩童?”叶非然沉着脸问。

白炎宿突然笑了起来,安抚般的拍了拍叶非然光洁的后背。

叶非然整个身子突然一僵,眸子更加阴沉了。

她没有忘记她还光着身子呢,结果就被这个男人摸了后背吗?!

“不许看,不许摸。”

叶非然整张脸黑沉的快要看不出来它本来的色彩了。

白炎宿却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好,听你的。”

“转过身去,哦,不对,是上岸去。”叶非然道。

白炎宿脸上一直保持着笑意,他转身走上岸,带起旁边的阵阵巨大波纹,叶非然看他朝岸上缓缓走去,终于呼出口气,在水中走两步拿起岸上的衣服,迅速穿上,走上了岸。

等叶非然低头,准备穿靴子的时候,白炎宿已经转了过来。

“穿好了吧。”

叶非然赶紧套好靴子,直接背过了头。

白炎宿皱眉:“你这是干什么?”

叶非然道:“我都说了,不让你看我的脸。”

白炎宿讶异的看着叶非然的背影,不敢相信道:“你……当真了?”

背影严肃道:“那是自然,我叶非然向来说话算数,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岂有收回去的道理。”

其实叶非然现在心情有些复杂,她目前也确实不想直视白炎宿的脸。

白炎宿好笑的摇摇头,随后,他皱了眉,不声不响的朝叶非然那边走了两步,竟然一点脚步声都没发出,最后停在叶非然的身后。

叶非然半天没听到回声,皱眉,心想难道白炎宿走了?

“白炎宿?”

没人回答。

“白炎宿你走了?”

还是没有人回答。

叶非然像只得逞的小狐狸眼睛笑的弯成了一道月牙,她缓缓回头。

等看清面前这张熟悉的脸时,叶非然的笑容凝固在了嘴角处。

“你没走?”叶非然几乎是咬牙切齿道。

白炎宿嘴角缓缓勾起,头微低,将唇印到了叶非然有些黯然的唇上。

“现在,你的誓言失效了,所以我想看你到什么时候,都可以。”

白炎宿嘴角斜勾起,笑的高深莫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