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53章 告别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19 2016-06-14 20:13:54

  叶非然目光坦然的朝西方麻熵恭敬的行了一礼,口气礼貌道:“西方院长,其实想搞清楚这件事情很简单,除了上面的各位,我想下面的学员们应该也看到了刚才的一幕,您问一下下面的学员们,不就知道了事实到底如何吗?”

西方麻熵没想到面前这个少女年纪轻轻,但在此关键时刻却能保持如此清晰谨慎的头脑,而且他刚才一直在关注她的表情,却见她不屈不挠,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

西方麻熵朝叶非然微微一笑,点头道:“当然可以。”

西方麻熵将目光放到下面的学员身上,朝众人问道:“这位学员是在期限前到的还是期限之后到的?你们看到的是什么?”

底下众人参差不齐的开口道:“在那之前!”

“之前!”

“我好像看到的是之前……”

“我也是……”

只有一个声音道:“之后!”

那个说之后的人正是美思露,只听她刚说完之后,南宫兄妹、林烟儿就用异常愤怒的眼神看着她,她便有些畏缩,以至于说“后”这个字时,气势已经完全没有,声音完全消散在了人群中。

叶非然听到此起彼伏的“之前”,言笑晏晏的回头望着西方麻熵。

“院长,我没有撒谎吧。”

西方麻熵朝叶非然温和的一笑:“你没有撒谎。”又将苍老干枯的手掌伸出来,“来,把骨牌给我。”

叶非然从怀中掏出骨牌,交给了西方麻熵。

西方麻熵露出慈祥淡然的笑容,缓缓开口:“我宣布,你通过三轮测试,成功成为了天圣学院的一员,恭喜你。”

叶非然一听这话,终于笑了起来。

而一边的布伦达眯着眼睛,神色郁郁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知道结果已定,便没有出声阻止。

西方麻熵又面向底下的学员道:“各位取得骨牌的学员们,恭喜你们像我身边这位学员一样,成功通过了三轮测试,我相信你们都是整个帝国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我也相信,你们会走出属于你们的强者之路。恭喜你们成功敲开了天圣学院的大门!你们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成为了我们天圣学院的一员!”

“哗哗哗哗!”排山倒海般热烈的掌声响起,那些通过的学员们激动的鼓掌,多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只要他们真正进入天圣学院,成为了天圣学院的一员,意味着他们将来,至少是整个帝国的佼佼者!

嘴角露出欣慰的笑意,眼中散发着夺目的光辉!

终于,她终于进入这里了!她迈出了最开始的一步!

只要这一步迈出来了,她有把握把之后的每一步都走得稳稳当当!

而就在不远处的地方,白炎宿静默的站立着,看着叶非然清亮的目光,不自觉得,嘴角弯出了满意的弧度。

卡地就站在白炎宿旁边,之前那么多天没见自己的主子,刚才见那一面,却见自家主子竟然怀中抱着一个女人。

不用想卡地也知道主子怀中抱着的女人是谁。

还没走上前去,就见主子怀中的女人从他怀里挣脱了下来,独自一人走进了天圣学院的大门。

而主子呆呆的望着空空如也的两只手掌,仿佛陷入了沉思,只是……那嘴角宠溺的笑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喂!

女人不走,卡地是绝对不敢过去的,要不然又要遭到主人的白眼了,女人一走,他就敢屁颠屁颠上赶着上去了。

“主子,你刚才怎么不出手帮她啊?”卡地好奇的问着在一旁干看不帮忙的白炎宿。

白炎宿眸光淡淡,飘向叶非然的目光充满了欣赏:“这种事她自己可以处理。”

卡地歪头想了想也是,这女人长了颗狐狸心,聪明狡猾的很,这种被人坑的小事她肯定会自己解决的。

白炎宿淡淡抬头,却见一道苍老的目光穿越过无数的空间朝他看来。

西方麻熵刚才就感觉到了天圣学院周围有个异常强大的存在,直到发现白炎宿。

白炎宿眼睛微微一眯,淡然的朝西方麻熵点了点头。

离着远远的距离,西方麻熵也点点头,仿佛是与空气点头一样,然而只有两人互相知道,这是强者之间的问好!

等人群都散去了,慕容将军正要回府,却见卡地突然出现,笑眯眯的看着慕容将军。

慕容将军被卡地吓了一跳,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火王,你怎么来了?难道是来感激我的?”慕容将军打趣道。

卡地哈哈大笑,拱手道:“对对对,我是来替我家主子谢谢慕容将军的,能在大会议场上为她说话。”

慕容将军当然知道“她”指的是谁,客气道:“其实我也没帮什么忙,主要还是这位姑娘心思敏捷,自己就将问题解决了。”

慕容将军说到这儿,挑了挑眉,笑道:“那火王能否告诉我,这位姑娘跟……他……是什么关系?”

卡地神秘的眨眼,露出莫测的笑容,像神棍儿一样摇头摆脑:“说不清说不清,不可说不可说。”

慕容将军被卡地一会儿的说不清,一会儿的不可说弄懵了。

只得叹口气无奈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问了。”

天圣学院为学员们提供住宿,但是学员也可以自行选择住在外面,叶非然在卡萨城无亲无故的,自然而然的向学院申请在学院里住。

不过叶非然的东西都还放在客栈里,于是便回去收拾了一下东西,能搬走的都搬走了,反正空间也装的下。

等叶非然收拾完东西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想起是不是应该跟白炎宿告个别,怎么说人家也帮助了自己那么多次,总不能不说一声就走吧。

于是叶非然站在白炎宿的房门口,抬手准备敲门,又蹙眉,犹豫着放下。

又抬起了,又放下。

如此犹豫了几次之后,叶非然再次抬起手,准备叩门的时候,却见门突然开了,白炎宿从中走了出来。

白炎宿一看是叶非然,眼角眉梢都是高兴的笑容。

“怎么了,有什么事?”白炎宿问。

叶非然嘴张了张,突然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一件事。

“我拜托你调查的事调查清楚了吗?布伦达府和云家到底什么关系?”

白炎宿认真的看着叶非然,仿佛想从她的目光中读取点儿什么,嘴角微微一勾,道:“调查清楚了,云家确实与布伦达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哦?到底什么联系?”叶非然睁大眼睛问。

白炎宿突然笑了起来,眨了眨眼睛道:“亲我一下就告诉你。”

叶非然无语。

踮起脚尖,叶非然轻轻啜了白炎宿的脸颊一下,却见白炎宿眸光刹那炽热,仿佛要着火。

“好了,可以告诉我了吧。”叶非然道。

“云家隶属于布伦达府,云天启曾经是布伦达府的家奴。”

“什么?!”叶非然惊讶道,怎么会这样,云家怎么会和布伦达府有这种关系。

“你的意思是说,云家是布伦达府在明陵城的势力?”

白炎宿点头。

这下叶非然明白了,她杀死了云天启,云家自此衰落,相当于削弱了布伦达府在明陵城的势力,布伦达不恨她才怪。

“这布伦达真是狼子野心啊,在明陵城这么个小地方都布置了势力,恐怕目的不单纯吧。”叶非然默然道。

“布伦达在卡萨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样的位置坐久了,难免不会想要更高一层。”白炎宿道。

“你的意思是,布伦达还想篡权夺位?”叶非然皱眉。

白炎宿微微一笑,神色淡漠:“这天下本就是能者居之。”

“佛刹长老是不是布伦达那边的人。”叶非然想起了佛刹那日对她咄咄逼人,恐怕与丞相府脱不了关系吧。

“真是聪明。”白炎宿微笑着点了点叶非然的鼻子。

“哎……”叶非然叹了口气,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得罪了丞相府,恐怕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

白炎宿看着叶非然愁苦的小表情,不禁好笑道:“怎么,害怕了?”

叶非然再次叹气,“倒不是害怕,就是觉得以后麻烦肯定少不了。”

“不是还有我么?”白炎宿看着叶非然的目光沉沉,微微一笑。

叶非然愣愣的看着白炎宿带笑的眼睛,有些失神,很快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于是将头不动神色的偏开。

“我走了。”叶非然低声道。

“嗯。”白炎宿回了一声。

叶非然咬了咬牙,转身,本来打算是来告别的,结果这都说了些什么……

心中有些懊恼,正要转身离去,却听白炎宿漫不经心道:“你好像还漏了一些对我说的话。”

“什么?”叶非然回头,皱眉。

只见白炎宿好整以暇,目中带笑道:“你不是来向我告别的么,怎么告别的话还没跟我说就走了呢?”

叶非然咬了咬牙,朝白炎宿怒道:“谁跟你告别!做你的大头梦去吧!”

叶非然突然有些恼怒,这人明明知道她来干什么的,还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明明就是将她耍着玩儿,真是越想越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