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43章 再瞪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28 2016-06-14 20:13:52

  眸中闪现懊悔之色,但现实已经容不得她有其他想法了。

心中只有一个字,那就是——跑!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叶非然体力渐弱,但那只畜生却体力惊人,竟然已经有了追上她的趋势。

叶非然咬咬唇,更加快了速度!

“真是出师不利!”叶非然有些懊丧。

突然,她眼睛一亮,因为不远处竟然有处火光在燃烧着!

那里有人!

顿时心里燃起了希望的火种,若是那里的人,有三阶玄君级别以上的高手,就有可能与那五阶魔兽抗衡了!

就算没有,几人合力,也是有希望将这只魔兽斩杀!

叶非然存着这点希望,朝火光处而去。

叶非然清楚的看见,南宫祈钰和美思露两个人的身影,此刻正迅速朝地上站起来,朝着她这个方向看来!

南宫祈钰!有希望了!叶非然发亮的眸中闪现出惊喜的光芒!

“非然姑娘?”南宫祈钰皱眉,又看向远方,他看见正紧跟在叶非然身后的,乃是一只成年的蝎尾狮!

南宫祈钰心下一凛,赶紧驱身前往!

美思露也同样看到了叶非然,眸中尽是怨毒,等看清叶非然身后扬着长长蝎尾的一只体型巨大的家伙后,粉嫩的小脸竟然吓得苍白!

“南宫哥哥!不要去!”美思露再身后担忧的大声叫着,却听南宫祈钰根本没有听见她说话,恨恨的咬了咬牙,跺了跺脚,迅速掠了过去!

等南宫祈钰近了,发现叶非然身上都是被树划出的伤痕,条条血丝纵横交错,狼狈不已!

南宫祈钰心中冒出一股浓烈的心酸滋味儿,瞬间额头青筋暴起,怒气勃发,朝着那只硕大的蝎尾狮怒喝一声:“畜生!还准备往哪儿去!”

南宫祈钰快如利剑,迅速飞掠上前。

叶非然一停下,踉跄了几步终于站稳,她紧咬牙关,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

这畜生不知道追着她跑了多远,总之她现在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快虚脱了。

眼睛灼灼的盯着前方南宫祈钰的身影,却见他一起一落间,竟然将那只蝎尾狮的尾巴给拔了,蝎尾狮疼的仰天怒吼一声,托着没有尾巴的身子朝南宫祈钰撞去,但因为失去尾巴,明显速度变慢了许多。

南宫祈钰双手间出现一道雷化成的球形气状物体,猛地向前推去!

“砰!砰!砰!”

三道雷射过,叶非然去看时,那只蝎尾狮已经被烧成了一堆焦肉,空气中还弥漫着浓烈的烧焦味道。

美思露兴奋的鼓掌道:“南宫哥哥!你好厉害!”

叶非然咬牙握紧自己的手臂,涔涔冷汗从额头上冒出,她现在才发现,手臂上的骨头好像错位了。

咬着牙,狠狠闭上眼,“咔嚓”一声,叶非然将自己的骨头给掰了回来。

叶非然张大嘴,狠狠喘了口气,额头上冒的冷汗几乎流到了眼眶里,眼睛被刺激的有些刺痛,那条手臂在身侧软绵绵的垂了下去。

南宫祈钰收拾完蝎尾狮,大步走到叶非然跟前,细细看了一下,担忧道:“你没事吧。”

叶非然咬着牙摇头。

美思露看着她冷哼一声,眼睛闲闲的一瞟,在旁边说风凉话:“能有什么事,不就是手臂骨折了吗?”

“住口!”南宫祈钰眸色瞬间变得狠辣,恶狠狠的盯着美思露。

美思露被吓了一跳,半晌反应过来,心中无限凄凉,抹着眼泪哭道:“南宫哥哥……你……竟然吼我!你竟然吼我!”

叶非然也吓了一跳,记忆中南宫祈钰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即便是美思露那样的无理取闹他也能忍下,这次为什么发这么大火?

美思露继续抹着眼泪,哭的伤心道:“南宫哥哥,你不爱思露了!你不爱思露了!”

美思露说完这两句话,竟然哭着跑了。

叶非然皱眉,见他竟然面无表情,于是提醒他:“喂,你家小妹妹走了,你不去看看?”

南宫祈钰冷哼一声道:“让她走吧。”

叶非然哑然,原来再温柔好脾气的人也会生气啊。

南宫祈钰手伸过去,想要看看叶非然手臂上的伤怎么样了,叶非然却不留痕迹的躲过了,眼中闪着漠然的光道:“已经没事了。”

南宫祈钰眸中神色微变,同样不留痕迹的将手缩了回去。

叶非然道:“你真不去看看她?这里这么危险,她要是死了我怕你会后悔。”

南宫祈钰冷笑了一声,仿佛认为这话很可笑。

“你放心吧,她一会儿就会回来的。”于是南宫祈钰坐了下去,开始默默的往火堆里添柴火。

叶非然也没有说话,反正南宫祈钰都不关心美思露的死活,她关心干什么。

其实叶非然对南宫祈钰说的话是持怀疑态度的,但是事实证明,南宫祈钰是对的。

果然没过多久,美思露就自己回来了。

叶非然惊讶的望着她,却见她仿若没看到叶非然似的,径自朝南宫祈钰走去,并紧挨着南宫祈钰坐下了。

“南宫哥哥,你为什么不来追我?”美思露小声的撒娇问。

南宫祈钰没有回答,但看神情似乎有些不悦。

叶非然真是惊讶极了,这个美思露学过变脸吗,变脸竟然变这么快!

美思露继续讨好道:“南宫哥哥,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思露给你道歉还不行吗?”

南宫祈钰终于抬头,看着美思露眼泪汪汪的眸子,仿若哀伤,又似心疼的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思露,你以后要懂事点儿。”

美思露连连点头:“好,我会听南宫哥哥的话的。”

美思露一口一个南宫哥哥,听得叶非然的牙酸,她转了目光,索性不看这两个人。

目光聚集到那个被烧焦的蝎尾狮身上,她眼睛一亮,朝已经死去的蝎尾狮走去。

她蹲到蝎尾狮旁边,皱眉,手化刀刃,将蝎尾狮肚子刨开,将他体内的内丹取出来,突然手掌一握,捏到一枚硬硬的东西,叶非然打开手心一看,除了蝎尾狮的内丹外,手心里赫然躺着一枚骨牌!

估计是蝎尾狮把骨牌吃了下去,所以才会在它的肚子里。

南宫祈钰看到叶非然朝那个蝎尾狮走了过去,于是跟了上来。

“怎么了?你看什么?”南宫祈钰好奇的问道。

叶非然将蝎尾狮的内丹扔给南宫祈钰:“蝎尾狮是你杀的,它的内丹自然归你。”

南宫祈钰接过,皱眉看着叶非然手中的另一样东西。

“骨牌?怎么会在这儿?”

一听骨牌,美思露眼睛一亮,突然跑了过来,趁叶非然不注意一把将骨牌夺到自己手中。

“骨牌!”美思露抚摸着骨牌欣喜的叫道:“它归我了!”

“凭什么?”叶非然站起来冷声道:“蝎尾狮既不是你杀死的,东西也不是你发现的,凭什么就归你了?”

美思露瞪着眼睛振振有词道:“蝎尾狮是我南宫哥哥杀死的!所以这个该归我南宫哥哥!我南宫哥哥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所以归我了!”

叶非然觉得美思露的思维她理解不了,简直是奇葩性的思维回路。

“哦?”叶非然冷漠的望着南宫祈钰,“你的东西就是她的东西?”

却见南宫祈钰看着美思露的眼神有瞬间的厌恶之色,但他却对叶非然道:“算给我个面子,这个骨牌就给她吧。”

“给你面子?呵……”叶非然没有说话,但是南宫祈钰一听就知道叶非然接下来要说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本来叶非然没想非要这枚骨牌,但这么莫名其妙给美思露,她就是不爽。

“按理说这枚骨牌是我发现的,所以该归我,又凭什么给你?”叶非然嘴角一勾,环臂道。

“非然说的对!凭什么给你!”突然一道俏丽的声音插了进来,叶非然扭头,却见南宫乐宣走了过来。

“小妹?!”南宫祈钰惊讶道,他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南宫乐宣。

南宫乐宣朝南宫祈钰微微一笑,又看了眼美思露,满眼的鄙夷嘲讽之色。

叶非然惊讶,原来南宫乐宣竟是南宫祈钰的妹妹?

“非然,你没事吧?不会是那只畜生把你弄成这样的吧?”南宫乐宣看到了叶非然手臂上的伤,赶紧上前查看。

叶非然微笑道:“就是跑的时候擦到了手臂,没什么大事。”

南宫乐宣呼出口气:“那就好。”

突然,南宫乐宣转向美思露,突然举起火红的鞭子,美思露吓得赶紧躲在了南宫祈钰的身后。

却见美思露只是重重的把鞭子抽到了地上,转眼间,地上出现了一道深长的痕迹,鞭入地面几乎有十几公分。

想想这一鞭子要抽到人身上,啧啧……

“南宫哥哥……”美思露寻求南宫祈钰的庇护。

却听南宫乐宣清冷着音调道:“叫什么哥哥?在正主面前,你哪儿来的脸叫哥哥?!”

美思露脸色剧变,咬牙切齿的瞪着南宫乐宣。

“瞪什么瞪!再瞪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南宫乐宣阴狠了音调,恶狠狠的朝美思露道。

叶非然冷笑两声,身形转移间,已经将美思露手中的骨牌握在了自己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