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52章 你迟到了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0 2016-06-14 20:13:54

  美思露激动的大叫道:“呸呸呸!你身为南宫哥哥妹妹,竟然诅咒他!”

南宫乐宣无语的瞅美思露一眼:“你能不能不要说话,闭上你的嘴好吗?”

美思露:……

林烟儿忍不住笑了起来,然而嘴角的笑容却慢慢变成了苦笑。

“如果非然姐和南宫公子再不回来,他们就会直接被淘汰啊!”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正中的高台上,只见安放在石台上的巨大的日晷,阴影快要指到相应的位置。

等阴影快要指到正下方,太阳高高照耀于天际的时候,西方麻熵从位置上站起来,朝着正中央走去。

“我回来了。”突然,南宫乐宣的耳后传来急促喘息的熟悉声音,惊喜的扭头,正是南宫祈钰气喘吁吁的在她的背后!

“哥!”南宫乐宣瞪大眼惊喜的低声叫道。

“南宫哥哥!”美思露也十分欣喜,直接朝南宫祈钰扑了上去。

南宫祈钰本来日夜皆赶才赶回来,自然十分累,被美思露这么一扑,当下觉得这美思露竟然这么重,眉头不禁紧紧蹙了起来。

南宫乐宣环视了一下四周,却没见叶非然的影子,于是便奇怪的问:“非然呢?”

说起叶非然,南宫祈钰嘴角竟然勾出一抹苦涩的笑。

“难道非然出事了?”南宫乐宣不敢置信的问道。

南宫祈钰没有说话,倒是林烟儿一听叶非然出事了,竟然一把抓住了南宫祈钰的手臂,眼神中都是焦急。

“非然姐出什么事了?你快说啊!”林烟儿逼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没有找到她。”南宫祈钰嘴角的笑意越发苦涩。

他找到南宫乐宣三人后,将骨牌交给她们,就让她们回来了,但是叶非然,他却是怎么找都找不到,仿佛她在这个世上消失了似的。

他百思得不得其解,甚至想过她是否已经被哪个魔兽吃了,甚至是死了,但是他又及时制止住了自己的这种想法,如果她真的遇到了危险,为什么不打破烟花弹,让学校的人去救她呢。

“你的意思是,你丢下非然姐自己跑掉了?”林烟儿咬牙,说出的话有强烈的责备意思。

“林烟儿,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哥已经尽力了,如果她真的……我哥也没办法……”南宫乐宣只是就事论事,只是想到叶非然可能……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

南宫祈钰心中觉得无比自责,一想到她可能会……心中就犹如被刀绞一般难过,温柔的眼眸透出深深的伤痛之色,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失败过,竟然连个女人都找不到,而且这人还是叶非然!

此时,西方麻熵已经迈步到了正中央,底下的学员停止了议论,全部的人,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正中央的人。

“现在我宣布,第三轮测试的时间……”他微笑着,苍老的面容显得夺目生辉。

“且——慢——!”

只听一声清越的喊声响彻宽阔的大会议场。

众人只道谁敢打断院长的谈话,纷纷扭转头,将目光看向声源的方向。

只见一个窈窕而潇洒的身影从众人头顶飞掠而过,林烟儿抬头,等看清那抹蹁跹的人影时,大叫了一声:“非然姐!”

南宫乐宣看着这个人影,嘴角不禁勾出一道欣慰的弧度。

南宫祈钰震惊的抬头,看着这人从他头顶飞掠而过,心中竟缓缓升起了一抹欣喜!很快这种欣喜就充斥了他的整个身心!

叶非然缓缓落下,最后站定在最前方的一排队伍里。

西方麻熵台下这个小小的女子,却见她是一脸的奔波之色,便有些猜出她是什么人了。

“你迟到了,同学。”西方麻熵淡然道。

叶非然抬头,明亮的眼睛有自信的光芒闪烁:“不!我没有迟到!”

“你迟到了。”西方麻熵向叶非然重复道。

叶非然指着日晷,大声道:“你看,现在太阳的影子还没有指到那个位置!”

就在西方麻熵扭头的那一刻,晷针的影子刚好指到了指定的位置,而西方麻熵看到的却是正到时间点。

叶非然心中一跳,糟了!

西方麻熵盯着叶非然看了半晌,见她虽然有些惊讶,但眸光淡定,对自己的判断十分确定,只是用淡淡的眼神看着她,并没有开口说她说的对,还是不对。

突然,在左侧的佛刹长老突然站了起来,他身穿深色长袍,身材矮小而臃肿。

佛刹看了底下的叶非然一眼,冷哼道:“狡辩,事实就在眼前,你迟到了!”

叶非然冷笑的看着他,她就知道这个混蛋长老会跟她过不去!

佛刹刚说完,右边坐着的布伦达丞相慢慢站了起来,淡漠的看了叶非然一眼道:“我也看到了,这位学员确实是迟到了。”

叶非然的眼眯起,她到底做了什么事,布伦达要屡次与她过不去,甚至还要派杀手杀了她。

可是明明,她与布伦达丞相无冤无仇,她甚至根本没有见过他,眼睛微眯,她突然想到那日在丞相府见到云毅,难道云家与布伦达府有关联?

突然,布伦达旁边的慕容将军站了起来,他笑着反驳道:“哦,丞相大人看到的是时间先至,她后到的是吗,那本将军怎么看到的正好相反,是这位学员提前一步来的呢?难道是丞相大人的眼神不大好了?”

布伦达眯起精明狡猾的眼睛,冷笑一声道:“慕容将军怎么就知道是我看错了而不是你看错了,佛刹长老跟我看到的一致不是吗?”

“哦?是吗?那我们来让玛理长老评评理,玛理长老一向公正无私,想必大家应该会信服玛理长老的话吧。”慕容将军笑容满面道。

玛理长老站起来,所有人都听说过玛理长老铁面无私,公正固执,所以绝对不会偏私。

玛理长老据实到:“我看到的是这位姑娘先到的。”

“呵。”慕容将军嘲笑了一声,对布伦达丞相道:“听到了吧,丞相大人,难道你怀疑玛理长老的人品不成?”

布伦达老奸巨猾的眼睛闪着精明的光。

“玛理长老的人品我当然不怀疑,但是么……玛理长老也会有一不小心看错的时候,不是吗?”

玛理长老冷哼了一声,冰冷的目光看向布伦达。

布伦达笑了一声,朝玛理长老道歉道:“玛理长老,我并非针对你,只是实话实说,玛理长老不会连实话都听不进去吧。”布伦达笑的虚伪。

玛理这下甚至连冷哼都不想对这人冷哼,瞥了目光,有些怒意的坐了下来。

布伦达嘴角勾起一抹冷漠的微笑弧度。

叶非然冷冷的看着台上他们之间你一人我一语,可以看出,慕容将军是站在她这边的,玛理长老是实事求是,但是布伦达丞相和佛刹长老却仿佛在故意针对她 ,想要将她赶出天圣学院。

因为她是绝对不相信,布伦达和佛刹会将时间看错!

说到这里,布伦达将目光放到台下的叶非然身上,看着她的目光满是轻蔑和鄙视。

而佛刹也是一脸憎恶之色的看着她。

果然……

他们两个是故意的!

突然,众人只听一声猖狂的哈哈大笑声,台上的几位人将目光转到台下的叶非然身上。

叶非然眼神一沉,从人群中跃了出去,一下子就站在了高台的正中央。

此时,众人哗然!这学生太胆大的!竟敢不经允许就擅自站到台上!实在是太猖狂了!

台下南宫兄妹与林烟儿也是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你怎么敢不经同意就擅自站上来!赶紧给我滚下去!”佛刹瞪着叶非然,眸中有冲天的怒火。

叶非然其实很搞不懂,她从没得罪过佛刹长老,也没见过他,他为什么要针对她?

“佛刹长老,你让我滚下去,可惜我这人从小到大只知道怎么走得腰杆挺直,从来没学过怎么滚,你先给我表演一个滚看看好不好?”叶非然眯着眼睛道。

佛刹眯着危险的眼睛冷哼一声:“目无尊师!口出秽言!就这一点我也能让你滚出天圣学院!”

“啪啪啪!”叶非然微笑的拍着手掌,看着佛刹的眸中有着堂而皇之的轻蔑的赞赏之色,“佛刹长老这话说的好,我一个学员口出秽言需要滚出天圣学院,刚才您口出秽言应该怎么算,是不是也要随我一起滚出去!”

叶非然眸光乍盛,目无惧意的望着面前的佛刹。

佛刹没想到叶非然竟然如此巧言善辩,一时间怒红了一张老脸。

“我们学院不要你这种学员!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佛刹怒气冲冲的指着叶非然,仿佛恨不得下一刻就将她赶出天圣学院。

整个天圣学院还没有人敢对他这样说话!

“她滚不滚出去还不是你说了算。”

突然,一直没有说话,保持沉默的西方麻熵淡然开口,声音不大,但气势威严,压力十足,足以让刚才疯狂的佛刹闭嘴,与此同时,西方麻熵将有些苍老却淡然镇定的目光转向面前的叶非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