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48章 阊鸟洞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2 2016-06-14 20:13:53

  白炎宿眉头蹙了蹙,最后终于点头,但叶非然看他还是不大乐意的模样。

不过也没办法了,谁知道这个洞有多深,要是一直走不到头,他们不就把时间都浪费了吗。

“注意安全,遇到危险记得叫我。”白炎宿嘱咐她。

“好。”叶非然保证道。

叶非然从右边那个岔道口走去,突然眼前豁然开朗,眼前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溶洞,头上布满了钟乳石,四周空旷无人,也没有一点声音,甚至连只小飞虫都没有,也太奇怪了,仿佛这个地方根本没有生命存在似的。

走了一会儿,最后停在溶洞的正中央。

“嘶,嘶,嘶……”

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细微的声音。

叶非然骤然转身,发现身后什么东西都没有。

叶非然以为是幻听,还没走几步,又听到“嘶,嘶,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非然猛然抬头,却见头顶的钟乳石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盘踞了无数条蛇,密密麻麻,它们“嘶,嘶,嘶”的吐着血红的舌信子,用绿的发亮的眼球盯着叶非然!

叶非然往后退一步,扭头,却见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也出现了大约几十条腰身有水桶状粗的蛇,正直立着身子,绿油油的眼睛闪着饥饿到极致的光芒,已然将叶非然当成了可以果腹的食物!

叶非然又扭头,让她大跌眼镜的是,前方竟然也出现了这群蛇。

这下完了,她被蛇给包围了。

那些蛇只是“嘶,嘶”的吐着尖尖的血红色舌头,身体前后摇摆,却不敢向叶非然发动攻击。

突然,其中一条蛇张开血盆大口,从口中竟然喷出了青色的毒物!

随之,其他的蛇竟然像这条蛇一样,纷纷张开了血盆大口,青色的毒烟从它们口中喷出,瞬间,整个溶洞充满了青色的烟雾。

叶非然赶紧将手伸进自己的胸口,掏出一枚闭气丹,闭气丹属于一级丹药,幸亏她随身带了些丹药,要不然就将这些毒气吸进去了。

那群蛇眼看毒烟竟然没能毒死眼前的这人,突然,其中一条蛇蜿蜒着身体,张开喷着臭气的大口朝着叶非然冲了上来,仿佛想要一口吞掉叶非然似的。

而随着这条蛇张开大口,其他蛇也朝她移动过来,瞬间,叶非然眼前出现了无数张血盆大口,喷出浊臭的气息。

等这些蛇一拥而上,叶非然猛然大呵一声,双脚离地,双手交叉,无数水滴瞬间凝成冰凌,只听叶非然呵声:“去!”,冰凌离体,猛然骤射而出!

“噗,噗,噗”冰凌刺入血肉的声音,鲜红色的血液从蛇身上猛然爆出,最后汇聚成一股嫣红的诡异的血流。

又是几道冰凌贯穿正要高高跃起的蛇的躯体,血液模糊了叶非然的视线,只见那几条蛇从高空重重跌下!

不消多久,叶非然已然将那些蛇全部消灭干净。

叶非然从高高慢慢落下,脚小心的避开那些肮脏的血液,突然,叶非然停住了脚步,她猛地抬头,却见最高处竟然藏着一个人的身影!

叶非然高高跃起,却见那人竟然像被粘在墙壁上似的,将手伸到那人的躯体上,触手一片黏腻,却原来是蛇口中的粘液,叶非然汗然,这种蛇的粘液竟然如此恐怖,竟然能将整个活人黏到上面。

叶非然手中化出一道锋利的玄能,如同冷峭的刃剑,倏然闪过去,将那人与头顶上的墙壁生生分开。

“砰”的一声,那人掉到了地上。

叶非然正准备下去,眼睛不经意间瞟到另一处。

咦?那里还有一个。

按照之前的方法,那人也被叶非然救了下来。

叶非然这才缓缓落下,低头,吓了一跳。

这人竟然是林修杰,又急忙看另一边的那人,却是刘荣。

那两个地下佣兵,怎么会来这里?叶非然皱眉,算了,先将他们救醒再说吧。

叶非然想他们应该是吸进了蛇的毒气才陷入昏迷,不过幸亏蛇还没吃他们,要不然他们现在早就尸骨无存了。

不过这个毒烟幸亏没那么厉害,叶非然暗暗想着,等一会儿他们应该就会醒过来了。

果然,没等多久,林修杰和刘荣就醒了过来。

他们刚醒来,旁边就是蛇死后血流成的小溪流,吓了一跳,等慢慢将瞳孔转到叶非然这边来,才发现叶非然正坐在他们旁边。

他们两个撑着地从地上坐起来,尤其是林修杰,伸手抹了一把脸,都是黏腻腻,十分恶心,不禁“呸呸呸”了几声。

刘荣皱着眉头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一股蛇口水的臭味儿。

“你们醒了?”叶非然对着两人道。

林修杰和刘荣互相对望了一眼,疑惑的望着叶非然,仿佛不敢相信似的:“是你救了我们?”

叶非然挑了挑眉,“这里只有我们三个,除了我还有谁救你们。”

林修杰和刘荣愣了一会儿,半晌,朝叶非然抱拳道:“多谢救命之恩!”

叶非然无所谓的摆手,微笑道:“你们也曾赠与我骨牌,有赠有还,所以不用谢。”

“这些,都是你杀的?”林修杰惊讶的问。

“是啊。”叶非然理所当然的回答。

旁边的刘荣皱眉,有些不明白:“叶姑娘,你怎么会在这儿?”

他们这么一问,叶非然也想问了,于是眯着眼睛笑眯眯的问道:“那你们俩为什么在这里啊?”

林修杰和刘荣面面相觑,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

叶非然笑了一声,道:“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就是你们所说的阊鸟洞吧?”

“呃……”林修杰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们也不用瞒我,我都猜出来了。”叶非然嘴角噙着一抹了然的笑,神色淡淡道。

林修杰有些无奈道:“哎……叶姑娘,你这么聪明真是让我们……”

斜眼瞟了眼刘荣,却见刘荣也是有些无奈的耸耸肩。

“这个洞里有什么好东西值得让你们费这么大劲儿过来,还不惜牺牲性命。”

“这个……哎……叶姑娘您就别为难我们了,我们有规矩的,这个我们不能说。”刘荣有些不好意思道。

“哦?不能说啊。”叶非然挑了挑眉,心中想不能说就不能说吧,她也并非一定要知道。

“走吧,休息了这么久,咱们该走了。”叶非然看了仍旧坐在地上的林修杰和刘荣,已经准备往前走了。

林修杰和刘荣起身,心有灵犀的对望了一眼,跟在了叶非然的身后。

溶洞过后,就又是一番天地,这里没有钟乳石,让林修杰和刘荣高兴的是,远处竟然有一汪池水,闪着粼粼的微光。

林修杰和刘荣早就受不了自己身上的那股臭味道了,一看竟然有水。

林修杰高兴的撞了撞刘荣的手肘道:“兄弟!你看有水!”

那么一大汪水在那里,刘荣当然看到了,他也是忍够了身上的这一股味道,一看这清澈的一汪水,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我们快过去洗洗吧。”刘荣眉眼中带笑,高兴道。

“哎……”叶非然正要抬手制止,却见林修杰和刘荣已经脱了上衣。

“呃……”叶非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两个也太那个啥了,她还是女的呢,她还在这儿呢。

于是叶非然扭过头,觉得自己还是回避比较好。

林修杰和刘荣恍然忘了叶非然还在的事实,两人高兴的“扑通”跳进水里,准备清洗自己发臭又黏腻的身体。

林修杰边洗还边还高兴道:“真不错,没想到在这里还有这么一汪干净的池水。”

刘荣也高兴的赞同道:“确实是不错,其实我早就受不了了。”

又伸长脖子朝叶非然叫道:“喂,叶姑娘,你用不用也来洗洗啊?!”

叶非然想,难道这两个男人真的没发现她是个女的吗?!

“啊!我忘了!”林修杰突然拍着自己的大脑门,有些恼恨自己:“叶姑娘,你见谅啊,我和刘荣两人是佣兵,你也知道我们荒餐露宿,身边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儿,也没什么姑娘,你可千万别介意啊。我和刘荣现在就起来!”

说着林修杰羞愧的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刘荣,刘荣慌张的点点头,两人赶紧将衣服在水里捞了几下,准备换衣服上岸。

叶非然却背对着他们摆手道:“好了好了,你们慢慢洗,我先去前面看看。”

说完这话,不等林修杰和刘荣回话,叶非然就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叶非然走了一段路,发现路边一侧有道沟渠,沟渠里流着从刚才那汪池水里泡的清水,叶非然蹲下身子,用手指勾起了一抹清水。

突然,叶非然感到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无声无息的流失。

叶非然眼睛紧紧盯着手指上的水滴,赶紧将它抹到墙壁,转身朝着林修杰和刘荣怒吼道:“你们赶紧从水里起来!这里的水有问题!”

“什么?”林修杰和刘荣正笑着洗的正开心,听见叶非然的怒吼声,反而有些反应不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