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第151章 呆萌灵宠

凰者归来废材嫡女 白景景 3001 2016-06-14 20:13:54

  白炎宿皱眉:“你确定吗?它已经失去了内丹,现在甚至连一般的魔兽都不如。”

叶非然翘起唇角:“当然,我觉得我和它挺有缘的。”

有缘……白炎宿凤眼微微一眯,低下头,将清凉的唇缓缓靠近她的耳际。

“我呢?我与你有缘吗?”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些微的笑意。

叶非然觉得耳根后被他呵出的气吹的有些痒,于是伸手挠了挠后耳根。

“离我远点说话,痒死了。”叶非然抬了抬清冷的眉,不高兴道。

白炎宿唇角带着浅淡的笑意慢慢直起了身子,因为他似乎看到,女人的耳朵慢慢泛红了。

林修杰和刘荣一直在旁边呆愣愣的看着他们两个,心中不禁在想,他们这是在——打情骂俏吗?

等四人一齐出了这个巨大的岩洞,林修杰和刘荣向两人告辞。

想起这一路,他们两个大男人,却一直是叶非然在保护他们,不禁有些愧疚。

林修杰不好意思的朝叶非然道:“谢谢叶姑娘,如果不是你,我和刘荣恐怕……”

叶非然微微一笑:“既是同行,当然要互相照顾。”

刘荣道:“话虽这么说,但毕竟……哎,还是要多谢叶姑娘!以后你要有什么事,我和修杰能帮得上忙的,义不容辞!”刘荣朝叶非然抱拳行了一礼,林修杰也同刘荣一样,朝叶非然行了一礼。

林修杰和刘荣又看向白炎宿,“您……”

您了半天,林修杰和刘荣没您出个所以然来,不禁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把感谢的话说出去。

却见白炎宿只是神色淡漠的瞥了他们两人一眼,转身自顾自的走了。

气氛又莫名的尴尬了……

叶非然看着白炎宿离去的背影,朝两人道:“你们一路保重,期待下一次的见面。”

林修杰和刘荣感激的望着叶非然,仿佛还十分不舍。

只听白炎宿带着怒气转身,如黑曜石般深不见底的眼眸微瞪,朝叶非然道:“还不赶紧跟上来!”

叶非然朝白炎宿喊道:“好了,过来了。”又看了一眼林修杰和刘荣,然后快步跟了上去。

“怎么这么慢,跟他们有什么好说的。”白炎宿沉着脸,明眼人都能瞧出他一脸的不高兴。

叶非然觉得这人可真是别扭,突然听到袖中有叽叽喳喳的声音,叶非然低头,却见一只红色的小脑袋露了出来,圆圆的小豆眼盯着叶非然,叶非然朝它微微一笑,那小家伙竟然“啾啾啾啾”的欢快的叫了起来,然后扑棱着翅膀从叶非然的袖口飞了出来。

叶非然抬头,却见小家伙就在她头顶不远的地方盘旋。

叶非然嘴角高兴的勾起,朝白炎宿道:“你看吧,我和它确实是有缘。”

白炎宿看着叶非然头顶高兴的扑棱着翅膀的小家伙,看来即便被打回了原形,这个小家伙也是很有灵性的啊。

叶非然皱了皱眉,问白炎宿:“给他起个名字吧,你觉得叫什么好?”

白炎宿俊朗的眉头微蹙起,也陷入了沉思。

半晌,白炎宿望着叶非然头顶盘旋着的小家伙,淡淡开口道:“就叫火火吧。”

“火火?”叶非然清亮的眸子闪耀着喜悦的光彩,拍掌道:“好啊!就叫火火吧。”

“火火?”叶非然笑着叫出小家伙的名字,小家伙“啾啾啾”叫了几声,火红色的小翅膀欢快的拍打着身体,显得非常高兴。

叶非然伸出手,火火就停留在了她的手掌心里,乳白色的喙亲昵的琢着叶非然的手心。

然后拍拍翅膀,又飞了起来。

“啊!我忘了一件事!”叶非然突然惊叫起来。

白炎宿皱眉问道:“什么事?”

“我的骨牌!”叶非然突然想起之前只寻找到了四枚骨牌,本来她说好让南宫祈钰来找她的,但现在三月之期很快就到了,南宫祈钰找不到她,估计已经回学院去了吧。

叶非然有些懊恼,算了算时间,只有不到三天的时间了,而回学院时在路途上的时间至少需要三天,也就是说,她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再去寻找骨牌了!

叶非然秀美的眉蹙起,清丽的小脸有些焦虑之色显现其中。

白炎宿状似惊讶的看着叶非然:“那你准备如何?”

叶非然咬了咬唇,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突然,叶非然抬头,眸中已经恢复了淡定自若的神色。

“要不然这样吧,两天时间寻找骨牌,最后一天时间回学院。”叶非然眸色暗沉,道。

白炎宿蹙眉问:“一天时间,恐怕时间紧迫,赶不回去吧。”

叶非然没好气的瞪了白炎宿一眼道:“不是还有你吗!”

白炎宿眼中的笑意渐渐绽开,仿若荒原中盛开的花朵,绽放的绚烂,绽放的理所当然。

“好啊。”他嘴角微翘,精明的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之色。

————

“怎么会哪里都找不到?”

叶非然这两天差不多将蒙荒山脉翻了个遍,却根本没有所谓的骨牌。

叶非然皱眉,脸色沉重,难道是所有骨牌都被学员们寻走了吗?

不可能吧,总应该有一条漏网之鱼。

叶非然飞上飞下的寻找骨牌,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叶非然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紧张,如果她没有骨牌,就无法通过第三轮测试,更无法进入天圣学院!

不行!她一定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可是……叶非然紧咬薄唇,今日晚上如果再找不到,明天她就必须得回去了。

此刻,叶非然清澈明亮的眸中布满了焦虑担忧之色。

白炎宿这几日帮她跑上跑下,也是将蒙荒山搜罗了遍,中间也杀死了不少魔兽,将他们的内丹悉数放入空间,却唯独没发现那一枚小小的骨牌。

眼看天色将暗,叶非然越发焦急,她现在几乎已经没有时间同白炎宿说话,因为她一门心思全在骨牌上!

白炎宿看着远处焦急忙碌的人影,不动声色的从袖口的掏出一件东西来。

摊开手,正是一枚骨牌!

嘴角勾出得意的弧度,然后捏了捏自己的脸颊,保持面无表情的状态。

突然,白炎宿睁大眼,做出惊讶状,朝前方的叶非然喊道:“骨牌在这里!”

叶非然一听,瞬间就到了白炎宿跟前。

“哪儿呢?哪儿呢?”叶非然着急的问。

白炎宿神色淡淡的将手摊开,叶非然千辛万苦寻找的骨牌就躺在他的手掌心。

“骨牌!”叶非然惊喜不已,带着笑意的眼睛问白炎宿:“你在哪里发现的?”

白炎宿神色淡淡的指着旁边的那棵茂盛的树道:“在这棵树上。”

“什么?在树上?”叶非然皱眉,不会吧,骨牌怎么会在树上。

白炎宿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确认道:“对,确实在树上。”

“呃……好吧。”叶非然摸索着手心里的骨牌开心道,总而言之,骨牌是找到了,她也可以回学院了。

“走吧,我们赶紧回去吧。”叶非然正准备走,突然白炎宿拦住了她。

“以你的能力,一天是回不去的。”白炎宿淡淡的在陈诉一个事实,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

“哦,对,我差点忘了。”叶非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真是急糊涂了。

看着白炎宿已经张开的双臂,一副任君胡作非为的模样,叶非然又纠结了。

“你是抱着我好呢,还是背着我好呢?”叶非然低头皱眉,好似在沉思,又抬头很真诚的问道:“你觉得怎么更好?”

白炎宿直视着叶非然的眼睛,目光坚定如铁:“抱着好。”

“好,那就抱着吧。”叶非然也不扭捏,直接轻轻一跳,白炎宿的双臂作势往下压,就将叶非然抱了起来。

叶非然没看到的是,白炎宿在抱她的那一刹那,嘴角勾出淡淡的、得逞的笑意。

脚掌离地,白炎宿如同一只翱翔在天际的雄鹰,飞了出去。

宽阔巨大的大会议场,聚集了无数人,一眼望过去,人头涌动。

大会议场的高台上,院长西方麻熵和学校的两位长老——玛理、佛刹坐在左侧的长桌旁。右侧,坐着丞相布伦达,慕容将军以及一些其他朝堂上的人。

人们互相议论着,说笑着,叹息着,谈论着在蒙荒山脉的遭遇,取得骨牌的讲诉着取到骨牌的艰辛,没有取到骨牌的,唉声叹气,诉说着自己的不幸,甚至有些已经开始思考着接下来的打算。

底下声音吵杂,嗡嗡声齐鸣。

在这群队伍中,站在最后的林烟儿神色焦急,她手中捏了一枚骨牌,捏着骨牌的手出了汗。

她皱着眉自言自语道:“非然姐怎么还没回来,时间快要到了啊。”

南宫乐宣听到林烟儿的话,不禁蹙起秀眉。

“不仅是非然,就连我哥也没有回来。”

林烟儿道:“南宫公子不是跟我们说了吗,他找到非然姐就回来,要回来也应该是一起回来。”

南宫乐宣一听这话,突然心里咯噔跳了一下,瞪大眼有些焦急道:“难道我哥和非然出事了吗?这可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