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极品农家女

第199章 我是你的克星

极品农家女 雪雅莲 3051 2016-07-10 20:13:28

  街道上飘来了熟悉的味道,俊博加快的脚步突然的慢了下来,他的若有所思的样子,突然佳燕看到俊博一脸欣喜的表情。

“是她…”俊博自语了一句,跑了出去,“谁啊?”佳燕不明所以的说了句,然后也跟了上去。俊博一路上寻着那味道来到了市场那里,等他来的时候一切已经恢复了正常,这时沈凌风也来到了市场这边,可惜他只看到了自己的车子和菜篓子。

那时俊博四下的搜寻却根本不见他想看到的那个人。“走了……我还以为没走呢?”这时一个客人又来到了这里,而且他的手里还拿着一个饼在吃。

四处都没看到想看到的人,俊博却看到那个吃得正香的客人,没有犹豫,俊博立刻走了过去“请问你这饼是从哪里买来的?”俊博问道,他的脸上满是焦急的神情,“啊啊……这这是别人送的。”那客人吞吞吐吐的说道,“本来,本来,我还来看看是不是还有的,可是可……”

那客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沈凌风也走了过来,“你见过她,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沈凌风也焦急不已的问道。那个时候沈佳燕就站在俊博的身边,沈凌风简直就是完全的无视妹妹的存在。“我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饼好吃,所以再回来看看还送不送?”那客人也是一脸迷茫的说道。

龙俊博松开了那个客人,又转而去问别人,沈凌风竟然也转身就离开了,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必须得快点找到她。“哎哎……你们,你们太过分了。”佳燕抱怨道,可他们两个谁也没有为她停留。

大夫帮胡混包扎着头上的伤口,月香被胡混的弟兄死死的抓住,而且月香就在胡混的面前,看样子是要月香赔礼道歉的意思。

“哎呦……”胡混疼的大喊,月香此刻也是一身的狼狈,她在躲避那些人追逐的时候,她的鞋子跑掉了一只,衣袖也被扯破了一只,弄得什么跟什么似的。

看到被她们打伤的胡混,月香的脸上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虽然自己也很狼狈,但好歹他也算是出了口气了,“大哥你看看她把你打伤了,还在笑。”抓住月香的一个弟兄不服气的说道。

“滚……下去…我告诉你们,好吃好喝的给我款待着,不准怠慢了。”胡混竟然还如此的说道。“大哥,你没没……事吧,她那样对你,你还?”那个兄弟很不明白。

胡混的伤口终于处理完毕了,那时他的忍耐也到达了极限,“忘了大哥怎么教你们的,女人不能欺负,因为你妈,你奶奶都是女人。”胡混狠狠的训斥道。

“可可……”那兄弟还是不同意胡混的话,可话到嘴边他不敢再多说一句了。看到可怜巴巴的胡老大,又听到他说出如此的话,月香竟然打心眼里都有些敬佩起他来了。

于是月香向他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大哥,你真有气节,我佩服你,虽然你是个混蛋。”月香哪是夸奖,分明就是明显的辱骂,可胡混听了月香的话却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似乎他也允许她这样。

大哥什么都不说,自然一边的兄弟们也只有闭口不言。

“对对,你真是个直爽的好姑娘,我喜欢…”胡混说道,月香听到他的话立刻往后退了一步,“不过我还是不喜欢这里。大哥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就把我放了吧。”

月香的话一出,那胡混竟然怒了,“碰”的一声,他猛拍桌子,“怎么,我混混帮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你有病啊,我不过一个普通乡下女子,你把我留在这里干什么?”月香愤怒的指责道,说着话愤怒的月香无处撒气,竟然一把捏在了抓住她的一个弟兄手臂。

“啊啊…”那弟兄疼得直叫唤,“大哥救命。”他无奈的朝胡混喊道“大哥你太放松她了,我们弟兄们,我们我们真的受不了她了。”

“呵呵…”胡混冷笑道“你这丫头果然厉害,不过我就不信,我们帮里这么多兄弟还治不了你。”“你们要干什么?”月香感觉到了危险,自我保护意识让她自动的想逃出这里。

那时虽然抓住月香的两个兄弟松开了手,但是门口却有好几个魁梧的男子看守。

月香刚走门口就被那几个男子围住了,“你们给我听着不准她离开这里,虽然我们不能欺负女人,但是可以找个女人来好好的调教调教。”

几个男子一起出手,月香被他们轻易的抓住了,这个时候月香怎么还能和以前一样,于是她脑子滴溜溜的转,想办法。

“带走,带走她,太吵了,记得老大我说的话,不要和娘们一般见识,我们是爷们,伤得起。”胡混这个时候都还在死撑。

“是老大…”月香被那几个弟兄抓走了。几个人把她带到了院子里“放开……放开我…”月香挣扎道,可那几个人谁理她啊,“你们这些笨蛋。”月香这话一出,他们的表情立马严肃起来。

“就当当我没说,几位大哥,你们老大是不是告诉你们,一定要努力让你们吃好的住好的,喝好的,然后再娶个好媳妇。”月香步子迈得很慢,她竟然和他们聊起天来。

几个人听到月香的话都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知道?”其中一个人说道,另一个也是一脸憧憬的样子。

“你们真的比猪还笨,你们想想,跟老大混了这么多年,你们到底得到什么好处了?不过就是那微薄的报酬,再说了,你们不想想,有谁会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贼?”

月香的话顿时有让大家恍然大悟的感觉,但这个时候胡混却突然跟了过来。

“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你们还在磨蹭什么?这丫头不好好的找人调教调教,这辈子肯定嫁不出去了。”胡混面对停步的月香大声的怒吼到。

看到突然出现的大哥那几个弟兄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是是是…”几个人连连回答,然后带着月香飞快的离开了。

“哼哼,丫头和我斗,你还嫩了点。”胡混看着月香离开的背影得意的说道。“怎么不见人了?我们回去怎么跟大哥交代?”出来追月心的兄弟一脸苦恼的说道。

另外的一些兄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那有什么关系,我们都尽力了。”另一个兄弟回道。

这次他们是真的找不见人,无奈一行人只能是先离开了,追了这么久都还没追到,他们个个累得气喘吁吁,哪里还力气,大不了回去再被骂一顿也好过被活活累死。

他们一走,雅月和月心从一边的一个摊位底下爬了出来,那时月心的头上钻了一头的灰。月珊也好不到哪儿去,那是个面粉摊,月珊的身上,脸上都沾了些面粉。

“呵呵…”再次看到月珊的样子月心开怀笑了,仿佛那所有事情都不曾在她的身上发生一样。“还笑…你还笑的出来…”月珊面对月心的笑容却表情严肃。

“三姐…三姐今天幸好你出现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月心看到月珊高兴的几乎要哭出来的感觉。

“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那些人为什么要和你们过不去。”月珊开始追问事情的始末。于是月心把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月珊说了遍。

“真是岂有此理……那个混蛋竟然敢扣着四妹…”月珊咬牙切齿的说道。月珊身边的月心也愤愤不平,“那好,三姐,我们这就去找那混蛋让他放了四姐。”月心第一个走了出去。

那时月珊一把抓住了冲动的月心,劝说道“你想得倒美…如果我们可以立刻救出月香刚才就不会被他们追的满街跑了。”

听到月珊的话,月心一脸不高兴的神情,“三姐难道我们就看着四姐在那里吃苦,二姐已经在莫家吃苦了……”月心没再说下去,她发现这个时候本不该告诉她这些的。

“月心…你的话什么意思?二姐怎么了?她怎么去莫家了?”月珊追问道。

月心却挣开了月珊的手,“没……没什么…三姐,我们还是快想想办法救四姐吧。”月心催促道。

那时月珊的心里也十分的担心,但月珊知道,只有担心是不够的,“救当然救…但是月心你也看到了他们人多势力大,我们要救人千万不能急于一时。”

月珊那黑宝石一般的眼睛不停的转动,“那我们该怎么办?三姐那里的人个个都凶神恶煞的,我害怕害怕四姐在那里会受到伤害。”月心一脸担心的样子。

“现在知道怕了,一切都晚了,月心我们可以这样…先了解敌人的弱点,然后一击击中。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月珊无奈的还是想到了一个看来行得通的应对之策。

月心拍了拍手,“对对,三姐,那我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三姐说不定还对你有点帮助。”月珊立刻点点头,姐妹两边说边走开了,渐渐她们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一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