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极品农家女

第179章 其实我是个可爱的女孩

极品农家女 雪雅莲 3056 2016-06-30 20:16:08

  沈家,沈凌风把脏衣服都放在了一起,好在他只是伤了一只脚,掂着脚还是可以走路的,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沈凌风怎么会放过,只是洗完了碗筷进屋来看到眼前一切,月珊算是傻了眼。

“哎,你这个人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这些衣服都要我来洗,怎么你忘了现在你可是我的员工。”沈凌风就像是大少爷一样使唤着月珊,这一刻月珊也是忍无可忍,一拳竟然就打在了沈凌风的右脸上。

院子里,月珊把衣服都放在了大盆里,“我都是受了伤的人了,你还这么狠心的叫我帮忙。”沈凌风一边抱怨着,一边又用手把衣服放在搓衣板上猛搓。

沈凌风的脸上满是委屈的表情,月珊脱了鞋子,整个人都站在大木盆里,对着衣服就猛踩,“我知道是我害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有责任照顾你,但是我不是你的奴隶,我告诉你最好老实点,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性格暴躁的月珊突然月珊又温柔了下来,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凶了,毕竟这个时候,她是吃人家的,住人家的。

“知道了。”沈凌风不服气的说道,可是心里却在想着“如果不是看你小子可怜,如果不是看你小子这里不正常,我我我搓搓搓。”沈凌风一下下的把衣服搓了起来。

“我是不是太凶了?我应该温柔一点的,沈凌风你做得了多少做多少,剩下的我来做就是了,沈凌风你是不是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的?”月珊闲的没事和沈凌风拉起了家常。

沈凌风点了点头,这时月珊莫名的打了几个喷嚏,她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沈凌风听到月珊的话,笑了,“哈哈哈,温柔,温柔不是该用来形容女子的吗?小山你可真有趣。”

“我我我一时口误,口误。”月珊解释道,这时门口一个人来到了这里,她朝屋子里望了望,看到了正在洗衣服的月珊和沈凌风,“呵呵。”原来是朱大婶,看到他们,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们真是幸福。”朱大婶小声的说了句,“小风,你们在忙啊。”一个声音突然出现,沈凌风转过了身去,刚刚还高高兴兴的沈凌风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生怕被人看出一点异样似的。

“大婶,你就是沈凌风的邻居,你这是?”月珊看到朱大婶的手里还拿了一个碗问道。

朱大婶没有回答,反而说道“小山你可要好好的对小风。”朱大婶认真的提醒道,可是月珊听来她的话怎么怪怪的,虽然如此,月珊却还是点了点头。

月珊轻轻的抚了抚沈凌风的头发,温柔的说道“放心大婶我一定会好好的对他,保证不把他饿死了。”

听到月珊的话,沈凌风的心里一凉,难道自己以后都只能过这样凄凄惨惨戚戚的日子了,都说靠别人不如靠自己,这可是古人千百年来总结下来的,一点都不假。

“喔,小山你可真幽默,我看得出来你对他很好。”朱婶十分肯定的说道,沈凌风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算了,也是这个时候一件月珊怎么也没想的事情发生了。

沈凌风竟然直接走到了朱大婶的身边,他双手作揖道“朱大婶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看到眼前的一幕月珊睁大了眼睛。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们了,小风,其实我是来借米的。”朱婶说道,立刻她把碗拿到了沈凌风的面前,沈凌风没有多想立刻去给朱婶盛了一碗米出来,送走了朱婶,他这时才算稍稍的安心了些。

可是不对,他的背后怎么有一道寒光射来,沈凌风转过了身,他看到了那个人,月珊的眼里要冒火似的看着眼前这个人,欺骗是最不可原谅的。

“你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我那个时候看你非要干那么重的活,我不忍心,所以所以……”解释,沈凌风吞吞吐吐的跟月珊解释道,可是解释有用吗?

月珊一把抄起一边的扫帚追着沈凌风就打了过来,“混蛋,你这个混蛋,有你这么骗人的吗?看我今天不打残了你。”月珊凶狠的说道,沈凌风则是不顾一切,跑了再说。

可是这明明是他的家啊,追着追着,月珊竟然摔倒了,她还是追不到他,她头上的头巾也跑得掉了下来,“等等你是女的?”沈凌风再傻这个时候也不会看不出来,他一下子站住了。

那个时候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月珊慌忙的把蓬松下来的头发又扎了起来,那是现代的马尾辫,看起来干净利索,月珊没有回答沈凌风的话,她走进了屋子里立刻要收拾自己的衣服离开这里。

沈凌风也跟着跑了进来,“你这是干什么?”沈凌风来到了月珊的面前,他问道。

月珊回道“离开这里,怎么你还看不出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不想别人说闲话。”终于月珊还是承认了自己就是女子。

听到月珊的话,沈凌风真的觉得屈得慌,“共处一室?小山,我在那里,你在这屋。”沈凌风为自己辩解道。“以前你在这里还不是好好的住着,现在怎么就不行了?”

沈凌风不解的问道,可是月珊收拾好了什么都不愿多说就要离开,沈凌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就一个人流落到了这里?”

沈凌风意识到自己不该抓她的手,于是他立刻松开了,“你别误会,我只是关心你,如果你还是没有地方去,你不如就留下来,谁没个困难的时候。”

“不了,沈凌风,你帮了我很多了,我不能再麻烦你,其实我也不是有意要打,你因为我受伤那个时候,我真的是内疚到要死。” 月珊跟沈凌风告了别。

拿起包裹月珊肯定的走出了屋子,月珊来到门口,也是这个时候一个人竟然突然出现在那里。

她是一个机灵活泼的可爱女子,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一身带补丁的普通打扮,看到月珊,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你的发型真特别。”女孩指着月珊说道,那时月珊的头发虽然有点乱糟糟的。

女孩脸上的笑容如阳光一般灿烂动人,她们的视线对视在一起,沈凌风匆忙的追了出来,看到女子,沈凌风的脸上却出现了些害怕的表情。

“你怎么来了?”沈凌风一脸吃惊的表情,他问道,那女子走近了沈凌风,月珊的心里对这个女子也有些好奇,所以暂时月珊还没离开。

沈凌风没想到的是,她走近了自己,一耳光就打了下来,“你这个死鬼,我出去几天,你就带了一个新人回来,是不是还打算把我休了?”女子的话一出,沈凌风瞬间愣住了。

“别玩了,我怎么也不会娶一个你这样的妻子。”那女子打了沈凌风一耳光,沈凌风竟然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反而如此的回答道。

月珊立刻走了过来,她解释道“你别生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我是无家可归,沈凌风好心收留,他是做好事。”月珊着急的解释,那女孩却突然的笑了。

“嫂嫂,你的不用解释,我之前就看我哥鬼鬼祟祟的带了个人回来,除了是未来的夫人,他不会带谁来这里的。”那女孩突然笑嘻嘻的一把拉住了月珊的手臂,亲切的叫道。

“我我不是,我不是你嫂嫂。”月珊一把挣开了那个女子,然后转身就要离开,那女子却跑到月珊的面前拦住了她,“这么急着走,我看你肯定是心虚了。”

月珊被那女子一急,回过了头来,沈凌风拉过了妹妹,“佳燕,少说两句,小山,我是真的想帮你,你看看如果那天你真的有办法也不会弄得那么落魄了,这下好了,我妹妹回来了,你和我妹妹住,谁还会说闲话。”

“不行,我不能留下来,以后还说得清吗?我虽然出了嫁,但是还算是没有成亲的姑娘。”月珊想留下来,可是她的心里却又顾虑重重。

现在的月珊是左右为难,如果是雅月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可是现在她是陶月珊,那就另当别论了,最终月珊还是答应留下来。

月珊终于点了点头,沈凌风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沈佳燕则是走上前一把抓住了她,把她重新拉回了沈家。那时沈凌风暗暗对着沈佳燕竖起了大拇指。

沈家堂屋,月珊,沈佳燕,和沈凌风围着桌子坐了下来,沈凌风看向了月珊,他的脸上带着丝丝甜甜的笑容。沈佳燕伸手悄悄的拉了拉哥哥的衣服,让他镇定一点。

沈凌风自然高兴,而且她还是一个如此可爱的姑娘。

“我叫沈佳燕,我是我的哥哥,沈凌风,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会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来到这里?”沈佳燕看着月珊,她的眼里满是对月珊的关心和同情。

沈凌风也看着月珊,虽然她表面看起来那么强大,但是沈凌风知道月珊的内心是柔软,她更是一个让人心疼的女孩,沈凌风想自己肯定是爱上这个女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