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极品农家女

第161章 脑子有问题

极品农家女 雪雅莲 3209 2016-06-21 20:03:15

  这天色说黑就黑,月珊再没有比这个时候更害怕天黑的了,只是月珊换好了衣服却还是一个人在屋子里磨磨唧唧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沈凌风这个时候已经做好了简单的饭菜, 他一样样的端到了桌子上,其实就三样,两碗饭一碗白菜汤,沈凌风还整整齐齐的把筷子给月珊摆在了碗上,随后沈凌风来到了房间门口。

“哎,哎小兄弟,你换个衣服用不了那么久吧。”沈凌风敲了敲门向屋里喊话道。

叫了几声,等了一会儿,却不见月珊应答,于是他大胆的推开了门,那时门竟然没关,于是沈凌风很轻易的就走进了屋子。不过沈凌风望了望却并没有看到人,屋子里空荡荡的。

他竟然凭空的不见了,自然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沈凌风却还是一副惊讶不已的表情。这时他看到一边的窗户是打开的,窗台上还留有她的一个脚印,屋子里只留下了月珊之前打湿的衣服。

随之他却又担心起来,沈凌风焦急的说道“唉,天都黑了,这个小兄弟脑子又不灵光,一个人在外头外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越想他越是胆心,那个时候他肯定都自责死了。

既然如此,算了,他在家里如此的担心,还不如出去找找。于是沈凌风没有一刻的停留,立刻走出了家门,那时天都已经黑了,他从容不迫的关上了门,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此刻天虽然黑了,但是乡间不少的人家还是照着烛灯的,丝丝的光线也让乡间的小路不再那么的模糊不清。

月珊摸索的走在乡间小路上,高一脚低一脚的,每走一步对她来说都是考验。

天空一片漆黑,冷冷的风不时的刮着,吹在月珊的脸上,一边还传来几声可怕的犬吠,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阻止月珊前进的道路。

“哼哼,孤男寡女,共处一处,让我以后怎么还有脸去见俊博。”月珊自语道,她的脸上满是自责的神情。想着想着月珊更是加快了自己的步伐,不过月珊离是离开了,可是接下来,她又该去哪里?

月珊的心里没底,她就像是没头的苍蝇一样乱走,入夜的乡下显得格外宁静, 静得让人不寒而栗。每走一步月珊都觉得是那么的艰难,现在路上没了老乡,大家都回家了,只有月珊,只有她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但是她却没有选择,她必须走下去,难不成在乡下哪里找一个烂窝棚,暂住一晚上。月珊脑子灵光一闪,那竟然也是她现在唯一的办法了,不多时月珊就来到了村口。那时月珊看到一个黑影竟然出现在那里。

月珊心里不由的一紧,立刻她朝一边走去,尽量靠黑影远些,月珊只看到一个黑影,却没认出他是谁。她是这么想,但是那黑影看到了月珊,他竟然径直的朝着月珊走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不要抢我,我没有银子。”那个黑影还没走到月珊的身边,月珊就后退着害怕的说道。看到月珊如此的样子,他忍不住的笑了,但是马上他又向月珊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转瞬那个黑影来到了月珊的面前,月珊想逃,可是天黑路滑,她根本就没有方向,于是那个黑影拦住了她的去路。

“小子知道怕了,谁叫你这么晚了还一个人出来的?”黑影发出了一个声音,那一刻月珊和那个黑影面对面的站着。

那个声音月珊听得怎么这么的熟悉,想起来了,月珊终于知道他是谁,这个时候月珊的心里害怕,却也有点小激动,她没想到这么快他就找了来。

可是跟他回去吗?这个时候月珊又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就是沈凌风,村里的地形他再熟悉不过了,所以要找到月珊,对他来说几乎是没有难度。

“哈哈哈,好了,跟我回去吧,我知道你这儿有问题,我不怪你。”取笑了句,沈凌风伸手就拉住了月珊的手,要把她往回扯。“我不回去,我死都不会回你那里。”月珊挣扎道,可是沈凌风抓得紧哪是那么容易挣脱的。

“天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外头很危险,跟我回去,乖啊!”沈凌风竟然像哄小孩似的说道。月珊哪管他什么方式,现在她唯一的目的摆脱他,为了她心爱的俊博,她也在所不惜了。

“真的不回去?”看月珊如此坚决,沈凌风竟然松开了她的手郑重其事的说道。月珊看了看漆黑的天空,四处黑漆漆的一切,那时伸出五指来都只能看到一个手影。

月珊没有回答沈凌风的话,她只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沈凌风回道“那好,那我该做的也做了,我肚子饿了要回去吃饭,这么黑的天你走路可要小心了。”

“小心什么时候走着走着砰的一声从路边钻出一条恶犬,或是……”沈凌风没再说下去。

“啊,等等,等等我。”沈凌风话音刚落,月珊就朝他大喊了一声,接着月珊快步的追了上去。看到月珊如此表现沈凌风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路途上有了沈凌风的陪伴,忐忑不平的乡间小路对月珊来说也不是那么难走了。

一会儿之后两人再次的回到了沈家大门前,沈凌风打开了房门,月珊不请自己跑了进去。

院子里是明亮的,虽然离开去寻月珊,沈凌风却并没有息了灯火。 那时月珊因为走得太急,她差点摔了下去,“好了好了,你慢点,都到家了,你这个人真是,既然如此何必要一个人出去。”

沈凌风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时他和月珊一起来到了堂屋里,饭菜都盖着,所以回来的时候都还是热的。

饥饿难耐的月珊一走进屋首先盯着的就是桌子上的食物。沈凌风也走到了桌子边,当月珊把碗全部揭开,脸上的表情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怎么不喜欢吃?我也不喜欢,可是你就将就着吃了吧,总比饿肚子好。”沈凌风的脸上满是抱歉的样子,但是自己已经是尽了最大努力。

月珊和沈凌风面对面的坐了下来。这个时候月珊一句话不说只是闷头吃饭,两个人喝的盐水白菜汤也被月珊一个人喝了大半。

沈凌风看着她,眼里满是同情的目光,看来她是真的饿了,所以自己只是吃白饭,也不去和她计较那么多。“哎,小兄弟,我都告诉你我叫沈凌风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沈凌风问道。

“我叫陶山,沈凌风谢谢你,白饭我也很喜欢吃。”月珊随口说道,这个时候她没那么饿了,她的脸上露出了动人的笑容。“应该这么说,白米饭是我最喜欢吃的了。”月珊兴高采烈的说道。

可沈凌风听月珊这么一说面露恐惧之色,感情这是来了一个米虫,家里米缸可是都见底了,沈凌风还想省着点吃,现在看来是绝无可能了。

“哈哈,你这是什么表情?”月珊取笑道,沈凌风为难的回答道“我想说家里米缸没米了。”听到沈凌风傻傻的回答,月珊忍不住的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月珊边笑还边说道“我也没银子,我告诉你了,我现在是身无分文。” 看月珊可怜巴巴的,而且脑子还不灵光,所以沈凌风面带笑容好心的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在不会让你饿着的。”

沈凌风的话竟然让月珊在寒冷的夜里也感觉到了浓浓的温暖,她却不知道,原来温暖背后真相是那样的。“真的?”月珊惊得瞪大了眼睛,沈凌风却傻傻的肯定的点了点头,出门遇贵人,那时月珊的心里想着。

不对应该是出门遇穷贵人,“我不要,我才不要在沈凌风你这里白吃白住。”月珊很有志气的说了句。

沈凌风听到月珊的话对她竖起大拇指称赞道“有志气,可是你这里都不正常怎么来养活自己,算我倒霉,谁让我碰到你了,难不成让你出去饿死。”

沈凌风说着指了指头,本以为她不会懂自己的意思,没想到月珊全懂了。

“你,你竟然说我是神经病,我不是,我是正常人,你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正常的神经病。”月珊情绪激动不已的说道,那时眼看着两人就要大吵一架。

“冷静,冷静,我知道我说错了,你是正常人。”沈凌风道歉道,好在他是个不计较的人。虽然这么说,可他转过身去又小声的说道“看来有些大夫说的一点没错,神经病从来都不说自己有问题。”

“哎小山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吧,我把碗洗了,收拾收拾就来。”沈凌风没和月珊再争辩。月珊朝屋里看了看,“我们睡一间屋子?”月珊问道。

沈凌风点了点头,“一间屋子,同床共枕。”沈凌风开玩笑的说道。“不行,”月珊大声强烈的反对道,沈凌风却一脸疑问,“你这人看来真病得不清,我们两个大男人有什么不行的?”

“我,我,我要踢人,和我睡的姐妹都被我提下床过。”月珊解释道。“好了好了,我怕了你了,小祖宗,我最怕睡觉被人踢了。”沈凌风一脸无奈的说道“小时候我都被我妹妹踢怕了,心里有阴影。”

于是沈凌风为了不让自己的阴影面扩散,他选择了立刻帮月珊准备床铺。“等等,你还有妹妹,那为什么只看到你一个人?”月珊的好奇心起,她问道。

“他们,他们都去探望远房亲戚了,很快就会回来。”沈凌风不做过多的解释跑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