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极品农家女

第163章 不要你好过

极品农家女 雪雅莲 3106 2016-06-22 20:14:03

  镇长的府邸,大厅里,姚老爷正在那里,他一脸委屈的样子。这个时候来的还有陶家父母和陶家四姐妹,他们都站在一边,但是姚父却是坐着的。

“镇长我说的都是真的,所以你一定要为小民做主,陶月珊偷走了我们最店里至少价值两百两的绣品,所以我一定要她赔。”姚老爷又说了一次他要状告的事情。

“闭嘴。”一个声音突然出现,从帘子后走出了威严,生气的大夫人,“姚老爷,我了解陶月珊,她不是那样的人,你别信口开河。”大夫人为月珊辩解道。

“镇长我说的都是真的,难道你要因为夫人的一句话就不听小民的肺腑之言了吗?”姚老爷一脸真诚无比,难过着急的样子。

镇长犹豫着突然听到大夫人这么说,他大声的说道“闭嘴,女人不要管我的政事。”镇长竟然还敢跟妻子这么说话。

外人的面前,大夫人怎么也得让着他点,所以大夫人没有太多的辩解,泄了气一样离开了。

“姚老爷,我看你一定是有别的原因,怎么难道你和莫老爷已经连成一片,我们陶家姐妹到底哪里得罪你们了?”月英不平的说道“我们虽穷,但是我们也不会任人随便的冤枉。”

“我看他是分明看我们陶家好欺负,他们这些有钱人就是这样,要欺负谁就欺负谁,不用原因。”月香愤愤不平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那时另外愤愤不平的两个女儿也要开口说话的时候,陶父大喝了一声“住嘴,你们四个难道还嫌不够乱吗?姚老爷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告诉你陶月珊已经不是我们陶家的女儿了,有什么事你找她自己去。”陶父决绝的说道。

这时一边的女儿们都瞪大了眼睛,父亲竟然如此绝情的说道,一时间陶母也不太能接受。

姚老爷讽刺的说道“哼哼断绝关系,我知道了,这肯定是你们联合一起使的诡计。风头过了,陶月珊再回来,你们一家人过好日子,那么多的银子你们这辈子也挣不来。”

姚老爷又露出了奸诈的笑容,他说道“哼哼断了父女关系,这血缘断得了吗?所以你们一家人就不要在这里装无辜了。”

镇长大人看了看贫穷的陶家,又看了看姚老爷,终于宣布道“事情本镇长都查清楚了,姚老爷说的都是真的,所以你们的房屋和地就全部用来抵押,以还姚老爷的债。”

“不可以,糊涂镇长,我三姐人都还没找到你凭什么做这样的判,我告诉你镇长也不能冤枉好人,你的这个镇长是百姓给的,不是你个人的。”月香不平的说道。

月牙也一脸愤怒的表情,月牙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她说道“姚老爷我们家怎么得罪你们了,你这不是要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吗?”

这个时候就连最温柔的月英也坐不住了,“抬头三尺有神明,你这么做是会遭到报应的。”月英的话刚落,轰隆的一声巨雷响,那时姚父还真是吓了一跳。

“姚老爷你没地方住啊,要抢我们的烂茅屋。”月心一句话出来几乎要气死姚老爷,但是他就是那么好的定力,听到这样的话,还是能坐得住。

“我就是要你们赔,陶月珊和你们是一家人,她犯了错难道你们不该为她承担,不然你们就去把她找回来,赔我的二百两。”那刻姚父说得蛮横无理,但是他看着可怜不已的陶家人又投来了同情的目光。

“我们的三姐没做那样的事情,为什么要赔你,做你的白日梦去吧,你当我们傻在啊。”月心口无遮拦的说道“娘我们走吧,不要在这里跟这个心怀不轨的人浪费时间了。”

陶父也愤愤不平的看了姚父一眼说道“一切都是三丫头惹出来的,你要找人赔银子找她去。”陶父和家人一起的要离开镇长府。

只是一家人走到门口却再也走不动半步了,“你们就想这么走了,没那么容易,签下这个契约再走。”姚老爷说着就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张写着条条框框的契约,他追过来一把拉过了陶父。

月香月心走了上去,一把推开了姚父,她们丝毫都不留情,不过虽然这样他们毕竟还是女子,所以她们的力道也是很有限的。

姚父一摔,摔到了地上,“哎呦,镇长大人,你看看陶家人多野蛮,你还在这里,就如此的不把你当一回事。”姚父那么一摔竟然大半天都爬不起来。

镇长看到在镇长府都还敢行“凶”的两姐妹,他向左右的护卫使了个眼色,立刻三五个人围上了月香,月心,月牙和月英也被控制了起来,陶父被护卫拉到了桌子边。

“陶老爹我不怕告诉你,今天你不签这个契约你肯定是走不出镇长府的。”镇长走近了陶父告诫似的说了句,陶父此时只觉得从头到脚都是冰凉的。

陶父无奈的点了点头,姚父把契约平整的铺在了桌上,姚父拉过了陶父的手在一边的盒子里染上了一点红色,陶父努力的把手往上抬,他不认识字,但是这个契约他知道肯定没好事。

“不要按手印。”千钧一发,陶妹和郭父竟然闯进了这里,“镇长大人,你什么时候变得在么糊涂,那房子还有我的一半,我哥他做得了主吗?”陶妹愤愤不平的冲进了屋子跑到了他们面前叫屈道。

“现在他们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当然就只能把房子和那块唯一的地赔给我了,陶月珊偷的可是我那里数一数二好的绣品,两百两我都算少了。”姚父一脸委屈的样子,“不过我看陶家也只能拿出这么多,所以也不想太为难。”姚父说着似乎自己多宽宏大量似的。

“可是我的那一半房子我哥怎么可以拿来抵那丫头惹的事,我不同意。”郭母大声的愤怒不平的吼叫道,她就算是拼尽全力也要保住这最后的家。

“放开我爹,最多我们把之前存的一点银子全部拿来赔给你。”月英终于开口说道,其他三个姐妹本来也是不想赔的,赔了不是就承认偷了吗,可是现在看来偷或没头有区别吗?

“之前我们和三妹一起做生意,还是存到一点银子,应该够你的两百两。”月牙这个时候也认赔了,月香也没了之前的锐气,她说道“只是我们给了银子希望以后我三姐回来的时候你不要再为难她。”

郭母和郭父来到了门口,他们努力的想闯进来,却被门口的护卫死死的拦住,他们根本就没有一点机会。

“你们几个死丫头,有银子不早点拿出来。”郭父不耐烦的凶了句,郭母竟然也没给他们好脸色看,“就是,我看你们几个故意的。”

姚父看着这一家子,他的眼里都是同情的目光,但是这个时候他也终于的松开了陶父的手,“好,立刻把银子给我拿来,我们之间的事情就一笔勾消了。”

姚父想了想,他指着月英说道“你去拿银子,等你们把银子赔了我我才放心。”姚老爷无理的要求道。

“你,你。”月香愤怒的目光直盯着姚老爷,可是这个时候护卫抓着她,她也根本就没有办法。一边的月心暗暗的觉得好笑,莫家父子已经够卑鄙了,可是她没想到这在外人面前一副大善人样子的姚老爷竟然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家怎么这么倒霉,什么样的人都遇得到?”月心在那里小声的自语道。月牙看了她一眼,示意她这个时候最好还是少说两句。

“好我去,但是姚老爷也请你说话算话。”月英提醒道,姚老爷点了点头,“不过如果一个时辰之内你无法回到这里,我只好去找陶月珊来讨回这笔债了。”姚老爷说出了自己的另一个想法。

“你,你怎么这么卑鄙?”月心愤怒的对姚老爷说道,听到月心对他最中恳的评价,姚老爷却并不生气,他的脸上笑意更浓,但是那笑却让人讨厌至极。

“一个时辰没有多久,陶月英如果你再不去,我看你们不仅要赔出房子赔出地,不够抵债的地方,我再去找陶月珊。”姚老爷在笑,可是他的话却是冰凉至极的,他的目光更是充满憎恶的看着眼前那些人。

抓住月英的护卫松开了手,月英充满怨恨的看了姚老爷一眼,她飞快的跑了出去,看着焦急离开的月英,看着狼狈难过的陶家人,姚老爷的心里竟然觉得畅快不已。

月英跑出了镇长府邸,那时乔坤他们匆匆的找来了这里,月英一出来就和乔坤碰了个正面,乔坤倒是经得住撞,月英跑得那么快他竟然还没有被撞倒。

“月英发生什么事了?你这么着急?”乔坤关心道,那一刻突然看到乔坤,月英眼里的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月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乔坤。

“月英别担心,这些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大平,大安你们陪月英去取银子,大桂大虎,我们去查清楚到底事情的背隐藏了什么?我就不信这天下还没王法了。”乔坤正气凛然的说道。

月英再没有比这刻对乔坤更刮目相看了,但是吩咐得不错,至于到底做得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