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极品农家女

第155章 我从窗户出去

极品农家女 雪雅莲 3114 2016-06-18 20:15:53

  两间破旧的茅草屋,一边是简陋的厨房,院子挤满了来道贺的客人,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吃食,自然就蒋家那条件是不可能有这么盛大的婚宴的,这一切都是张家破费。

蒋二贵骑在高头大马上,他的身边跟着催媒婆,还有花轿,之后还有陶家的父母,这一路上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对蒋二贵投来了羡慕的眼光,有的说他白捡一媳妇,有的人他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有这样的好事落在他的身上,这样那样的声音顿时不绝于耳。

不管怎样,迎亲的队伍还是来到了蒋家的门口,蒋父立刻点燃了门口挂着的鞭炮,噼里啪啦的一阵响,花轿来到了门口停了下来,蒋二贵来到了花轿门口踢轿门迎新娘下轿。

“二贵哥,我要你背,还记得小时候吗?你经常背我的。”轿子里传出了月珊的声音,她竟然如此的说道,一边的人都不禁笑话起来,这陶家丫头可真是不知羞。

蒋二贵也听到了月珊的话,他犹犹豫豫的,整个人竟然就愣在了花轿门口,那时等得不耐烦的月珊干脆一下子从花轿里蹦了出来,而且她自己竟然一把扯下了红盖头。

“不背算了,我自己进去。”月珊说着脚就要踏出花轿来,一边的催媒婆一脸惊恐的样子,她大声的喊道“新娘子,等等,你这样不吉利的。”

本来月珊自己扯下了红盖头已经不吉利了,如果再加一点,恐怕蒋家要直接把月珊再送回去了。

“有什么不吉利的?我们那里新娘子就不坐花轿的……。”月珊一时语塞了,她们那里,那是离她多遥远的事情了,她还是该好好的珍惜眼前,好好的快乐生活。

这时月珊看向了蒋二贵,她说道“胆小鬼!”月珊数落道,那时一边的人都哈哈的笑了起来,蒋二贵毕竟也是男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于是,他来到了月珊的面前,背对着她。

“上来,我我背背你。”蒋二贵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月珊这一刻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她说道“好啊。”于是月珊毫不客气的跳上了蒋二贵的背。

蒋二贵那一刻差点没站稳摔下去,他想不到这月珊看起来瘦瘦小小的,人却有些分量。

“新娘子来了。”同村的小孩们高兴的叫道“喔,喔猪八戒背媳妇了。”

月珊听到他们的呼喊脸上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她这模样,她这气质和当年的高小姐比起来确实是不相上下,至于这蒋二贵,他怎么也不会是她的八戒哥哥。

蒋二贵背着月珊进了院子,那一刻蒋二贵竟然激动得泪流满面,蒋二贵把月珊背到了特地为他们布置的喜堂,虽然是茅草屋,但也是有模有样的。

“二贵你真是走了狗屎运,月珊可是我们村里的一枝花。”村里来参加婚宴的几个青年也围了上来,他们对二贵都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另一个说道“看看,看看,不用高兴成这样吧,都高兴地哭了。”他这么说,一边的另一个青年就看不过去了,他投来了嫉妒的目光,他说道“什么高兴地哭了?我看他分明就是得瑟的,月珊姑娘你怎么就看上他了,嫁给我们吧,你看看我们当中随便一个也比他好上千百倍。”

“呵呵,你们,你们也想娶媳妇?”月珊脸上的表情还是笑盈盈的,那围拢的青年都点了点头,那时蒋二贵一把拉过了月珊的手,说道“她是我媳妇,你们谁也不准打她主意。”

“月珊姑娘,你看看你还有四个姐妹,不如你把她们介绍给我们吧,随便谁都成,我们不挑的。”当中一个少年说道,想到那梦寐以求的媳妇,围过来的青年哈喇子都流得老长。

犹豫了一阵,月珊说道“你们也想娶媳妇?呵呵,就你们现在这飘忽不定的样别做梦了一辈子都不可能。”月珊最无情的回答了他们。

“你陶月珊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过就是没人要的货,还在这拽什么拽?”其中一个青年愤怒了。

其他的眼里也露出了愤怒的目光,这时一边的蒋父忙走了过来,“好了,大家给点面子,今天是我儿子大喜的日子,就不要不要闹得这么不开心了。”说着蒋父竟然塞给他们一人一个红包,那些人得了好处,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月珊和蒋二贵来到了香火前,他们的面前是两支红彤彤的喜烛,月珊和蒋二贵被看热闹的人紧紧包围其中,两家的父母都就坐,接着就是拜天地。

月珊和蒋二贵并列站好,一边站着一个司仪,专门负责来给他们喊话的,“一拜天地,”一声喊了出来,月珊看着前面的香火,身子却久久的不愿低下。

“唉唉,这陶月珊是干什么勒?”一边的人见月珊这个样子开始议论纷纷。

那时月珊看了看一边坐着的父母,她的心里在说着“爹娘对不起,当着面我真的没办法拒绝你们的要求,所以我还是嫁了过来,但是我也没办法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生活一辈子,所以我只有一走了之,虽然你们不是我的亲爹娘,但是我知道你们也是为了我好。”

月珊自然不敢把那些话跟父母当面说出来,至于她自己,走了她也没想过再回来,喔不月珊不是不回来,月珊想好了,等自己挣到钱她就回来,让辛苦大半辈子的父母过好日子。

现在的日子太苦了,月珊留在他们身边,留在这里,她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来改变一切,于是月珊想到了走,这样一来,所有的结都解开了,真的是这样吗?结可别越打越多。

“二拜高堂,夫妻交拜,进入洞房,礼成。”月珊和蒋二贵顺利的拜完了天地,蒋二贵却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样好了。

“哎哎,二贵还不和你新娘子去洞房,你不去我们可不客气了。”那几个爱开玩笑的青年又如此不知轻重的说道。这个时候他可触及到了月珊的敏感神经,月珊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眼睛已经被打了一拳,接着就是两记响亮的耳光。

“什么玩笑都能开吗?懂不懂得尊重女人?”月珊看着他们的目光里在冒火,那时被打的青年心里也很不服气,他抚着被打的脸甚至想还回来。

“算了,算了。”他身后的兄弟立刻拉道“算了,她是陶月珊我们惹不起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家儿媳妇,她她就是这个性格。”蒋父立刻过来赔笑道,那几个青年很不服气的离开了喜堂,走的时候,那青年还大声的说道“陶月珊你等着我跟你没完,等着。”

见闹事的那几个人离开,这时一边的媒人说道“好了,好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去洞房。”

那时蒋二贵也算是见识到了月珊的厉害,他的全身几乎都在颤抖,可是现在一切根本就来不及了。

那时陶母来到了女儿的身边,她的眼里含泪,她轻轻的握住了女儿的手,“珊儿你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冲,成了亲,该收敛的还是收着点,不然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月珊的眼里也差点流出泪来,但是她还是努力的忍住了,母亲的手是那么的瘦,瘦得让你觉得好像只是皮包骨头的感觉,月珊点了点头,松开了母亲的手,她害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走不了了,或是最后被看出来,还是走不了。

二贵两腿发抖的和月珊一起进了另一见布置得喜气洋洋的屋子,外面的喜宴也开了席,蒋父也陶父陶母坐的一桌,还有催媒婆也和他们在一桌子吃饭。

“来亲家多吃点,还要多谢你把这么好的女儿嫁给了我儿子,不然我儿子现在都还单着呢。”蒋父一脸感激的说道,陶父更是感激不尽的样子,他肯定多想说“谢谢,谢谢你给我解决了这个大麻烦。”但是他表现出来的却是另一个样子。

“以后我们都是亲家了,不用这么谢来谢去的,只要你儿子对我女儿好就行了。”陶父一副良苦用心的样子,陶母却在一边一言不发。

二贵和月珊新房里,他们面对面的站着,相对无言中,月珊的身后是一对绣着鸳鸯戏水的枕头,被子也是红彤彤的,而且上面还有大红的喜字。

越是这个时候,蒋二贵的心里越是忐忑,可是这个时候月珊名义上已经真真正正的是他的妻子了,鼓足了勇气的蒋二贵也大胆了起来,他走近了月珊。

“你你你,不出去招呼客人吗?”月珊吞吞吐吐的说道,眼看的一个好机会难道就要这么溜走,月珊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蒋二贵看着月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老实巴交的乡下少年此刻舜间变成了大灰狼。“不用了,有我爹在外头就行,这个时候,我们最重要的事是先洞房。”说着他竟然扑向了月珊。

面对强悍的月珊,就是一扑,他竟然就不动了,就在他扑过来的时候,月珊一拳打了过去,就这么简单,蒋二贵竟然被月珊打昏了,月珊推开了蒋二贵。

月珊又推开了一边的窗户直接跳了下去,重获自由的她一刻也没再停留,快步的跑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