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极品农家女

第115章 幸福的隐忧

极品农家女 雪雅莲 3038 2016-05-26 20:02:38

  平静的几天就这么过去了,不平静的日子也渐渐凸显,镇上的街道,一个男子正在殴打一个女子,态度之恶劣,语言之冷漠,谁会想到那女子竟然就是他的妻子。

一边很快聚集过来不少看热闹的人,“我看我看,我要你们看。”那男子说着竟然蛮不讲理的扑上来就要打上前来看热闹的人。这热闹可不好看,于是看到他上来大家都纷纷避让开来。

“真是的担子越来越大,别以为有陶月珊那丫头给你撑腰我就不敢打你了。”见那些人都退让开了,男子又理直气壮地回到妻子身边开始数落妻子。

那时妻子刚想走几步,但是有惧于丈夫的威严,她听到他的话,妻子还是站住了脚步,妻子此时身上脸上都有伤痕,她伤心的哭泣着,眼里的泪水一颗颗犹如珍珠般的滚落了下来。

“我有什么错,我不过就是想家里的日子好过点,你看看我们家现在都快揭不开锅了,难道你非要为了自己的面子,眼睁睁的看一家人饿死吗?”女子一边抹泪,一边倾吐着自己的无奈。

“哼哼什么让日子好过点,我看你是故意想学点本事,到时候好把我给休了。现在嫌我穷了,我穷你又不是不知道,别以为你们女人真的有点本事就可以无法无天了。最好给我乖乖的回去,不然看我不打死你。”男子对妻子怒目而视的说道,那时他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你就这点本事,在家里对我横,在外面就是缩头乌龟。”女子擦干了眼泪,嘴里却狠狠的对丈夫反驳道,她的话又一次的点燃了丈夫心里的怒火。

丈夫也不顾念这么多年的什么夫妻情分了,他竟然朝妻子扑过去又一次要对妻子拳脚相向,就在这时候一大群的女子莫名的围了过来,一切立刻发生了改变。

男子突然转变了自己那恶劣不已的态度,他立刻跪在地上,可怜巴巴的跟妻子求饶道“娘子,我错了,我不是有意的,你原谅我吧。”

那时那被打的妻子站了起来,她的脸上还带着泪痕,她一步步慢慢的走到了丈夫的身边。

丈夫看妻子的表情,想来这事一定就这么过去了吧,他的暴脾气,她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他们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妻子慢慢的走到了丈夫的身边,她伸出右手食指,指着丈夫,她的眼睛里第一次这么明显的表露出了对丈夫不满的眼光,“我要休了你。”那时女子竟然大声的喊出了那句话。

男子立刻愣在当场,这么多年了,妻子终于跟他造反了。

“做得对,做得对,这样的臭男人留在身边干什么?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还真以为我们犯贱啊,可不要像刘二的妻子那样,差点被丈夫害死,到头来还都是女人的错。”其中一个出手帮忙的女子说道。

另一个也道“别以为我们离了他们男人什么都做不好,我们女人一样可以干出一番事业来,就像月珊姑娘一样。”

刚刚还哭哭啼啼的妻子这刻竟然高高兴兴的就要跟着那些女子离开,

“你你不准跟她们走。”看到就要离开的妻子男子如命令般的说道,“不走,呵呵,不走难道要回去被你打死啊。”女子很不客气的说道。之后女子和那些路见不平的女人们还是一起离开了丈夫的身边。

那时女子的女儿匆匆的跑了过来,“娘,娘不要走。”她伤心的哭泣着,甚至要跑去追她的母亲,父亲却一把抓住了他,他的脸上是愤怒之极的表情,他说道“哭什么哭,你娘不要你了,你再哭我也不要你了,你个赔钱货。”

那时丈夫几乎要把自己所有的怒气都撒到女儿的身上,谁知他正在愤怒不已的时候一双手伸了出来,他怀里的女儿也被那双手抢了过去。

“你不要我要。”孩子的母亲竟然突然折回,她看着丈夫愤怒的说道,接着她抱着女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妻子他不知道珍惜,女儿他也随意责骂,最后,他妻子女儿都一起失去了,想横,女人们有时可比男人更横。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月珊细心照顾着多余,他的伤一天天的好了起来,很快月珊就可以开办自己的美食学堂了,可是陶父却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刘斌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但是他却要离开这里,去皇城赴考,现在他不光是为了自己的梦想,如果他不好好的考试,将来可能就娶不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女子了。

月香和刘母把他送到了村口,月香把收拾好的包裹递到了刘斌的手里,他一个人背着包裹,眼看儿子就要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刘母一副很不放心的样子。

“斌哥哥,放心吧,你好好的去参加考试,我们等你衣锦还乡,我和你娘也会互相友爱的。”月香和刘斌面对面,她向刘斌保证的说道。

刘斌看着月香和刘母却还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他犹犹豫豫的说道“我我,月香离科举还有些日子,我就不能再待几天?”

月香满脸的笑容,她点了点头,可是之他又淡淡的说道“当然可以,但是我说了这辈子只嫁状元郎。”

“斌儿你也是,不能为了儿女情长连自己的理想都忘了。”刘母看到现在的儿子忍不住的训斥道。

母亲的话,月香的话,让他一刻也不敢再耽搁,刘斌说道“我这就走,其实时间刚好,到了地方怎么也得好好的复习一遍。”刘斌握紧了身上的包裹满脸笑容的看了看他最爱的两个女人,他恋恋不舍的坐上了马车。

月香几步跨到了马车前握着他的手,那时刘斌可怜巴巴的看着月香说道“月香,如果我考不上状元你是不是就……”

“磨磨唧唧的干什么?还考不考了,到时候再说。”月香松开了他的手,她温柔的形象一下子全都不见了,刘斌点了点头,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说道“考不考得上这辈子我都娶定你了。”说完刘斌乖乖的坐进了马车的车厢里,车夫驾着车轱辘轱辘的离开了。

月香的心里也有不舍,刘母看着儿子走得老远了,都还不愿意离开,毕竟儿子还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

月香相对就潇洒很多,“走了倔老太。”月香拉住了刘母的手臂说道,刘母偷偷的抹了抹泪,说道“你还这么高兴,我儿子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我担心,我好担心啊。”月香为表示自己的关心仰天这么说了两句,可是刘母听来怎么就这么刺耳呢。

房间里,多余自己下了床来活动,大半个月过去了,他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明媚的阳光照进了屋子,多日来的阴霾也在渐渐的散去,一个人偷偷的来到了多余的房间外。

她悄悄的探出头来看了看他的情况,但她的人却还是在门外没有进去,“我都看到你了,还躲。”多余几步就跨到了门口边,那时月珊正在那里,她的手里还端着给多余送来的美味佳肴。

月珊有些害羞的端着吃的走进了屋子,一样样的放到了桌子上,“我还真饿了。”说了句,多余坐下拿起筷子就吃,看到吃得津津有味的多余,月珊的脸上也是开心不已的笑容。

放好了食物月珊没有离开,而是在一边坐了下来看多余吃饭,她的手撑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傻傻的笑着。

看到月珊的笑容,多余吃在嘴里的食物都难以下咽了的感觉,“月珊姑娘。”多余一脸不自在的叫道。

月珊还是那傻傻的笑容,她说道“不是都说了吗,以后叫我月珊就可以了,多余我是想问问你考虑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什么事情?”月珊突然的问起,多余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就是你答应娶我的事情。”月珊的话一出多余嘴里的饭一下子就喷了出来,多余真的是跟月珊来了个措手不及,好在月珊躲得快。

“你这什么意思,本来我看再等个两三天我的美食学堂开业,再宣布我们的婚讯,双喜临门的,怎么你是后悔了?”月珊逼近多余质问道。

“我,我…”多余看了看月珊那凶巴巴的样子,他的眼神里倒真是有些惧意,不过多余所担心的其实是父亲,如果父母不肯接受这样的一个儿媳妇,那他和她的情路将坎坷不已。

“娶当然娶,我做梦都想。”多余笑呵呵的回答了月珊的话,表情难过的月珊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那好我们就这么定了。”月珊高兴的说道,话音刚落,一个吻便落在了多余的脸颊,他顿时愣住了。

一会儿多余回过了神来,“哎,哎,到底是我娶你,还是你娶我啊。”看到如此主动,如此着急的月珊,多余自语道。

“算了,都一样。”想了想,多余这才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多余的,于是他也不再去多想了,那时月珊也走出了他的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