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一百六十六章 梦是真实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18 2016-06-17 12:02:03

  常晚的身子在颤抖,她的心在颤:

让我不想挣扎,心跳得想哭出来,如同破土而出的春芽,让自己有了希望和生机!

“呼……呼……晚儿…”痛苦的低声呢喃在她耳边回荡……

是谁,会喊自己晚儿?耳边的声音太熟悉也太诱人……

她身子向水中再次沉去,身后没了支撑的重量,让她顿感无依无靠。

常晚猛然张开眼,向后望去。

灶房的门是关着的,自己还在木桶里,木桶中的水从温热变成了冰凉,让她还滚烫的身子。

晚儿?

刚才的音调还在闹钟盘旋,常晚的身子也瞬间冰冷。

“哗啦”常晚将自己沉在木桶里,浑身打颤。

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刚才做了一个让自己差点沉溺的梦。

可最后那人的声音,让她惊醒,就算沉在水里还是不停的冒着冷汗,那声音…怎么会是……小煜!

是梦!是梦!所以一定是自己听错了,梦中抱着自己的是另一人,对,应该是……郭子?他也叫自己小晚儿?

可一想起刚才拥着自己的人的脸是郭耀祖,她的心却极其别扭!

哈哈哈,常晚跌跌撞撞的起身,裹了衬衫,赤着脚跑向南屋,她只想大睡一觉,将这个混乱的梦打散!

东屋……

常晚驻足在小院,目光不由的向着东屋望去。

东屋窗口坐着正在温书的苏清煜,他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衣,打着哈欠,倦了的眨眨眼,又摇摇头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卷。

哈哈哈,常晚扭着自己的大腿,逃也一样扭头迈向南屋,又轰隆一声关了南屋的门,

她一脑袋扎在床上,闭上眼,妄图顷刻将刚才那奇怪的梦抛之脑后。

哈哈,是不是平日与小煜过分亲近,今日又提到常宁婚事,所以才会做了这个梦?

常晚看着窗外的月,一会儿被云彩遮去,一会儿又露出来。

黑白光影,抓不住。

就像所谓的男女情感,从决定营生养家的那一刻就不再不属于她常晚。

东屋那边,苏清煜坐在地上靠着门,门边是一套湿了的白色衬衣。

他的手不停在颤,他急促的心跳到现在还未停歇,要跳出胸膛,要跳出喉咙。

他刚才站在木桶外,没忍住,终于碰了水中睡莲。

碰了那人的黑发,碰了那人的玉颈,碰了那人的肩胛,再怎么碰都不如揽着她的腰肢放在自己的怀里,紧紧贴着,用那柔柔软软,弄那醉人香气慰藉自己干热的魂儿。

思念不停,欲望不止,一碰难熬,一触上瘾。

胸膛中扭动的女体,让胸口的热、下身的热汇聚成河汹涌澎湃的席卷而来,让他红了眼,烧坏了脑袋,

所以才会就没忍住出了声音?!

晚儿…

玩笑时的称呼,是他最想喊的名讳。不该不该!不该脱口而出!

都怪常小宁,提什么郭耀祖,让他嫉妒的牙痒痒,嫉妒他叫了那么多年“晚儿”…

“哈……哈哈……”

苏清煜垂着脸,尴尬的看着垂不下的小兄弟。他哧哧一笑,像中了魔障一样伸手捞过刚才被水弄湿的白色衬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