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一百四十五(三更)泔水伺候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59 2016-06-12 14:32:02

  张恒久站在离张氏一步开外,也湿了半身袍子,显然在紧要关头保全了自己的颜面将老婆子向前一推,自己躲在了女人身后。

常晚将一切看在眼中,嘴角泛起冷笑。

张恒久看着半身湿淋淋绸缎衣袍,第一次在乡亲邻里面前狼狈不堪。他气得浑身发抖,二寸山羊胡也向上一噘一噘!

张庭长抬头看着泼水的女人,目光里蓄满怒气,声音也沉不下,高扬着质问:“常晚!你为何朝我们泼水!”张恒远“水袖”一甩,拿出了亭长威严,跟着他一起同赶来的“德高望重的老人”也气得吹胡子瞪眼:“你这女人真是刁蛮,有事说事,动手泼人,目无尊长!藐视礼法!你这样的女人就该脖子上挂牌子游街,泼妇!泼妇!”

“李亭长,你可别误会,我是看张大娘情绪激动的很,特让小妹接来冷水让她清醒清醒,省的一会儿真要说出一二三,她再以翻白眼晕过去魂归西天!我这可是在救她的命!你和那位老伯就别激动了”常晚笑嘻嘻的站在原地,将手中的桶子一递:“小宁,再去盛水去,你也太匆忙,借不到盆子也不能用别人的泔水桶,不过借不到好桶就罢了,泔水味更提神!这位骂人泼妇的老伯也该来一桶压压惊!”

泔水桶?

压压惊?

众人一呆,连忙捂着鼻子向后退几步。那位口中喊着泼妇的白须老伯,气得一抽,被一旁的小贩扶去阴凉地儿去了。

苏清煜看着眼前神采飞扬,气死人不偿命的玲珑少女,眉头和嘴角一起上扬。

当初自己对收钱衙役耍赖狡辩,当夜常晚就去东屋,觉得自己走得是下三滥的歪路,她原本太正直,不屑用这种狡辩的伎俩。如今疯了一场,醒来的常晚性子放开了,也会当街对战无赖泼妇。她认同了当初自己的话——对待小人泼妇是无法讲理的,以不讲理对不讲理,才能赢得开心。

“泔水桶?”张恒久提着袖子放在鼻子上嗅着,确实闻到了一股酸。而坐在地上的张氏彻底怒了,她跳起来向前冲,发狠的伸出手想要打上常晚的脸。

“啪!”在老妇出手之前,常晚已经挥手重重地在张氏的脸上扇出红印。

“你打我?你打我?你敢打我!”张氏张牙舞爪,像疯狗一样捂着脸又冲过来,却让常晚一脚踹在肚皮上,让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岔了气儿。

“依稀,你脸上的浆糊将我的手弄脏了,小煜,给我张帕子,我要擦手。”

常晚皱着眉头伸出小手。苏清煜含笑掏出怀中“一百两”买来的帕子,细细地为常晚擦着手心。

“常掌柜的,帕子让你用脏了,回去你要赔我个新的。”

“成,回去我给你拿新的。擦完就扔了呗,别得帕子能洗干净,这粘上恶人的污渍,留着我嫌恶心。”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打趣,看得周遭众人哑口无言。

张氏回神,这次她是真气疯了,老女人大声垂地干嚎:“恒远啊!你看见吗?!我就这么被欺负的,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得,一哭二闹三上吊,全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