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六十九章 那时戏言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89 2016-05-10 13:43:00

  茶铺子安安稳稳开了一年多,常晚十五岁,苏清煜和常宁十一岁。这一年常晚常说,苏清煜是窜天猴儿,个子窜得快高了常宁半头,一下子到了自己的耳朵。常小宁是遁地猴儿,个子没长半寸,倒是胖了不少。

苏清煜摸摸鼻子,目光从手中的诗经快速的瞄一眼烛光旁绣着帕子的常晚。

十五岁的她越发挺拔,尖尖的下吧,红红的嘴唇,鼻头小巧圆润,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映着两簇烛火,朦胧摇曳,两条眉毛淡柳一样舒展,它们时不时会为手上走线的失误轻轻蹙起。

直到…

“呼呼!绣好了!”

苏清煜装模作样的抬起头,将常晚笑弯弯的月牙眼和脸边的两颗樱桃酒窝收入眼底。

“咳咳咳。掌柜的!这个帕子又要卖多少钱?”他清清嗓子将童音压成粗哑的青年,一挑眉逗着常晚开怀。

“苏大人,您这是要买给哪家小姐的?我算算,十两银子成吗?”常晚乐呵呵的回着,抖落自己新秀出的蝶戏牡丹的帕子对着烛光咯咯笑着。

“成!”苏清煜拿起纸币,在一张宣纸上工整地写下“壹佰两”三字,还装模作样的写着“宝商行”字样:“常掌柜的,这里是百两宝商银票,你铺子里的所有绣品我都买下了!”

虽是假的,常晚还是用帕子遮住了嘴,眼睛笑成了一个缝:“小狼崽子,你哪里来百两白银,还没考学当官,却学会了官大气粗。”常晚说着摇摇手中的“银票”伸手对着苏清煜的脑仁一个瓜崩。

“别不信,这白条你留着,等我当上了宰相,给你百两银子让你享福,再也不要对着烛光绣这些毁人眼睛的东西。”

苏清煜没再看常晚,再次静下心学起了艰涩难懂的句子。

“用不着宰相的,当个衙役就行…”她试图说服他的执拗,本想告诉他这当官也要有门路,家境单薄的只能附庸于权势。就像现在的她,为了二两银子为林夫人送茶,自己的良心也蒙了一层沙。

“小煜,无论你日后读书如何,考不考状元,都没什么。我只想你心中敞亮,不需要为了权钱心累心慌。人要知足常乐…你还有我,明白吗?”

苏清玉此时是一只爱撒娇的小狗崽,大脑袋蹭着放在自己头顶的温暖。他细长的丹凤眼眯着,鼻子里发出满足的哼哼。

“恩…我答应你…不为权势,知足常乐…”

如果一切如那晚,烛光温暖,他应当知足…只是人穷命贱,无权当欺…

陪读书童并非美差。

富贵人家的陪读书童就是少爷们的挡箭牌,受气包,小跟班。可苏清煜却在接下王书同的这桩差事的第三日,成了王书同的“好兄弟”。。

”小煜!这次你可要帮我!”

王书同绕着篝火唉声叹气,看着煽风烤肉的漂亮男孩,哀求讨好。

”你就跟我回一趟家呗!我给你提过的堂姐明日就要来别院!每次她来我不是屁股开了花在床上躺三日?!”

”不去,我只管你课业能不能跟上,又不负责对付你堂姐!让你躺十日更好,我乐得清闲!”苏清煜撕下一口鸽子肉,呸呸两声又撒了盐巴,看也不看满脸横肉的小少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