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二十章 抛头露面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157 2016-04-15 09:15:58

  橘红的夕阳将十一染成了红色,他的丹凤眼笑得弯弯,对着站在大门前的小宁挥挥手说道:“宁妹子,别给你姐说,今日闹鬼的事。你放心,有我在,鬼不敢惹你!”

  常宁已被收服,只要卸下常晚心中的负担,他相信自己很快就会进入暖暖的“家”。

  当夜,常宁被骂了。

  常晚交代的,扫地擦着燃香。。。她都忘了。小丫头委屈的努努嘴,硬是将闹鬼的事憋了回去。姐姐心情不好,一定是没有将绣品卖出好价钱。

  常晚瞧着不省心的妹妹揉揉眼眶,一天的憋屈没处倾泻。今日她走了附近的五条街,十几个绣品铺子,却没有一家愿意让她再出样儿。不是她绣的不好,而是绣得太少,以前是她帮衬着母亲,两双手刚好能完成一家铺子的定量,现在是不行的。她们算不上绣娘,手艺只能依着从苏州带来的绣品,仿成成本低的绣品。高价位的卖给真正的大户小姐,低成本的卖给装模作样的小户女儿家。价格低廉,模样像样,销路也广,需求也大。

  今日她只将前些日子接下的活儿换了钱,买了七日的粗面。丧葬剩下的钱不多,常晚不想再动,她们不能坐吃山空,花了最后的应急钱。

  绣品卖不出,只能另谋出路。现如今女子营生最多的,无非是到大户人家做丫鬟拿月钱,可那是要签五年十年的契约。她要去,小妹谁来照顾。又或者带着小妹一起签下卖身契?下人,下人,人下人。为了生计自己可以失了自由,小妹的她怎么再赔上?

  再来就是抛头露面的活计,也就是在街上做小买卖。。。在街上营生的,多为男人又或是也是嫁过人的妇人,未出阁的闺女站在街上,相当于断了自己的婚事!因为——未成婚上街招揽生意的还有一种人,那就是****这来钱最快,到时别说一个妹妹,十个她也养得起!

  常晚用满是老茧的手遮住脸庞,心中坚持的规矩化成了刀生生磨着自己的心。月光撒了一地,地上光光亮亮,黑的变成了白。常晚看着地上忽明忽暗的光影,脑子里想着逝去的母亲。她一辈子希望她们姐妹倆寻到好人家,嫁人生娃娃,却没想这简单的事现在对常晚来说成了奢望。

  常晚哈哈哈的笑出声,笑自己骨头为何生的比他人硬,也许也是随母亲的性儿,恪守女人的妇道,持着做人的本分:不卖肉,不乞讨,要活得干净…

  乞讨…

  她想起了被自己赶出家门的十一,那恶狠狠的,伤心求饶的,倔强执着的丹凤眼就这样印在自己脑海里…他无非想要活着…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对,活命比什么都重要。狼崽子能活,她也能!要活着,却又不能折断自己的硬头!她要营生,要在京城的闹市里堂堂正正的营生!

  她不偷不抢,不卖不乞,正正经经做小买卖,养活自己和妹妹,不丢人不丢脸!至于自己遥不可及婚事。。。常晚愣愣地看着天上的月亮,嘴角惨淡一笑:随他吧,是你的还会等你,不是你的,就如这黑白光影,想抓也抓不着。

想通的常晚定了心,决定在靠近东城的城门集市边开个茶水铺…那地方人多,城东门通城外山道,从那进出的不少是镖局的马车和进京办事的外来人,天也渐渐热了,茶水铺子不会没生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