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五章 无法再忍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59 2016-04-15 09:15:58

  “夫君也不敲门,吓我一跳。姐姐,对不住了,我重新让人熬制,一会儿给姐姐送来。”

  王乐柔最开始是不怕苏清煜的,可近年来却是越来越少在苏清煜面前出声,除了有大事她会跟在苏清煜身边张罗。。。这一回,她更是老鼠见猫,刺溜一下窜出了屋子。

  门外的小斯将门掩上,然后退回了院外,将一方偏院留给了屋里二人。

  “烫不烫?”

  烫!怎么不泼在你身上!

  “疼不疼?”

  疼!掏心挖肺的疼!真该挖出你的心也瞧瞧!

  撕拉一声,苏清煜扯断了常晚的袖子,露出里面被烫的红肿的手臂。他轻轻地吹着,用冰凉的手指抚着,然后用湿润润的唇吻着,一点一点润着成片的红。

  常晚的心漏跳一拍,然后发了疯的狂跳不已。他在做什么?!

  “你别逃,也别跑,我不让你再吃苦受累,我不让你担惊受怕,我不要你孤老一生,你有我,我也只有你一个,晚儿,再等我一年。我娶你!我陪你!”

  常晚惊惧的张开眼睛,黑白分明的眼就像她的人,黑是黑白是白,恪守规矩。而苏清煜的话如同晴天霹雳比她怀上孩子更让她昏眩。

  娶?

  他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他十四年叫自己的称谓?!

  她不懂礼数,却懂伦常!做女子要清清白白,干干净净!这些是逝去的娘教给自己的!

  “啊!”常晚张开嘴伸出舌头用力咬下,却听到了苏清煜的闷哼。

  “我不想说,可我憋不住了,常晚,事到如今,你听也要听,不听也要听,我只爱你一个,从头到尾!那么多年,该忍的我忍了,忍得发疯发狂。常晚,我不会让你逃掉,更不许你轻易抛下我死!”

  苏清煜长得很好看,用邻里的话说,他长了一张薄情的面相:他皮肤白皙,鼻梁高挺,一双丹凤眼有些阴柔,嘴唇淡紫,薄的像纸。

  此刻他细长的眼角全数张开,瞪着黑漆漆的眸子,浓稠的情感冲破了最后的堤坝排山倒海而来。

  口中汇聚着腥咸,有他手上的血、有自己不知不觉滑落的泪。而他不依不饶,低下头颅将饱满的额头抵着自己的,浓重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脸上。苏清煜执拗倔强的眼神已经变为癫狂,眼眸恶狠狠,就是一头狼!

  “常晚,你还记得七年前我喝的酩酊大醉,吐了家中的小院一地。。。你爱干净,当时却没有骂我,而是心疼的流泪。你说,小煜,官要是做得累了,就回来,你年轻,还可以做绣品,卖冰粥,做茶铺。。。”

  是,她是说过。

  那晚,苏清煜是让侍郎府上的小斯架回来的。他一向有分寸,那夜却喝得没了形儿,软着身子还掉了一只官靴。当时他跌跌撞撞的进了院子,吐了一地的酒。

  是,除了酒还是酒,没有一丁点菜沫肉渣。

  她一边骂着灌酒给他的张三李四,一边抹着眼泪扶着他的肩膀,一时感慨才说了那些话。

  。。。。。

  “你可知,我为何大醉?”

  苏清煜抽出被她咬破的手指,换另一手捏着她的下颚,还在防着常晚不要命的冲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