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295章 大材小用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17 2016-08-22 20:06:38

  短短三秒而已。

常晚还在纳闷着,眼见着紫色的斑块顺着自己的手背手腕小臂直直的窜向了她的肩膀。常晚不再迟疑,按着药香的话乖乖入了另一盆池水中。

这边药香水淋淋的飞身而出,取了长案上的锋利砭镰,跳回常晚的浴盆边。

“别怕哈,你这木盆里有我的一滴血,紫斑不会再涨了,要褪去更简单。”她说着又伸出胳膊,用砭镰对着还泛着粉红色泽的小臂作势划去。

“停!住手!”常晚眼睛大张,也不怕割破自己,伸手拉开药香的胳膊,而扁镰也划上常晚的小臂。

雪白的小臂上一道两寸红痕好不明显,没一秒,红线上冒出血珠子,一滴两滴冒出一排,而后汹涌而出。

“姐姐,我…你…。”药香手无足措,一会儿看着常晚冒血的手腕一会儿看着自己左手中捏着的刀。

“你这孩子,怎么听不懂我刚才说的,你要好好对自己,手起刀落的对着自己下刀子一点也不考虑。刚才要不是我拦着,你是不是又要用你金贵的血替我治疗我身上的斑?既然珍贵,就不要轻易赠送。之前你不是给我包了草药?为什么不用它们来治疗?”

药香松了手指,砭镰应声而落,砸在药房的土地上发出闷响,可药香的心也火热了:“对不起。”

对不起三个字像一句咒符,解开了药香心中的封印。一帧一帧的苦痛记忆漫入脑海。她今天这幅“命比天大,心比海宽”的大大咧咧模样用了十五年,她以为那些个让自己不舒服,心里疼的事儿,甩出脑海,就能习惯雪山中的生活。此刻药香确明白过来,记忆没有被甩开,只是被压在一个黑暗角落,就如同手臂上的条条疤痕,肉划破了,疼过了,就是伤过了,用什么琼浆玉露也掩盖不了已经生了根的伤害。

“对不起”这三个字,自己十六年来只对常晚一人说过,歉意和内疚把初试人情的小丫头湮没。药香热滚滚的泪水止不住,傻傻的如同三岁孩提,误伤了人只会哭泣。

“唉……我没想责怪你的,就是……刚才看你不听话,心中气闷。你别哭了,再哭谁还管我手腕上的伤?好疼哦。”常晚晃晃流血的手臂,刻意坐直了身子,让弥漫在肩膀上的大块紫色斑点崭露无遗:“亏得初见你时,你夸口自己是神医!原来你这医只会用你身上那二斤血水啊。如果你真有本事,何须大材小用?就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本事呗。”

常晚半个身子半靠在浴盆中,一臂延展的紫色斑块,衬着她白净的脸黑色的发,合着她俏皮的话,让常晚看起来别有风情。

药香一身粉红,抽着鼻子抹着眼睛,灰发红唇,赤果果的,水水嫩嫩可爱人。

若这里不是药室,换一副碧潭幽静场景,定会让人误以为闯入了诱人心魂的妖界,只看景象就能让人心痒的想冲过去,和两个风情各异的少女。。。。。。沐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