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208章 又哭又闹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2027 2016-07-23 20:05:40

  ”那人再稀罕你,可这明目张胆的脱离。。。搞不好一怒之下亲手杀了你。”

“如果真那样,也行。就当还了人情!给我一年时间,我将常晚娶回家,带着她浪迹天涯,也挺好。不说了,我要看看那新住处,遣散的事儿你和大哥商量吧。”

陆寒轩哈哈一笑,潇洒模样让周围还未散去的人们回眸屏息。

“轩弟…。”李斌欲言又止,将唠叨吞回肚里,眼看着高大的男子背对着自己轻轻挥手。

罢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谁让他是自己的义弟,也是自己的恩人呢!这留下的二百人,一定要忠心耿耿,武艺超群的人才行!这事儿自己还是先和大哥商量才成。

他们拜过关公的兄弟一共四人,二哥死在一次的任务里,原因是为了保护陆寒轩。如果二哥还活着今年应当三十有三,孩子应该一群。只可惜他死时还没娶婆娘,只剩下瞎眼的老母亲和一个妹妹。

之后,这一老一少也被绞月保护的很好,他们剩下的三兄弟也将她们当成自己的亲人照顾着。

唉…。

李斌揉着眉心,突然又想到另一个棘手的问题。

陆寒轩突然放弃一切追着常晚跑,小四月那边要是知道了…。

小四月…也就是他们的“妹妹”。比陆寒轩小三岁,今年二十了却不嫁。她的心思所有人都知道,包括她对心思的人——陆寒轩。

咋办?小四月够可怜了,日夜守着的男人,突然被一个陌生女人夺去,她不是要伤心坏了?

李斌摸摸鼻子,扶稳了腰间的弯月刀,决定先和大哥商量好,暂且先瞒着小四月陆寒轩的行踪!

……

“小煜,你走得太快了!”常晚的手腕被苏清煜捏在手掌中,脚步细碎踉跄,几次都撞在苏清煜的肩头。

“常姐姐,我想回家,我肚子饿了,我想喝你熬得百合粥,我想洗热水澡,我。。也想胖小宁了。”苏清煜没有停下步子,嘴里呜咽着,好不委屈:“我要回家,我要知道我会考这几日你被恶人盯上,我说啥也不会老什么劳资的科考!我要知道我走这几日你将我这个家人狠心的扔在里面,我还不如当初成了小偷被抓吃牢饭!”

后一句他简直用吼,憋了在心里的怒轰隆一下全部倾吐出来。

最后一句她明知道是狼崽子吃鳖发泄,无理取闹,常晚脑袋一缩,垂下头,觉得是自己扯上了陆寒轩,苏清煜才挨了嘲讽。

“那,那男人就是个意外,我…”常晚咬牙,愤慨那姓陆的突然蹦出来,本来这一茬她根本就不想对小煜提起,没想这“意外”今天又冒出来。“走,快走,咱们回家,我给你熬粥去。”

这次换常晚扯着胳膊闷着头跑在前面,根本想结束了关于“意外”的话题。

苏清煜阴沉着脸,在常晚身后露出满脸的醋意。他低着头,任由小女人反手牵着自己往回家路上奔,那肚子里的气儿却越来越大,涨疼了他的肚皮,涨疼了他的心。

“小宁!小宁!我接二哥回来了!”

常家的门吱呀一声开了,粉色衣裙的胖丫头满脸的兴奋敞开门,却迎上苏清煜铁青扭曲的脸。

“啊!”小宁的小心肝一跳,炸毛跳回小院,常宁胆子小,扭着小手习惯性的低着头说道:“二…二哥啊,我真的没有做啥亏心事,我也没偷吃烧鸡,我照顾的大姐也挺好的…”

常宁最怕二哥动怒的脸,阿修罗一般要吃人的面相只会在自己惹篓子时候亮出来。现在,一定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反正他这表情根本不会对大姐…。

“挺好的?我一会儿找你算账!你给我去灶房烧热水去!”苏清煜满腹怒火找到了合适的出口,倒霉的常宁也成了训练有素的贱骨头,脖子一缩,给个惨笑,然后头也不回的热哈哈的奔去灶房。

“咣当!”苏清煜抬起脚像后一蹬,将两页院门关上,甩开常晚的手扭头插上门。

常晚刚想摆出大姐威严呵斥狼崽子不“尊老爱幼”随意撒火,一抬头,就看见苏清煜头靠在门上不动弹,修长的身子又抖了抖,看得常晚还是。。心虚!

常晚心中一突,作势发威变成了弱势的哼哼:“小煜啊…我…我去灶房给你熬粥去!”

狼崽子一生气,他那小心眼儿没个三五天怎么好?阴阳怪气的她可惹不起…她…。

常晚摸摸鼻子,咽下尴尬,扭头就向着灶房跑。

没跑两步,她腰前一紧,又被生生向后拉去。

她就这么撞入一堵温热的怀抱,有那么一瞬,她颤栗,颤栗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怀抱…有些熟悉…

“常晚!你是不是要吓死人!你是不是还发疯!你是不是呆子!”

颤栗个毛!刚提上心神的疑惑被耳边的大吼打散。

常晚被苏清煜突然的训斥气得要死,他虽然是担心自己被陌生人欺负,可也要适可而止!啥是疯子?啥又是傻子?

“你说谁疯,谁傻!我是你姐,我都说是个意外,没啥事!你咋还骂起我了!”

“你知道那人啥身份?他抱着你往肩膀上放!他抱着你不撒手!就是个流氓!你还说是意外?!你不是疯了一定是傻了!”

流氓…。

常晚没了声响像撒了气儿的皮球,没法回嘴。

确实,处了三日,还“睡”了一晚。又抱又搂的不是流氓是啥…。

苏清煜见常晚不支声,心头气闷终于找到发泄的方式,他死命的贴着常晚,想将这朵随时要飞走的云彩揉进血骨,又或者将这个女人挫骨扬灰他再生吞了去!一想自己的深情她不能理解,自己还要继续做千年王八缩头乌龟,心中的郁结化成了泪珠一颗一颗洒在常晚的脖子上。

“呜呜呜呜…。常姐姐…那流氓不仅轻薄你!还说…还说我是女娃娃!我十五了,马上要当状元郎,他说我是女人性子,不是在说你教导无方?常姐姐…。你被欺负了,我救不了你,现在我也被欺负了,你还说没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