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198章 绞月帮会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107 2016-07-18 20:11:24

  壮汉跪在地上住了嘴,他深吸一口气,偷瞄了一眼陆美男。

额。。人家此刻看都没看自己,而是专注的看着那个蓝衣女人。

他问中毒不中毒,其实是想知道他家主子是不是脑袋中毒了,如此…如此…风流倜傥,春风荡漾…不,是嘴角春情泛滥啊!

不用再问!恩!是中毒,而且是中了能溃散人心智的“芳落”毒!听说那东西下了肚子,内功外公都不作数,只知道自己性别是公的,啥九尺男儿也会舔着脸一脸迷醉,脱衣脱裤…

这情况…裤子挂在腰间,表情迷醉…对对对,他们那杀人时的见血封喉,在帮中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帮主中了求欢的魅药,看着温存状态…难道…。

咦咦咦。那么自己现在闯进来是不是不合时宜?

大汉目光怜悯的扫了一眼水蓝色的散发女人,心中又不免感激。

姑娘…辛苦你了…不仅救人还以身解毒…这是被折腾累了,帮主余毒未了…

而且。。俺家帮主那尺寸…。估计…这姑娘得有三四日下不了…CHUANG!

“炽堂主。”低沉的冷声传来,跪在地上的男人肩膀一缩,立刻板着脸,严阵以待。

陆寒轩扫一眼自己忠心的属下,瞧他那一会儿震惊,一会儿了然,一会儿感激同情的样子,一定是认为他和怀中的女人已经行房…。

大同地大物博,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明的有朝廷,朝廷里有文官武将。朝就是棋盘,朝中的臣就是旗子。有对立的黑白色,有中立的灰色。能推动旗子进退的就是朝堂背后的各种势力。旧部氏族、皇子嫡系、后妃姻亲。再朝下有供钱的商贾,提供便利的江湖。

他是“绞月”帮的头目,隐于朝堂,隐于江湖,绞月非皎月,是藏在月亮后的刀锋,不设总坛堂口,只有一桩桩大快人心除恶的传说。

朝堂,皇权又或为民除恶?

他早累了,怀中的小兔只是个契机而已。

“三哥,是你想的那样…。”陆寒轩轻轻一叹,轻松“坦白”:“这女人不知我身份,我也不想告诉她太多,我要留下…”

啊?

三哥?!

有七八年没被称呼的称谓突然飘过来,惹得大汉鼻头酸涩。

他叫李斌,十五岁瞎跑入了当地地头蛇的赌场做了大手,功夫不好瞎打胡闹。认识眼前男孩时他十岁,一晃眼,十二年还是十三年了…他们从打手做到镖局,遇到那人后,开始有了绞月的雏形。

后来,都变了。

眼前翘着嘴角温和的男人和记忆中的少年重合,让李斌眼眶一热。他刚想应一声,谁知陆美男开了金口,字字如同金元宝砸向李斌,让他头晕目眩

“帮里交给你了,我累了。”

“啥??”斌哥哥老泪哗哗哗的留下来,心中咒骂自己差点因为感动点头答应。他跪着来到案子边,给自家帮主磕着头:“帮主!你是不是余毒未解?这话可不能随便说!你忘了立帮时的目标?你忘了给那人的承诺?咱们。。咱们…怎么能抽身?”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那是因为未想过抽身而去…那边,我会亲自去说。”

大汉看了眼陆寒轩的背脊,低声叹气。对兄弟的突然看开不知道是喜还是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