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185章 寂寞财迷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67 2016-07-11 20:02:46

  常晚扔了一块湿手巾拍在陆寒轩的脸上,嘴里唠叨,手中动作毫不“怜香惜玉”的抓着手帕一抹。

“希望好人好报,你临走时还能甩点碎银子以表我救命之恩…。”

碎银子…。

姑娘,谈钱伤感情,更伤气质…

“给我一百两银票我也不介意…。”常晚越说越欢快,带着手脚更加麻利,她从他的脸颊到手臂,还有满是伤口的背脊,常晚都细心的为陆寒轩擦拭了一遍。

她一边擦,一边天南海北的对着“昏迷”的男人侃大山。说一些从没说过的豪言壮语,也将前辈子没说过的异想天开一吐为快。

平日里操持着家,没有朋友,没有闺蜜,只有弟妹。就是因为他们共同经历了太多,她又是长姐,撑惯了家,一些放肆无为的想法守着弟妹不会想起,更不会对着他们去聊。

说起来这些风马牛的话,总觉得与常宁苏清煜二人说道,很是不搭。

眼前的陆寒轩再昏迷,也是个大她很多的成年人,对着一个“长者”,她说着这些就像小孩的童言,闹一闹就过去了,再加上他又“听不见”,自己的自言自语也不会被笑话。

“我要有一百两银子首先就将家中给修缮了,别人家都起了砖房,我们家还是土房…。如果有二百两银子,我就再开两家茶馆。如果有一千两我就将这条街盘下来,成日吃饱喝足摸肚皮,到日子等着收租子…。或者等弟妹都大了,我可以带着一千两去江南。我是没出过京城,倒是见过不少敢来京城科考的江南学生。他们很很谦逊柔和,不骄不躁的,很好相处。我还听客人说过西域,他们说西域风沙大,很容易迷失方向,那里的人都长着玻璃珠子一样的眼睛,头发颜色五颜六色…你说,那要多奇怪?那不就是说书先生话本里的妖怪?”

陆寒轩原本烦闷的心也随着她几声银铃一般的笑声开朗了。

真是财迷…还是个寂寞的财迷。

江南很美,无论男子女子都温温吞吞的。不过那里也分好人坏人。

西域干燥,玻璃珠子的眼睛有蓝有绿,但他们不是妖怪而是人,若比较起来,西域人更加爽朗豪放,好酒好肉的交谈,好聚好散的交往。

陆寒轩的思绪也跟着她的话题飘向了天南海北,虽然每次她口中的地方,看到的景象并非小兔说得那么美好。不过听着她软软干净的声音,那些印象中的城市模样变成美丽的水墨画。

他,竟然眷恋起这份悠然自得的宁静。

那眷恋化成陆寒轩嘴角若有若无一抹笑,那懒洋洋的暖意从陆寒轩的心脏流淌向四肢百骸。

他享受背后女人濡濡软软的音调,将自己被风霜打得千疮百孔的心塞满了糖。

这只小白兔…应该是特别的。

常晚絮叨的嘴巴有些干,她喝一口茶然后又瞄一眼“木头人”。

“你口渴不渴?我下去烧粥,五日不吃东西,你没被毒死也会被饿死的。”

喃喃飘远,细碎的呢喃没了,耳中的叨唠也没了,低声浅笑没了,采菊东篱下的悠然也没了,剩下的只有陆寒轩喉咙中的一抹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