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169章 大同会考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85 2016-07-03 20:03:04

  接下来的会试在南城贡院举行,大同上下千余贡生汇聚京城,会试由礼部司主持。礼部派两名主考官,十八名同考官。分三场举行,三日一场,第一场在初九日,第二场在十二日,第三场在十五日,亦先一日入场,后一日出场,共考九日,贡生入了考场大门,即刻门上落锁门缝贴封。每个贡生入一“单间”,单间又称为“号舍”。一排长近百间面朝南方,号舍备置号灯和水缸,可供考生夜间行路,白天饮水之用。

两排号舍之间留约四尺宽的长巷,号舍屋顶盖瓦,每间隔一砖墙,每号对面的墙壁上留有小龛,可以放置小炉以热茶水,贡生自备干粮,七天九夜吃喝考试都在小单间里。

在每排号舍的尽头有一间粪号,谁要去方便不能说话,只能用牌子来表示,牌子正反两面都有字,一面写着“入静”,另一面写着“出恭”。可想这如同收监一样的环境,能让贡生们进去意气风发,出来时足够邋遢!

三场所试项目,四书文、五言八韵诗、五经文以及策问,九日说长也不长,有些贡生已是白发苍苍,一步三抖,但是只要入了考场,哪怕是老了病了,白纸上的答案必须洋洋洒洒行文流畅,否则十年寒窗,只能重新再来。

贡院,里面有三层,每一层都有重兵把守,以检查考生是否夹带作弊之物。若被发现当场鞭笞,取消贡生终生科考资格,且要被游街示众一月。

这不,前日有考生在足底写了几行小字,没想监考看出他走路姿势前倾,踮脚前行,立即让他脱鞋查验。如今那考生已经连续三日被驱着游街,今日一早在驿站吊了脖子。

世道如此,可寒门子弟还是挤破头皮上了独木桥,多少是为大同,多少是为自己?

常晚每天一早一晚都会站在贡院外,眼巴巴的看着里面,心里不是想着小弟高中状元,而是想着考试期间自己给他备的大饼可还够,号舍中的水干不干净?以前开茶铺时,听得入京赶考的贡生出来感叹,说着哪个城的张秀才喝了馊水染了疟疾意外死亡,还有的则是被藏在号舍屋檐等处的毒蛇咬死的。

常晚揪着心,每日都会来这里看着,等着,听着消息。别人盼着儿女兄弟高中,而她却想着他平安出来!

“唉…狼崽子能不能适应离家的九天?一走,怪想他的。”

什么时光如过隙白马,说得真对。

六年,真快。

一眨眼,小崽子高了自己两个脑袋不止。他高高瘦瘦穿得简朴,头顶还是一根黑木簪。夜晚他会负手而立于月下,嘶嘶哑哑的念一段她听不懂,却好听极了的小诗。

然后他会扭头对自己眨眨眼,问一句常掌柜,我做得诗,你可喜欢?

反正她听不懂,可还是由衷的沉浸在他翩翩风采中。

“喜欢。。”她说得骄傲,因为这是她常晚的弟弟。他的俊俏众所周知,他的才华东城相传。

每次这么说时,他会眉头一挑,喜上眉梢。丹凤眼中盛着月亮,亮堂堂的神采奕奕。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有些时候,就是两个人哄着彼此开心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