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215章 想要了她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54 2016-07-26 20:08:33

  苏清煜张开手,修长的指头因为常晚这些年的疼爱,没怎么干过粗活。这个傻女孩…她守旧倔强,自诩长姐,揽过苦活累活,疼小妹,重长男。同样也知长幼…

在她脑子里那两根筋,认为她是长姐,他是幼弟。男孩出息了,她苦着累着没关系…所以她的小手,手心有烙下的烫伤,手背有砍柴时的刮伤,手指有做绣品的针眼。

一双手可以看女人是贫富,是否受苦。他争着做,却被她呵斥。他是乞丐,没想在她手心里成了饭来张口的皇帝…那些伤她瞒着不说,他却次次知道,之后也不再明问,转而嘱咐常宁多做一些,她伤了时多为她换药。

苏清煜将常晚的手指从她握紧的拳头中展开,一根一根的放在嘴旁亲吻,想吻去旧忆中磨难留下的老疤和新伤。

你那么好,

怎么让我,不去爱你…

如果世间在你那停住,时间在我处疯涨该多好。这样我不用等,你不用回头。我足以强大的时间,为你挡住前方所有的危险和黑暗,你只要在我身后,一起向前走就好。

想到这,狼崽子眼眶又红了。

瞧,发烧多好,你就在我身边照看我,依偎我。

而我晕乎乎的心都软得不成样子…

“哈…哈…”如果…你现在睁开眼,告诉我你爱我,我就什么也不想,跟你回乡下种地,吃红薯窝头…。多好。

狼崽子滚烫额头靠在她冰凉的额头上,舒坦…

收紧凑近…他包住常晚的手,的薄唇再次贴上她微微张开的红唇。

小心翼翼。再小心。怕把她碰碎了,怕把她碰醒了。

绵长的心事憋在苏清煜的心里,爱意碎在交织的呼吸里,心疼会聚在掉落的泪珠里。

真的一碰上瘾。狼崽子脑袋越来越昏沉,他不由自主的伸出热烫的舌头描绘那儒软一遍一遍。

真的一碰难离。他心压在嗓子眼,咚咚咚的要窜出口。气息早就紊乱,他迫不及待的中舌头刮着她的牙齿,火舌又控制不住的深入她幽茶香四溢的口腔。

舌入入了深水幽潭的灵蛇,它欢快贪婪的摆动,轻轻的触碰爱人口中软软的小舌。

好软,好甜…他卷着她的舌头,想将她的丁香勾到自己口中。

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侧身而卧的狼崽子吻得无章法,小心翼翼变得急不可耐…他的腿开始缠着她的腿。伸长着脖子将自己的气味渡给身前的女人。

我的…我的…在我的床上,就是我的…

烧吧烧吧!把理智都烧了,把他也焚了。

他的手匆匆而下,撩开常晚的衣襟,放到梦中的巅峰上。他整个人都颤抖了…柔软,一手的柔软让他的舌缠得更凶…

“唔唔…”常晚不安的扭动,被苏清煜握住的胸口急促上下,左右蹭着狼爪…

胸器能杀狼…狼崽子鼻腔很热,狼爪子也不由自主的一收…

让我要了她再死也甘愿…

让我要了她…

狼崽子脑海里窜入这句话:

苏清煜,离开!离开!再晚她就要醒了,知道你这样她会不要你!

苏清煜,再来!再来!就是让她醒,告诉她你爱她,不要再做鳖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