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179章 左右扇形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50 2016-07-08 20:14:59

  常晚咬咬牙,将他的发辫拨开,伸手摸向这人的背脊。

烛光下,自己的手掌上尽是鲜红的鲜血。

“果然,你流了那么多血…”

常晚愣愣的看着自己血污的手,另一想法又冒了出来:

他…真的很特别…自己怕脏怕血的癖好在这个男人面前也都不作数了。

常晚利落的拿起剪刀,将陆寒轩后背的黑袍剪开,还小心避开粘着皮肉的部分。

烛光里,陆寒轩健硕又疮痍的背脊暴露在空气中,也硬生生的闯入常晚的眼帘。

咣当,剪刀砸在地上,常晚退后两步,心惊的看着:

陆寒轩的背上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好皮,上面有些是陈年刀剑伤,还有这次翻着皮肉的鞭伤,最恐怖的是这人陈年刀疤旁密密麻麻的纹着小小的正字。她秉着气,数着一共二十七个“正”。

谁会在背脊上纹着难看的“正”?他要记录什么?他又要记下什么?

就像她最初在东城门边上摆茶摊时,记录每日卖了多少碗茶水,画的四竖一横一样。

常晚捂着嘴巴,颤抖着手指轻轻地最后停在了这人的左肩膀,那里应该是被揭去了一块皮,那没皮的形状是一片扇形。

不挖去的不是皮,是剜去了一块肉,以至于那片扇形凹陷在他的肩胛上。

脑海中电光一闪,轰隆!常晚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发抖。

这样的伤疤,还有一人有,那就是她的小弟,苏清煜!只不过,小煜的伤疤在右肩,形状也是差不多的模样。她记得那时他刚进常家,洗澡时看到的犹如扇贝更像扭曲的蝴蝶半翅一样的烫伤。小煜说那是他如了丐帮没多久被独眼龙用火钳子烫出来的形状!

如果是旁人,她不会多想。

可偏偏,眼前的男人和少年苏清煜一瞬两瞬太过相似,以至于她和小煜生活六年,也被那一瞬迷惑了眼,分不清。

肩膀上的伤这是巧合?还是…。

起身再看,她用手轻轻描绘凹进的边缘。回想着为小煜小时洗澡时同样勾画的动作。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如果你醒来,请告诉我你的身世,这对我十分重要。”

她记得苏清煜说过,自己无父辈,生来乞丐命,跟着自己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儿。他说得越幸福,她这个做姐姐的越心酸。可是如果,苏清煜有名有姓,有父有兄,他就不是乞丐命,可以入宗堂,可以行成人礼…

如果,她替他找到了家,他肯定会高兴,也许…找到家寻到根儿…就会离开自己和常宁吧。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心中莫名的伤感涌出眼眶,点点滴落在案上的男人的背脊。

趴在案子上的陆寒轩心头大振,只是碍于毒发,没有明显的动作,只是宽大的背脊微乎其微的一颤。

他后背翻着肉的鞭伤上正淋着常晚的泪珠子,那感觉就像骨头缝里钻进火花,燎得刺疼,是真的刺疼。

常晚眼前朦胧,才知道自己疯了一样不能自已的哭泣,她急忙用袖子抹去清泪,手中的温热毛巾陆寒轩擦拭血淋淋的背脊,轻轻地避开粘着肉皮的衣料碎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