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144章 庭长夫君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48 2016-06-21 20:03:12

  常晚放声大喊,不怕场面更乱:“大家快来看!快来看,这可是张亭长的媳妇儿坐地耍赖啊!快快快,将张亭长也喊来,看看这就是张亭长天天给父老乡亲说得妇道!”常晚乐呵呵的指着坐地打滚的老女人,吆喝来了更多的小商小贩。

“小宁啊,这大热天儿的,去去,找个盆子,去打冷水去。”常小宁嚼着糖豆看着姐姐斗恶妇正看得起劲儿,一听吩咐更是摩拳擦掌,将怀中的小包甩给苏清玉,拔腿就要跑去。

“小宁!等下!”苏清煜拉着小宁在她耳旁说道什么,小宁两眼放光,圆圆眼睛轱辘轱辘转悠。

“二哥,你就放心吧。”常小宁眨眨眼,断腿飞快的跑开了。

那边还真有人爱热闹,早在争执之初就跑去府衙附近的申明庭找到了正在给人宣讲&;amp;lt;大同诰&;amp;gt;的张庭长——张恒久。

亭长不为官,十里八乡之中有威望的“老人”,重的是德育,看的是品行。他们辅助衙门调解矛盾,宣讲布告事宜和律例。总归庭长是介于民与官府之间的人物,亭长虽不为官,却是衙门老爷们也要给几分薄面的人物。

远处两三个风尘仆仆几个青衫宽袖,额系网纱的灰须老人匆匆赶来,他们脚下虽急步却不乱,中间的一个就是坐地打滚张氏的相公,张恒久。

张恒久蓄着三寸长的山羊胡,两鬓白霜,细眉脸长,身骨精瘦健朗。如果此刻表情不是绷着,眼睛不是瞪着,额上没有汗珠子,脚下掉了鞋子,怎么看也是个沉稳古板之人。

“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快起来,坐在地上像什么样子!”张恒远身板不高,人也瘦,可声音却大得很。

“夫君啊!你可来了!我。。。我被这个小丫头气死了!”张氏勒紧了胸口,啊呜一声扑到张恒久脚边,白粉掉渣的脸上终于挤出了三四滴泪,将她白面厚粉阴湿了两道,乍一看更是丑得瘆人。

下一秒张氏软了身子,翻着白眼作势要晕。

“夫人,夫人!”张恒远压低声音,弯腰支起张氏的背脊。自家女人什么脾气,他是了解。年轻时,他是教书先生,没做亭长,她在家中也泼辣,可在外面还是给自己留着面子。

平日里自己夫人除了爱和其它老妪唠叨琐事,也懂得分寸,不给自己惹麻烦,有时还帮自己将布告要闻说给那些不识字不懂事的老妪听。

他是有涵养的人,现在看着自己夫人散了头发一身邋遢,扯着自己的裤脚喊人,分明是坐地撒泼。张恒久嘴角抿着,心中有些厌恶。

不过能逼得夫人在外面撒泼,对方也不好摆平,他身为丈夫又是庭长,这种时候怎么处理又要公正还要护着自家人?!就在他像弯腰思索时,不知从哪里冒出的瓢泼冷水,直接迎头泼过来…

“啊!”眯着眼睛装晕的女人大叫一声,半遮着自己的丈夫莫名一推,让她坐在原地呛着满口满鼻冷水,脸上白面似的粉直接成了浆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