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91章 绵延噩梦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20 2016-05-30 20:07:47

  常晚小嘴一撅,探头看着窗台木板下的孩子:

“我一早就等你,今天怎么现在才来。”

“是二妞病了。我照顾了一夜凌晨才睡去。”稚嫩的童音回道。

说罢,一个七八岁的小乞儿举起一口空锅递给常晚:“你莫担心,小煜哥给的银子还够,要是真不成我再带二妞去医馆。”

“若是钱不够,你开口,有病一定要治。钱收好,莫让别人抢去了。”常晚蹙着眉头,一脸担忧,又翻着钱袋,递给小乞丐三十个铜板:“拿着吧,去买点好吃的,别像你笑煜哥哥一样只长大脑袋!”

“我不要,常姐姐,我真有钱。”小乞丐眼睛红红的,向后退了一步,不敢碰常晚干净的手。只是将一口锅子递过去。

常晚一声叹,将手上的铜板又收回来。她接过小锅,舀出清水将小锅刷洗干净,又从店中的粥锅里撑出百合白米粥倒入小锅中。

不要钱的乞丐没有,要有就是苏清煜交代了他们。

“三宝的腿好些了么?”递过小锅,常晚趴在窗台看着又黑又瘦的小乞丐。

“谢谢菩萨常姐姐!”小乞丐抬着袖子使劲儿擦了眼泪,看向常晚的眼睛里是欲言又止期盼。

呵呵,这眼神,常晚明白。

当初苏清煜赖在小院中,就是这副模样。

“常姐姐,我走了,他们还在饿着肚子…”

“嘿,这孩子,跑得还真快!”常晚拖着腮,远远望着端着小锅跑走的孩子。

五年前,狼崽子也像他那么大,只是脸皮更厚,更无赖,所以成功的成了她的家弟!

跑走的孩子叫狗蛋儿,是出了事儿没多久,苏清煜领回来的。

出事之后是什么情景?现在回想起来就是一场绵延的噩梦。

那时她只记得常宁,只记得三间房。

那是不能回忆的疯癫——————

她在院子里坐着,天上飘了雨。

【啊!脏!脏!脏!血啊!!好脏!!啊!】

常晚看着手掌中滴答的雨水,两眼惊恐的尖声大叫。

苏清煜想凑近,却又不敢,因为前几次只要自己碰着她,常晚就会拼命的抓挠被碰触的皮肤,挠红了挠烂了不觉疼。

【小宁!这不是办法!不是办法!】

苏清煜急的跳脚,他接着常宁递过来的绳索紧紧拽着,看着那一头系在常晚腰部,扯着常晚不会对着小院的墙乱撞,撞得头破血流。

天阴沉的落了雨,他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常宁亦是。

常晚疯了。他们的家姐,撑着这个家的人疯了!

那日回到家后常晚开始昏睡,是苏清煜和常宁用热毛巾一点点的擦净常晚身上的血迹。两人还没喘口气,还没穿好常晚的衬衣,常晚突然醒了,一张眼看到赤裸的自己。

白花花的胸脯,大腿上有热水擦不去的紫痕和指印。

【脏!脏!脏!】

常晚突然大叫,疯狂的开始拍打抓挠自己身上的痕迹。

常宁顿时吓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打翻了身后一盆脏污的水。

哗啦啦啦…

黑红的脏水和难闻的血味充斥了南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