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93章 烈茶烈女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16 2016-05-31 20:15:30

  【二哥,你看到了吗?!我姐这是要寻死路,她想跳河!她想跳河!】常宁摊坐在屋门口,一手捏着苏清煜的裤脚,小手指着小院中前后摇晃的女人。

而苏清煜白着小脸,两个眼睛惊惧的看着雪白的常晚。

跳河?

这就是她想起苦痛的结果?不要!常晚不能不知不觉就没了生息!

【小宁,我去灶房烧热水,你去告诉常姐姐,河水又脏又臭,没有家里烧的水干净,要洗澡,就要乖乖的。】苏清煜的声音从胸口震荡而出,绷得紧紧。

常晚安静了伸出两臂对着左右局促的常宁,模样像个孩子,她听到了苏清煜的声音,突然笑的开怀:【洗澡…恩…洗澡。。】

苏清煜不忍再看转身奔入灶房…

水热了,木桶烫了,升腾的云雾糊了苏清煜的眼,脸上的水珠,是擦不干的泪。

那时他还不明白,这撕心裂肺的疼,叫做喜欢…

从那日起,常晚事儿是懵懂的五六岁孩子,时而是狂躁自残的疯子。整整半年,常晚腰间总会拴着棉布长绳,长绳两米长,拴在小院正中间的石桌下,方便她在小院里活动又不会冲到四面的墙上。看着常晚的人不是苏清煜,是常宁。

之后苏清煜坚持在东城城墙边上摆着茶摊,茶未变,只是在茶摊前扬着番,番上大字写着“烈茶”二字。

古来有烈酒,辛辣入喉,非大丈夫莫饮烈酒。

古来有香茶,温润入胃,非大贤德莫品香茶。

茶性温。

苏清煜偏偏抹去了茶的温柔性,烈字当前,他用无声胜有声的表达,撑起常晚刚烈的性子。

秦家霸气无人敢拦,无人敢说,常晚受了欺负,还要遭到街巷谣传的骂文!

烈茶二字封悠悠众口,止闲言碎语,骂那些五十笑百的冷漠街坊,骂那些只会勾心斗角不问民生所向的瞎眼官僚!

白色的番,黑色的字,明晃晃的飘荡在东城边。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众人,贞节烈女不是立在街头巷尾的石碑,不是圣贤书中的教条,更不是市井妇人的唾沫星子。那是常晚用银锭子砸出来的,是常晚用刀子捅出来的!

东墙边的铺子一直摆着,东城门的军爷没敢再来要茶。

在他们的地界,出了人命才敢上前阻拦秦天,非好汉,喝烈茶?

他们不配!!

苏清煜就冷冷的站在炉火旁,不苟言笑的看着不远处的集市,而那些小贩心虚的将脸别到一旁。

街角胡同坐着的那些无聊妇人,在被苏清煜泼了热茶后,再也没传出任何风言风语。

一日两日三日,茶铺没卖出一碗茶水。四日五日六日,来的是书院的王院长,他一坐,摆明了态度,惊得街坊又热议了几日。

“清煜啊,你姐姐的事实在可惜,你也莫要太伤心,万事学业为重!学业为重!”

苏清煜盛了茶,恭敬的放在王院长眼前,一双精致黑眸扫过王院长一身华贵的装扮,不像瞧人,像是来下圣旨,心中已明了王院长打得什么算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