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72章 郝的私情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200 2016-05-24 20:02:50

  被打手打到墙角的郝夫子捂着头,对着令人发指的秦某大喊:“放开她!她是我未过门的妻!按照大同律,我可以直接告玉状!让你拨皮挂在午门口!”

这句话确实管用,秦某将脑袋从常晚的脖子上抬起,眼睛眯成一条缝儿,有了一秒的清醒:

抢占民女,他根本不怕,一打银票就能摆平,可要是真抢占人妻,真告到了皇帝那儿,真有的麻烦。

“唉唉,你可是第一个让我如此冲动的女娃儿,你等着,哥哥我改日找你!”秦某笑得恶劣,下体又对着常晚的大腿一动,撅着嘴呱唧亲上了她的耳根:“等我哟,等我摆平了你的未婚夫,我们一起乐呵!”

秦某松开常晚,提起裤子,看着地上下体衣料凌乱,扣着喉咙的的常晚眼睛更红了。

“走,兄弟们跟我泻火去!”一声笑,秦某大摇大摆的走出巷子。

常晚呕出一地碎物,小手不停的抠着被恶人舔舐过的脸。。。

脏。。。。脏。。。。脏。。。。

一身墨香蓝袍遮住常晚的身,郝夫子坐在常晚身旁,抖着手将常晚的小手握住。

“没…没…没事儿了,别这样,你还有弟弟妹妹,你不能瞎想,你…我…送你回家…”

冰凉汗湿的手让常晚惊慌,她狠狠一甩,扬手就对着眼前的男人一个响亮的巴掌:“走开!走开!别碰我!别碰我!”

郝明旭的脸火辣辣的,他摊开两手无措的对着发狂的女孩说道:“我是郝明旭,我不碰你,我不碰你!你冷静,冷静。。。我是苏清煜的夫子,你记得吗?苏清煜!”

“小煜。。。郝夫子。。。”

好半晌,常晚的眼睛里才有一丝清明,她猛然抓紧身上的袍子,眼睛里对上了一双青紫的眼眶:“郝夫子。。。你怎么在这里。。”

嘶哑的声音让郝明旭心中一紧:“你每日快到晌午来送茶,街坊早就传你是我未过门的妻…所以有好心人告诉我的。”眼前的郝夫子一头汗珠,眼神飘忽不定。

“好心人?呵呵呵。。。”常晚抹干了眼泪,笑得满目疮痍。她根本不信,却也不想再问原因。

郝夫子的欲言又止,她也想点到为止。

郝明旭顿下声音,扶着墙站起来:“刚才一时情急,言语上不妥,毁了你的清誉,你别放心上。如果那时我能像今日一样多点勇气去京城告了那姓林的,也许她和我也不会有了今日…”

阳光下,郝夫子的脸撇到一边,声音林满是沧桑。

常晚没去看郝明旭,现在的她已经无心关心他人的情事。

“茶壶碎了。。。”

“碎就碎了吧!”郝明旭转过头看着垂泪的常晚。

他未说的实情是:每到她送茶的时间,他都会站在巷口等。想看一眼常晚的心思,大过想喝那人送来的茶。这种龌龊的私情他藏得深,生怕常晚知道了再也不会出现在面前。

旧情躲不掉,新人不能爱…活该活该!

“郝夫子,谢谢你,这袍子请您收回去。。。我不能穿。我回东城茶铺,你也不用跟去…”

就算落了难也不想和自己扯上关系吗?

我果然…配不上啊!

明旭披上衣裳,捡起帽冠带在头上,苦涩一笑,湮没了还未开始就早已结束的情缘。

“是我欠妥,你等一下,我给你买一件衣裙。。。”

常晚看着郝明旭的一扭一扭的背影,蜷缩在角落闭上眼。

一身清白,就这么一刻之间全毁了,谁来告诉她自己是该抹了脖子跳黄河,还是继续撑住已经散了的四肢百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