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8章 死巷初遇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045 2016-05-09 17:41:57

  娘曾说:“晚儿,如果娘哪一天不在了,你就用草席一卷扔到山底去,千万别设什么灵堂,那都是要花银子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和你妹妹能衣食无忧,再不行别饿着肚子……”

常晚抬头看着今天热辣得出奇的太阳,可她却抖着牙齿合不上嘴巴。灵堂她设了,坟地她挖了,墓碑她立了。她没听娘絮絮叨叨的嘱咐,因为她知道娘一辈子想活的体面,却因为家穷只能穿洗的泛白的旧衣。

如今常晚花了自己娘留给她的压箱底的嫁妆钱,用最后的体面还娘从不抛下自己的恩情。

娘,你怎么这么就走了呢……我不要珠钗不要步摇,我只要你还像往日一样站在灶房门前,告诉我这菜盐放多了,那菜醋放少了!

烈日当头,常晚站不住,抬胳膊下让自己昏眩的太阳。胳膊一抬手里的绿口袋打在脸上。绿口袋里传来的温热,让常晚回神。她怎么接下郭婶子塞给自己的烧饼的?她怎么忘了给钱?或者有没有说声谢谢?

绿色的袋子遮住脸,常晚几个步子跑到砖房相接的死巷里……嚎啕大哭……

她撑了好多天……这次哭完她还要撑着,撑着自己,撑着妹妹……撑起这三间土房,撑起娘曾经撑起的家。

“我该怎么办,娘,我该怎么办……”她这年她十三岁,未成妇人,还算孩子。

死巷的角落蜷缩着一个满身臭味的男孩,他从膝盖中抬起头,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丹凤眼。他听着呜呜的哭声,看着在不远处的墙边靠着和他姿势一样的女人。她穿着粗布白袍,宽宽的袖子退到了肘,披散的黑色长发垂在她环抱的胳膊上,和她干净的白形成鲜明对比……

……有什么好哭的,能有自己惨?他皱眉心烦,心想着再来里面一寸他就把她吓跑!这里是他的地盘!

不过,常晚腿边的绿布口袋引起了男孩注意,那里面露出黄黄嫩嫩的边角!男孩像只闻到腥味的野猫 ,两眼放光:这绿布口袋可是入了自己的地盘,该归我!

一想通,男孩直接趴跪在地上猫着腰顺着灰色砖墙移动……还差两米……还差一米……

男孩的丹凤眼里闪着狠厉,他伸出瘦弱漆黑的脏爪子一把向着绿口袋捞去……

“谁!”

哭泣的常晚鼻子没失灵,她只觉得周围的臭味越来越大,一回头正好看到一个顶着宗黄色成条打缕乱发的男孩,眼睛狠辣贪婪的看着自己的绿布袋,此刻他的手正抓着口袋一角。

“你在干啥!”长晚一把按住口袋口,紧紧一抓将绿口袋抢回来。

这一刻那孩子眼里露出执拗的光,倔强的抬头狠狠的瞪着自己,好像是她在夺了他的东西。

狼崽子!

这三个字就这样蹦出脑海……

“那是我的!”

果然,这个乞丐恶狠狠不通人性,更不讲道理!

“撒手!撒手!”常晚高出男孩一个头,她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恶臭又来,她赶忙憋着气,不想多纠缠,她奋力一扯将绿袋子拽过来,连同扯过了脏兮兮的男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