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误惹霸道狼君

第7章 大悲无泪

误惹霸道狼君 转生流浪君 1189 2016-05-09 17:41:57

  这几日太阳正好,挂在小院竹竿上的红布被晒出了太阳的暖香。常跳踮着脚将红布扯下,细细的折起,然后拿起竹竿敲打扑在旧桌上的棉花。

这间院子有三间土房,一间灶房,两间卧室。朝南的是自己和妹妹小宁的,朝东的是母亲许玉花的。周围的家家户户陆续盖起了砖房,因为砖房结实也衬得出京城的地位。能在京城安居落户是这个盛世王朝里贫民百姓的愿望。

常晚的生父在她一岁那年被抓去充军,母亲等了一年却等来了边防的报丧。寡妇门前是非多,没了男人她也要背着女儿下地干活,伺候公婆,日子多苦却也磕磕碰碰将常晚带到了四岁。那年母亲十九岁——成熟美丽,期间不少人是来家中说亲。可常晚爷爷奶奶有私心,盘算着让母亲嫁给他们的小儿子做童养媳。

是夜,麻利能干却性格倔强的女人带着四岁的自己逃了,她说:人啊,要干干净净,我嫁给谁也不能嫁给小叔子!就算再穷也不行!

爱干净,守本分,有良心就是大字不识的许玉花教给常晚的。所以常晚从小就有爱干净的习惯。她们家再穷,这三间土房和小杂院还会被小晚儿打扫得整洁,家里的衣服洗的干净,上面的补丁针脚整齐。

“快去!快去……晚儿!快去街口!”冲进院子的是一个壮实黝黑的少年,他一脸大汗冲着常晚喊道。

“郭……郭子哥?!”针角一抖,刺入手指,她顾不得疼,扔下红布惊慌的站起来跑过去问:“出什么事了?!”

“许婶子她……”

“我娘她怎么了?!”出事了?今早娘说带着妹妹去东街,看看摊子上的珠钗步摇……她说,闺女出嫁该有的首饰不能少……

小院里撤下了了红布条收起了白棉花,挂上了肃穆的白布,简单的布置了灵堂。

小妹常宁是看着母亲出事的,娘被马车踹上时,她就在母亲的身下。曾经被街坊邻里称作克夫克子的娘,终于用自己的命护住了继女的命,多少堵住了说过闲话的街坊邻里的口。

“娘!娘!”此刻继妹喊得比自己伤心,多少这一刻这声“娘”喊得真真切切。

常晚跪在火盆边烧起一打纸钱,对来得人磕了又磕,直到额前流出了血才被郭家婶子揽在怀里:“你娘是命苦,姑娘你的命也苦!”她掩袖子擦泪,张张嘴欲言又止。

“李大娘,我和郭子哥的婚事还是算了吧,我娘走了,我理当守孝三年!”

晚儿低着脑袋,白色的孝帽掩住她的表情,只见她轻轻挣开李大娘的怀抱,郑重的对着她磕了一脑袋:“李大娘,晚儿谢谢您这几日的帮忙,您和郭子哥的大恩玩儿铭记在心。”

“你这苦命的孩子呦!”李大娘直接将晚儿揽在她软软的胸脯上,一声声的哭丧 :“你别怪你婶子,别怪你婶子……”

怪?她怎么能怪别人?怪命!就像她的娘,一辈子也就求守着丈夫孩子安稳平静,最后不也年纪轻轻撒手而去?

灵堂前后有个傻大个忙里忙外,那就是自己本要嫁的少年。少年十七,大她四岁。从小这傻大个总会跟在自己身后小晚儿,小晚儿的唤着。安稳平静原本几步之遥,可一转身已经隔了千山万水……

常晚摩挲着又干又疼的脸,闭上涩的生疼的眼睛。她挤了挤眼泪,压在心口的那重重的酸胀怎么都发泄不出来。

大笑无声,大悟无言,大悲无泪。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