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91章 只爱妈咪一人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17 2016-08-18 20:00:41

  夜深了,凌市长就那样躺在路边,任由雨水冲刷,听着身边偶尔驶过的汽车,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为什么?如果是他的错,为什么却要让他的孙女为他承担?

冷风袭来,吹得雨丝四下飘摇。

凤家,正在聚在一起吃晚餐。自从乔晓宁住在这,每日全家聚在一起吃饭成了必然。凤湛越发地喜欢这个孩子,甚至对乔以萱也不再那么讨厌。

乔以萱在得知凤千绝深陷险境,市长逼迫他娶别的女人,她竟然不吵不闹,安守本分。这个女人的胸怀不容小觑。

乔晓宁像往常一样,坐在凤湛的身边,吃着自己喜欢吃的食物,只是时不时地撇一眼凤千色,看看对方有没有用那种可怕的眼神看着自己。

就在这时,凤门的一个人前来汇报,凌市长出了车祸,凌莹莹被劫走,市长并无大碍。

凤湛起初只是点点头,可是随即就发现了问题,他让凤千绝绑架的是市长,怎么把凌莹莹绑走了?

凤湛疑惑地把目光投向凤千绝,其他几人也是,甚至乔以萱也有些不自在,凤千绝绑架一个美女是什么意思?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真想揪着他的耳朵问清楚。

凤千绝愣怔了一下,抓住那个人再次确认了下,眉头便皱在了一起,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人不是我绑架的,我还没想好怎么动手。有人抢在了咱们的前面。”

此语一出,众人哗然,不是凤千绝,那会是谁?谁还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敢绑架市长的女儿?

凤湛低头不语,暗中猜想会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老二,不会是你想金屋藏娇,故意绑架了凌莹莹了吧?说起来你还是想跟凌莹莹结婚,对不对?”

凤千色狐疑着,眼神怪怪的盯着凤千绝。其实他知道不可能,可是如果这样说,乔以萱便会这么想,就算事情澄清了,乔以萱心里也会有这种芥蒂。

“大哥,你说这样的话不怕遭天打雷劈吗?”凤千绝冷冷的回应了一句。

凤千色语塞,冷哼一声,低头吃饭。

“我爹地肯定不是那种人,我爹地只爱妈咪一个人。”乔晓宁看不过去了,顺嘴就秃噜出一句话。

乔以萱一听不得了了,谁是你爹地?你倒是认祖归宗的快!

“小孩子不懂事,我先带他回房间。”乔以萱抱起乔晓宁逃之夭夭。乔晓宁一百个不情愿,那个大闸蟹刚啃了个爪,最好吃的蟹黄还没吃到嘴。妈咪太霸道了!

凤千绝却得意地笑笑,凤千色,被一个小孩子打了脸,滋味不好受吧。

“我觉得这事恐怕超出咱们的控制了。老大,你去让你的人手控制一下,捣乱的只允许咱们的人做,其他人敢趁火打劫,直接给我收拾了。另外派人去查一下,到底是谁绑架的凌莹莹!”凤湛目露凶光,恐怕这件事还是上次那伙人所为,他们就是盯上了凌莹莹,嫁祸凤家只是顺手的事。

凤千色暗叫一声苦,现在闹得满城风雨,要控制起来哪儿那么容易?

他撇撇嘴,吃掉几口青菜,放下筷子便退了出去。凌莹莹,哼,上次怎么没直接撞死?撞死了多简单,现在凤千绝已经在监狱里,还用的着现在这些是非?真是没事找事。

凤千色没好气,凤湛看在眼里也懒得管,心里想的可能是凤千色本来就看不惯凤千绝,这替凤千绝擦屁股的活,让他去干,有情绪也算是情有可原吧。

雨哗哗地下着,别墅楼顶的排水管发出轰鸣的声响,雨滴拍打在玻璃窗上发出一声声脆响,汇聚成一条水线沿着玻璃窗留下。

大街上已经少有行人,过往的车辆也是疾驰而过,没有任何的眷恋,就如这个城市的过客,匆匆而过。

整个城市被阴雨和近日的暴乱笼罩上一层阴郁,各家灭了灯光,或有人依偎在床上窃窃私语,或有人为近日的遭受而叹息。

乔晓宁已经睡熟了,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为什么,特别喜欢这种下着雨的天气,不用哄,不用劝,就能安心的睡着。

可是,她却睡不着,她看着窗外的雨,一片漆黑,偶尔有车辆经过闪过一道灯光,转瞬即逝。凌莹莹被绑架了,这个城市现在处在一种危机中,凌莹莹被带走,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就如乔蜜儿一样,被人糟蹋,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忍受的痛苦。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不管她做了什么,也不该承受这样的苦楚。她担心,她期待着凌莹莹能够没事,她甚至想着第二日醒来,凌莹莹能像往常一样出现在凤家,指出凤千绝的错误,让他娶她。

在凤家的大门外,一个穿着一身银灰色西服的男人敲着门,他全身湿透,雨水顺着脸颊流淌。他的眼睛里满是血丝和绝望,他一下一下敲打着门,似乎在控诉这个世界的不公平。

“敲什么敲,这都半夜了,都睡了,有什么事明天早上再来吧。”一个门卫喊了一声,便又重新关上门。

“我是凌市长,麻烦你开开门,通报一下凤老爷子,就说我有紧急的事求见。”

凌市长声音沙哑,有气无力,早已没了当初的气势凌人。

那个门卫一听是凌市长,也不敢怠慢,暗中嘟囔着骂了几声,就进去通报了凤千色和凤千绝。在凤家除了凤老爷子,就是这两个人做主。凤老爷子年事已高,本来睡觉就不安稳,他可不敢贸然前去打扰。

凤千绝快速的起身赶到客厅,凌市长已经被请了进去,有人递上干燥的毛巾,同时呈上温热的酒给他驱寒。

凤千绝见到他的那一刻有些吃惊,这个人在这么几天,已经落魄到这种程度。

“凌市长。”

“凤二少爷。”凌市长开口便是满腹的心酸,哽咽难言。

“凌市长,不知深夜拜访,所为何事?我想总不会是为了让我娶令孙女吧。”

凤千绝话里有话,带着明显的讥讽,当初你气势凌人的来逼迫的时候,可曾想到会有今时今日?

“唉,凤二少爷,就别提那事了,都是我和莹莹一时想不通,给你们带来了麻烦,实在是对不住。”

这是凤千色也赶了过来,一看是凌市长,就有些不耐烦,这些日子也把他搞得心神不宁。凤湛不知怎的也来了,他似乎整夜未睡,就在等着凌市长的到来。

“凤老爷子,实在对不住,这么晚了还把你叫起来,我实在是,实在是没办法了。”

凌市长说话哽咽,把一个人逼到这份上,凤湛也觉得自己做的似乎有些过分了。他当时是气过了头,就想着要让自己的孙子摆脱纠缠,下了一步险棋。

“别这么说,毕竟是我家儿孙差点造成不可挽回的错误,我们是有错的。只是不知,凌市长深夜到访,所为何事?”

凤湛对下人摆摆手,就有人拿了条毛毯给凌市长披上,全身湿透的凌市长,就算是夏天,不免也会着凉。

“唉,一言难尽。我被纪委审查了,这倒是无所谓,人怎么活着都是活着。可是,就在我准备去检讨的时候,路上,莹莹被人绑架走了,至今下落不明,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找您。我,我实在是不敢想象,我孙女会落得怎样的后果,我……”凌市长一谈起莹莹,就激动万分,话都说不成句。

凤湛沉默着点点头,在凌市长旁边坐下,凤千绝冷着脸,沉默不语,那个女人落得这样,也是自作自受。不过,毕竟是出身高傲的黄花大闺女,发生点儿什么事,也着实让人心痛。

凤千绝心里暗暗想着,他一定要保护好乔以萱和乔晓宁,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要冲在前面,为他们遮风挡雨。

气势凌人、霸道凌厉、下手狠绝,那都是在对外来说,对自己的夫人和儿子,他就要守护。脾气虽然改不了,但是冷冷的呵护也是呵护。

“令孙女,唉,现在社会这么乱,还真是让人心痛。”凤湛露出悲痛的神色,叹口气。

“凤老爷子,你可不能这么说,当年你是多么的叱咤风云,就是现在,你的四个孙子也是独当一面,在J市是响当当的人物。我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你能帮我找回孙女了。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帮帮我。就算我给你跪下也行。”凌市长说的动容,险些就要下跪,被凤湛及时的拦下。

“凌市长,你这是做什么,但凡我们能帮上的,我们一定尽力而为,岂有袖手旁观之礼。只是,现在看来,线索渺茫,无处下手啊。”

凌市长也知道事情不好办,否则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来求凤家的。这次求了,就是欠了一辈子的人情,以后恐怕只能唯凤家马首是瞻了。

“凤老爷子,我求你了,一定帮我想想办法,如果能救出我孙女,以后就算是我的市长位置保不住了,可是我的老关系还在,我会尽一切可能为咱们凤家谋一些福利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