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89章 一错错终身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10 2016-08-17 20:11:18

  “我告诉你,你老实点,出去找女人没关系,可是乔蜜儿你是不能动的,别引火烧身。”

凤千绝话音冰冷,眼神咄咄逼人,这个凤千染,肯定是看着乔蜜儿那骚浪的样子忍不住了,也想跟她做一次。

跟乔蜜儿?凤千染连忙摇头,就差跳起来了,他想辩解,和谁也不可能和乔蜜儿的。可是怎么说都觉得可疑,还没组织好语言,凤千绝却自顾地走了。急得他出了一身的汗。

不行,夏天必须给我尽快的找到!

凤千绝拿了这致命的武器就去找端木彦,这样的视频传出去,就不怕他还有脸追求乔以萱。到时候端木彦要是还不撤诉,他就把这视频当作证据。他认为,端木彦这样的人品是不值得托付的,乔以萱也正是发现了这点才不肯再嫁给他。

这场官司,最后的赢家肯定是他。

天空还是阴沉的,雨下的大了一些,如果这阵寒流过不去,可能还要再下几天的雨。

凤千绝开着车,不是很快,思绪却又陷入了凌莹莹的事件中。怎么也想不到,凌莹莹为了嫁入凤家,真是不择手段。

端木彦睡醒之后,药力还没完全下去。乔蜜儿背对着他也正睡得很熟。端木彦嘴角浮着坏笑,一只手在她的身上上下游走。

乔蜜儿被这一通乱摸惊醒了,她头有些疼,忽然想起来他是来这跟端木彦幽会地。自己的衣服扔在一边,光溜溜的,想必已经跟端木彦做过了。

她回应着端木彦的抚摸,发出嘤嘤地呻吟声。

端木彦撩拨的起劲,便又翻身压了上去,很自然地进入。可是,这时他才发现,身下的人不是乔以萱,而是乔蜜儿。

他和乔以萱再次错过,却和乔蜜儿再次过了床单!

端木彦吃惊不小,他叹息一声,便奋力做了起来。

又是一番云雨,这次两个人完全脱了力,整个身体像被掏空了一般,躺在床上喘着粗气。

“端木彦,你要了我多少次,我这腰都快断了。”乔蜜儿躺着,轻轻揉着腰,不敢动弹一分。

“我也不知道,我这腰也酸的不行。”端木彦艰难的翻个身,把乔蜜儿扳到他的身边,看着她红润的脸颊,起伏的胸脯,问到:“你怎么来了?”

乔蜜儿被问的一惊,“不是你想我了,想跟我解决一下生理问题,所以才把我叫过来的吗?”

我把她叫过来的?我是乔以萱叫过来的,难道又被人耍了一路?

端木彦脸色变得难看,这肯定是凤家搞得鬼,妈的,稍不留神就被耍了。我说呢,乔以萱怎么会主动把我约到酒店,大意了。

看着端木彦的神色,乔蜜儿便猜了出来,想想六年前的那次,那次阴差阳错,和这次好像很像。

“端木彦,看来你本来不是想跟我做,是乔以萱对吗?”

乔蜜儿一语道破,端木彦无可辩驳,沉默着,他答应乔以萱了,以后只和她一个人发生关系,这事儿千万不能让乔以萱知道。

“看到是我的那一刻,是不是很失望?不过,咱们做也做了,是不是该谈谈了负责任的事?”乔蜜儿冷了脸色,眼睛里充斥着诡异的笑。

她不是小中巴,谁都可以上,而且还是免费上。

端木彦愣了一下,急忙说道:“我是不会对你负责任的,这是你情我愿的,我凭什么负责。”

哈哈,乔蜜儿冷笑两声,翻身骑在端木彦的身上,“你在我的咖啡里下了药,你是属于**,我会把这些都当做证据的。不想上法庭你就跟我结婚,这事才能当做你情我愿!”

乔蜜儿把玩着端木彦的下巴,她再也不能软弱的去求着一个男人爱你,她被人轮了,她已经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厌恶,端木彦一次次的要她,和那些流氓地痞有什么区别?不可能了,他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端木彦没想到乔蜜儿会这样说,他是要娶乔以萱的,和乔蜜儿不过是玩玩儿,她也并没有当真,难道她想着嫁给他?

“不,我不能辜负了乔以萱,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端木彦把乔蜜儿推开,快速的穿着衣服,他要去找乔以萱,把这一切跟她说清楚,他要和她结婚。

“别做梦了,端木彦,乔以萱根本就没想着跟你结婚。上次她答应你结婚,实际上是想在结婚的时候由我代替,可惜了,人算不如天算。可是你呢,你跟乔以萱结婚,不也是为了那几亿的财产吗?所以说了,爱和不爱根本就没什么。”

乔蜜儿厌恶的躺在床上,到这时候了,端木彦还想着乔以萱,不让他彻底死心,他是不会明白的。

“你胡说!小萱是要嫁给我的,是真心想要嫁给我的。”端木彦神情激动,忽而嘴角浮上一丝恶笑,如果她不想答应,那就逼着她答应,生米煮成熟饭,总之,他要定了乔以萱!

“叮铃铃……”酒店房间里的电话如鬼魅般响了起来,吓得两人一个激灵,身体哆嗦了一下。

谁会打来电话?还是服务员有事?

端木彦接起电话,电话里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透着一股妖媚,透着一股磁性。

“端木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你的春梦,不过我有急事找你,你到楼下的经理办公室一趟,我说完了你就可以继续你的温柔乡了!”

“喂,喂,你是谁?”端木彦还没说完,电话却已经挂了,对方显然知道他房间里的情况,很有可能,便是安排这一切的人。

端木彦整理好衣服,愤怒的下楼,这种人背后玩阴的,真是不要脸,真是可恶!

凤千绝在经理办公室等着,翘着二郎腿,手里是一沓高清的照片,还有一盘录像带。他嘴上浮着笑,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一杯咖啡升腾着袅袅的热气,香气四溢。

端木彦推门进来,一见是凤千绝,气就不打一处来,一手拍在桌子上,身体前倾,紧紧的盯着凤千绝。

“你是什么意思?”

凤千绝微笑着,那双桃花眼便眯成了一条缝,他把照片推到端木彦的面前,示意他看一下。

端木彦满脸的疑惑,不知道凤千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随手拿了起来,只看了一眼,便愣在那里,面如土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晌过后,才咳出一口气,瘫坐在沙发上。

“端木先生,你也看到了,这是你的所作所为。这件事情我还没让乔以萱知道,如果她知道了,我真想不出她会多么的伤心和失望。但是,把小萱交给你这种人我始终不放心,就算是法律,肯定也不会支持你的。这是你的诉讼状,你看是撤诉,还是我把这照片和视频交出去,让律师去佐证?”

凤千绝已经赢了,他没想到事情会进展的这么顺利,端木彦和乔蜜儿好像是专门配合他演了这么一出戏。

端木彦大脑一片空白,只听见窗外哗哗的水声还有排水管的轰鸣声。

撤诉,他就得不到乔以萱了。可是,让乔以萱看到这些照片,她同样会弃他而去。相比之下,只有先隐瞒下来,事后找机会跟她解释清楚。可是这些照片在凤千绝的手里,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他的名誉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端木彦恨恨的拿起那张诉讼状,使劲儿揉成一团,一点儿一点儿的碾碎。

凤千绝的目的达成了,端木彦和乔蜜儿何去何从跟他就没关系了,他起身走出酒店,有人上前撑了伞,送进车里。透过车窗的玻璃,他看到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手里拎着棍子,正在一个门店里晃荡,爷爷终于有了动作。

端木彦双手抱着头,陷入了痛苦之中。越是想得到乔以萱,就越是不可能。都怪他心术不正,想着生米煮成熟饭,天下的好事都让他占尽了。

如果不是这样,他不会失去理智,当他看到是乔蜜儿的时候,一定会停下来,这样就不会落入凤千绝的诡计中。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什么都挽回不了了。乔蜜儿现在变了,她可能不会就此罢手。端木彦陷入了双重的压力中。

乔蜜儿见端木彦走了,她就更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她收集了证据,整理好衣服,便离开了。

外面雨下的很大,乔蜜儿站在雨中打车,看着那些撑着伞成双成对经过的情侣,她有一阵恍惚,她为什么就没有爱情?她明明也可以像他们一样,得到一个知她爱她疼她的人。

她的眼睛湿润着,泪水在眼睛里打折转,为什么,她要用各种手段去换得端木彦在她的身边?

因为,如果不这样,端木彦不可能留在她的身边。她没有乔以萱那么好命。她嫉妒,她愤恨,她不公,她要让乔以萱落得和她一样!

雨中,刚才那几个小混混从一个店里出来,走进另一个店里。似乎和店主发生了什么,只听见一阵的争吵声,然后便是双方的殴打,一时间,打砸抢烧,风起云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