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87章 假意迎合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63 2016-08-16 20:00:39

  乔晓宁一个人玩着也没什么意思,也就坐下来开始吃。这次的吃的完全是在他的英明指导下,凤湛老爷子派人买了或者做好送来的。可是却被眼前这两个无良的大人一口接一口的全吃了。

“我是不可能和她在一起的,你放心吧。”凤千绝把一只螃蟹壳仍在一边,擦擦手。

“哦,那市长会放过你?还是你已经做好了蹲监狱的打算了?”凤千绝无所谓,她就更无所谓了,有她在,乔晓宁是会生活的很好的。

“我先是拒绝了她,然后再给市长施加压力。他是怕死的人,我们凤家家大业大,凤门加上龙门,要想跟市长作对,是绝对有这个实力的。如果市长一直纠缠着不放,我倒是有个打算,只是需要你配合一下。”

乔以萱一愣,什么计划需要她配合?跟凤千绝配合的事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你说说看,我怎么配合?”乔晓宁在一边把吃的使劲儿往自己那巴拉,乔以萱瞅了一眼小屁孩儿,就把吃的都给了他。

“我的计划很完美。我可以假意先答应凌莹莹娶她,然后两家操办婚礼,等结婚那天,我会派人把凌莹莹劫下,然后新娘换成你。等生米成了熟饭,想必凌莹莹也无可奈何。市长自然也会放下不提,毕竟和我们凤家闹得不愉快,对他一点儿好处都没有。”

凤千绝说的很自信,胸有成竹。

乔以萱吃完了正喝水,一下没忍住就喷了出来,喷了凤千绝一身。这是什么馊主意,怎么跟乔蜜儿一个德性?那是他的主意吗?那完全是她乔以萱告诉他的。她是过来人,比他有经验。

可是,这次的假意结婚、偷梁换柱,她是说啥也不会答应的。

“你觉得我这个计划怎么样?”凤千绝扭头,他认为这个计划很完美,直接把凌莹莹的计划给抹杀了。

“不怎么样,甚至很烂,你还是走吧,我要洗澡睡觉了。”

乔以萱伸个懒腰,坐了一天,腰都快折了。“宁宁,把东西收拾一下,不能再吃了。”

凤千绝一听洗澡睡觉,就坐那没动地方。这是他的家,而且和夫人一起洗澡睡觉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乔以萱收拾完东西,见凤千绝还在那坐着,立刻又来气了,几乎就要炸毛,“你,你,你怎么还赖着不走?”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要走?”凤千绝大言不惭,砸吧下嘴,就要脱衣服。

“你不走是吗?好啊,那我去凤湛老爷子那去告状,没准我就留在那不回来睡了。”乔以萱很神气,外面不是传的很邪乎吗,说她跟凤湛老头有个私生子,总不可能全是捕风捉影吧?她就留在那睡一晚,看你凤千绝怎么办?

凤千绝没想到乔以萱会如此厚颜无耻,还真是小瞧了她。

“你最好老实点儿,这段时间别惹事,不然凌莹莹找到你头上,我可无暇顾及你。”

凤千绝揉着受伤的手腕,刚才弄乔以萱那一下,用力有点猛,手腕的骨头好像又错位了。该死的小女人,让他这么担心。

“妈咪,你的嘴巴很甜吗?”乔晓宁装不懂的问,眼神里却全是坏坏的笑,那小黑眼珠一转,真的跟凤千绝别无二致,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一肚子坏水,唉,简直了。

“为什么这么问?你是不是想说什么?”乔以萱蹲下身子,蹲在乔晓宁的面前,眼神很怀疑地看着那个咬着手指头坏笑的人。

“也没什么啦,只是看刚才爹地使劲儿舔了妈咪的嘴巴一下,似乎很好吃。”

乔以萱无语,乔晓宁才这么小,却机灵的精怪,不是好现象。

“好了,这事不准告诉任何人知道吗?赶紧跟妈咪去洗澡,然后睡觉。”乔以萱也不管乔晓宁是否答应,就给拖进了浴室。这凤家也真是财大气粗,这浴室的浴缸这么大,还雕着花纹,旁边还有玫瑰的花瓣桶,法国高级的香薰,沐浴露,唉,简直了,不用白不用。

乔以萱洗着澡,又想起了叶老大和夏天,真是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处何方,过得好不好,可是她却无能为力地去找找他们。

晚上的时间凤千绝几乎就和乔以萱泡在一起,直到睡觉。他讲凌市长要他作出的答复完全忘在了脑后,他根本也没想作出什么答复。

晚上无事,第二天天亮的有点儿晚,是因为在半夜的时候下起了雨。天气预报说昨晚下半夜的时候,西伯利亚来的一场寒流经过J市,带来了一场强降雨。而这股冷空气与J市稳定的热气压气旋产生反应,在今后两天内将会持续有强降雨。

乔以萱看看天上厚重的云层,昏暗的街道,现在雨不大,只是零零散散的飘着一些大雨滴。凤家的院里聚集了一些车,有几辆车她没见过,看来凤家要出事了,也许是凌市长带人了吧。

乔以萱不想跟着去凑热闹,就留在了房间。乔晓宁很喜欢这样的天气,他说这样的天气很舒服,人们不会上街,都窝在家里,这样街上就干净了很多,他就可以看街上的积水打着转地通过井盖流进下水道里。

她不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想法,反正她是不太喜欢这种天气,很阴郁,造成心情就不好。她呆呆地看着电视,也不知道正在演什么,心思完全在凤千绝哪里,不知道他是否能应对这次的事件。而暗中策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又是谁呢?

凤千绝和凤千染,凤千色、凤千翎和凤湛几人都在凤家的大厅里,另一边坐着市检察院与公安局的一些人,他们来的目的很明确,要调查凤千绝蓄意杀人的真相。很明显,这都是凌市长一手安排的。

“你们想要逮捕我,必须拿出证据。”凤千绝眼睛冷冽,想不到凌市长真的想跟他叫板了,他已经在暗中安排了龙门的人,密切关注凌莹莹的动向,如果凌市长来硬的,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凤千色和凤千翎只是站在一边助威,却根本不打算派出凤门的人。他们甚至通过某种关系,将那天在车祸现场偷拍的照片送到了凌市长的手里。

此刻,检察官拿出照片,凤千绝的车撞得面目全非,而凌莹莹吓得面容失色。不管是不是蓄意杀人,只要是出了车祸,检察院与公安局都有理由彻底调查事情的经过。

凤千绝冷眼看了那些照片一眼,冷哼一声,果然他预料的不错,已经有人将这一切拍了下来。

“凌市长为什么没来?”凤千绝冷眼扫了一圈,没发现凌市长,对方可能是惧怕凤家的实力,害怕当面的冲突,只能在后面玩儿阴的。

“调查事情的真相是我们的责任,与市长无关。而且现在受害人心情波动很大,很不稳定,市长正在安慰受害人。我看,你还是老实跟我们回去调查一下,闹僵了对你可没好处。”

一个身穿制服的公安局队长将手铐带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很多荷枪实弹的武警,各个目露凶光。

“哎呀,我说大家都别伤了和气。这点儿小事可不值当的惊动高队长,我想你们来之前,凌市长肯定交代过,你回去告诉他,就说我们一切都按照他说的做,双方找个黄道吉日,就可以安排婚礼了。”

凤湛笑呵呵地说道,看了凤千绝一眼,赶忙给他打个眼色,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事先缓缓。

高队长和检察院的人互相看了看,便点了点头,他们本来就不想汤这趟浑水,要不是市长亲自出面要求他们彻查,他们才懒得管。这些年,在凤家手上或失踪、或死亡的人可不在少数,谁敢管?管闲事可是要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

他们确实是受到市长的嘱托,市长也不想跟凤家起直接的冲突,现在见好就收,立刻换了脸色,把手铐收了起来,手下也都散了出去。

“还是凤湛老爷子明事理,这件事凤家确实不占理。而且,凤家和市长联姻,也是好事嘛,我们打破了脑袋想抢这门婚事都不成。”

“那是那是,我们凤家也不知道从哪儿修来的福分,就赶上了这种好事,可是我们还这么纠结,害的大家起个大早,恐怕还没吃饭吧?要不一起吃点儿?”

凤湛说的很随和,其实心里是异常的愤怒,他们凤家这么多年,一直叱咤风云,什么时候就落得个被人欺负成这样的田地。

“哦,不了不了,我们这就回了,还得赶紧跟凌市长通个话。”

高队长起身站起来,婉拒了凤湛的邀请。这饭还是别吃好,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以后做事就两头为难了。

“那好,我就不耽误各位忙公务了,日后闲下来,一定要过来喝口茶、吃点饭。”

人走了,凤湛却气的胡子都抖了起来,龙头拐杖敲得震天响。

“给我把人都召集起来,在市面上多闹点儿事。拉拢J市的黑社会、小混混,打砸抢烧,收保护费,只要能把J搞乱,把公安局和市长的头都搞大了,我就给钱。”

凤湛恶狠狠地,咬着牙,他要采取手段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