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83章 你到底爱不爱我?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9 2016-08-14 20:00:25

  客厅里没有发现乔蜜儿的身影,估计在楼上自己的房间里。

“小萱。”乔靖惊讶不已,竟然站了起来,约有半分钟的时间,香烟燃烧的烟灰掉落在衣服上,浑然不觉。

这一声小萱,惊醒了楚依依,她如同从梦魇中醒来一样,“啊!”地大叫了一声,茶杯摔在地上,立刻摔成几瓣。那香浓的咖啡洒了一地,混合着烟气,房间里的气味越发的难闻。

经过这一次劫难,夫妻二人在乔少霆的教导下,不再想置乔以萱于死地,而是想更好的拉拢,保持住亲情关系,到最后就算是不能全部得到那笔遗产,凭着乔以萱的善良,也肯定会给他们留下一部分。

对于乔以萱的出现,楚依依喜上眉梢,立刻去开窗通风,一边骂着乔靖无休止的抽烟,一边用拖把打扫了地上咖啡的残渣。

“小萱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楚依依作势抹了抹眼泪,拉着乔以萱的手不放。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小萱刚回来,先坐下喝口水。”

乔靖训斥了下,就拉着乔以萱去坐。

“哦,不了,不用麻烦,我是来找蜜儿有点儿事,她在家吗?”乔以萱不知道这夫妻二人卖的什么药,想想这热情背后可能就蕴含着对那笔财富的渴望和阴谋,心里就极其的恶心。

楚依依和乔靖面露难色,乔蜜儿现在对乔以萱是深仇大恨,而且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现在去见她,恐怕会对乔以萱造成伤害。

但是同时,楚依依就又生起了一个念头,如果乔蜜儿将乔以萱错杀了,那就省了她的事了。而且这事跟她无关,警察追究起来,对一个神经病的所作所为也无法提出指控。等她彻底有了钱,再给乔蜜儿治病,那才算是圆满。

“蜜儿在楼上,你去看看她吧。”楚依依一指楼上。

乔靖想拦住,可是楚依依给他使了眼色,后者便知道楚依依心里是怎么想的,稍微犹豫间,乔以萱就上了楼。

房间没有上锁,乔以萱敲敲门,没有应答,便推门进去。房间里阴沉沉的,很黑,等她适应了房间的黑暗,才发现窗户上拉着很厚的遮光窗帘,乔蜜儿就披头散发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在睡觉。

“蜜儿。”乔以萱叫了一声,乔蜜儿便睁开了眼睛。

“蜜儿?”乔以萱询问了下,心里有些纳闷,她是听说了那次结婚蜜儿也没能到达现场,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来做什么?是来看我的笑话吗?”乔蜜儿有气无力地回了句,依旧躺在床上,只是睁开了双眼。

“我只是想问问你,和端木彦结婚那天,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咱们说好的约定你为什么没有做?”

乔以萱心里窝着火,可是看到乔蜜儿的现状,又狠心不起来,她似乎遭受了不是一般的痛苦和折磨。

“发生了什么事?哼,我遭受的侮辱是你想不到的,我被很多人强奸了,糟蹋了,我的身体已经肮脏不堪。这下你高兴了吧,你满意了吧,你可以跟端木彦双宿双栖了。”乔蜜儿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尖锐,甚至有些歇斯底里。

乔以萱一下子震惊了,她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乔蜜儿只是说了结果,并未说这是乔靖阴差阳错安排的,本来该遭受这些的是乔以萱!

“我知道了,但是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你就要坦然的去面对,你和端木彦还是有可能的。而且,我是不会和端木彦在一起的。”

乔以萱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同情,同时也有一丝的无奈,人的一生总会遭受各种各样的磨难,这是谁都无法预料、谁都无法避免的。

“你现在来同情我?我和端木彦还有可能?哈哈,笑话!我恨你!”乔蜜儿翻身起来,扑向乔以萱。

乔以萱措手不及,想不到乔蜜儿像疯了一样扑向自己,来不及躲闪,就被扑倒了,两个人滚到一处。

乔蜜儿疯了似得厮打,乔以萱也不甘示弱,奋力推开乔蜜儿。乔蜜儿心情不好拿她发泄倒是可以理解,但是恨她却找不到理由。

她不想跟这个疯疯癫癫的人纠缠在一起,夺路而出,奔下楼来,乔蜜儿却没有追下来。

乔靖和楚依依一直等在楼下,听着楼上的打斗声,两个人紧张起来,看到乔以萱跑下来,知道乔蜜儿没有得手,便赶忙上前去慰问。

乔以萱却没有停留,一直冲了出去。当她见到阳光,被阳光刺激了双眼,才站下来,深呼吸一口。

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个人从她后面突然出现,用黑布蒙住了她的眼睛,同时另一个人捂住了她的嘴,两个人将她迅速地拖向一边,塞进了一辆车里,绝尘而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当凤千绝看到乔以萱出现的那一刻,知道她安然无恙,便没有立刻动身去迎接。可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绝尘而去。

凤千绝此次是独自而来,凤千染被他丢在家里看着乔晓宁,此时不敢耽搁,一边恶狠狠地咒骂,一边踩足了油门追了上去。

迈巴赫优越的性能不是盖的,它的速度堪比法拉利,一路狂追,和前面那辆车的距离越来越近,再有半分钟,就能追上了。

凤千绝瞪着血红的双眼,咬牙切齿,死死的盯着那辆车,却在一个转弯的地方,看到一个人的身影,他急忙刹车,可是车速过快,停车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将车头一歪,撞向了一边的护栏。

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过,迈巴赫停住了,弹出的气囊保护了凤千绝,他并没有受多么严重的伤,只是握在方向盘上的手腕折了。

他奋力地推开车门,看着前面那辆车绝尘而去,知道再不可能追上,狠狠地啐了口。车头已经严重变形,车轱辘都歪了。

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个人,他记得自己并没有撞到,这时去找,只见对方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那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市长的女儿,凌莹莹。

凌莹莹看着凤千绝,凤千绝也盯着凌莹莹,这突然的见面,肯定有人暗中安排。凤千绝知道自己中计了。

“你怎么在这里?”凤千绝疑惑,脸上是无尽的阴霾,乔以萱的安危他需要尽快去核实,可是又不能不管这个凌莹莹。

“我,不是你给我发的短信,让我在这里等你吗?我还以为你对我回心转意,想跟我谈谈,难道不是这样吗?”

凌莹莹被突然疾驰而过的两辆车吓得不轻,第一辆车就从她的身边飞过,还好她刚才靠在护栏上,才躲过一劫。她正惊魂未卜,后面又一辆车疾驰而至,却为了躲避撞在了护栏上。

到此,凤千绝已经确定有人想要陷害他了,只是这招甚是狠毒。

对方那辆车根本没有停车的意思,即使知道凌莹莹就在那,他们就是想着直接撞死凌莹莹,然后凤千绝的车随后赶到,就因为凤千绝现在和乔以萱在一起,被乔以萱和乔晓宁那善良感化的多了一份恻隐之心,他一定不会碾压过去。等他停下车来,自然会有隐藏在暗中的人拍下来,嫁祸说是他撞死了凌莹莹。凌莹莹是市长的女儿,肯定不会就此罢休。

而且,他无从分辨,因为乔以萱,他对凌莹莹冷若冰霜,若是陷害他想除掉凌莹莹,以换得和乔以萱在一起,那也说的过去。

这招借刀杀人用的实在是太狠毒了。

“别多说了,我们中计了。”凤千绝立刻联系了龙门的人派车过来,同时查询刚才那辆车的车牌号,在这段时间里,他就同凌莹莹简单述说了刚才事情的经过。

凌莹莹听的胆战心惊,原来不是凤千绝要跟她倾诉儿女中长,而是有人要想害死她。当即痛苦不止,这翻天覆地的变化太突然了。

纵使凤千绝再冷酷,面对痛哭的凌莹莹也不能坐视不管,毕竟这事也算是因他而起。

凤千绝正安慰着凌莹莹,说了几句宽心的话,让他别再那么轻易地相信别人,而凌莹莹借势就伏在凤千绝的肩膀上。凤千绝厚重安全的肩膀给了她无尽的安慰,啜泣声渐止。

这时龙门的车也赶了过来,看到二人相安无事,只是二少爷手腕伤了,也不敢耽搁,立刻将二人送往医院。

凌莹莹靠在凤千绝的肩膀,幽幽地问道:“你到底爱不爱我?”

凤千绝心头一震,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说这些?他没有答话,沉默不语。

凌莹莹看对方脸色阴沉的可怕,知道他肯定是在担心那个乔以萱,也就不再多问,只是心里多了一层失落。就是这点儿失落,却为凤千绝埋下了祸根。

当晚,凤千绝赶回凤家,已经有人通报了这次事件,众人聚在大厅里,各个担心不已。

“找到乔以萱的下落了吗?”凤千绝刚进门,披头就问。

这时众人的目光转向一处,只见乔以萱拉着乔晓宁站了出来。

“我在这。”

我靠,开什么国际玩笑!

凤千绝大叫一声,原本以为对方这次下了杀手,恐怕再也见不到乔以萱了,却想不到她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而且比他回来的还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