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86章 明言拒绝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73 2016-08-16 20:00:39

  凤千绝给凌莹莹打了招呼,约了个地方,便去赴约了,他要好好关照一下凌莹莹。平日里凌莹莹对他穷追不舍,他无动于衷,却想不到对方还是个心机女。

凌市长从凤家出来后,坐上车,凌莹莹正在车里等着。凌市长本来还想不到这一层,只是凌莹莹想嫁给凤千绝心切,不得不用这一招。

凌市长坐在车上,才发现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解开衣领的扣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爷爷,怎么样?凤千绝答应了吗?”凌莹莹急切的问道,眉头都皱到了一起,可是看爷爷的神色,似乎消息不是很好。

“我按你说的做了,可是事情没那么简单,若是凤家真心不想结这门亲,恐怕还会有别的事发生。总之,现在咱们先回家,等凤家给消息吧。”

凌市长心里担心,凤家是出了名的狠角色,这次要是把凤家逼急了,恐怕他们会来个鱼死网破。看来还要再出马一次,给凤家个台阶下。

凌莹莹点点头,心里想着,就算凤家再怎么家大业大,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跟市长对着干,不管他们答应不答应,她都要嫁给凤千绝。

这时凌莹莹想到那个让凤千绝如此疯狂驱车去追赶的女人,乔以萱,是什么来头,她和自己相比,谁更优秀?

女人总是嫉妒心过剩,当自己想要的得不到的时候,就会千方百计地耍计谋,总之,她们是很阴险的一类人。

凌莹莹正想着,就接到了凤千绝的电话,说是要和她商讨一下二人之间的事,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

凌莹莹没告诉她爷爷是凤千绝的电话,只是说朋友有点儿事,她要去一趟,便中途下了车,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和凤千绝约定的地点。

这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小咖啡厅,坐落在一条深深地小巷子里,此时外面的阳光正好,洒下无数的光辉,炙烤着大地,为世间带来生机和希望。

可是这间咖啡厅却是完全可阳光无关,里面是柔和的橘黄色灯光,头顶上悬挂着巨大的水晶吊灯,晶莹璀璨,夺人眼目。四周是一对一对的情侣,有的桌子上摆着一盏小桔灯,有的则是蜡烛,蜡烛燃烧散发出一阵阵迷人的香气,将整个咖啡厅的氛围烘托的极其浪漫。

虽然这个咖啡厅的门面不怎么起眼,可是里面的装潢却是在J市一流的。而且来这里的都是富豪或者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凤千绝选在这里,绝对是正确的。

凌莹莹曾经来过这个地方,轻车熟路,进门环顾一下,就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凤千绝,青烟袅袅的走了过去。

她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本是对凤千绝异常的着迷,可是刚刚爷爷去凤家逼婚,闹得有些不愉快,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反正是凤千绝将她约出来的,索性就等他先开口。

“你身体没事吧?”凤千绝喝了口咖啡,靠在舒服的靠背上,脸上却是有些阴郁,手里把玩着一把精致的匕首,匕首的木柄上镶嵌着一颗翠绿的宝石,与整个咖啡厅的颜色有些格格不入。

知道他是问的车祸的事,她本没多大的事,只是受到了惊吓,但她毕竟是名门千金,又岂是可以随便吓的。

“没什么大碍,你呢?”

凌莹莹看着凤千绝绑着绷带受伤的手,有些刺眼。

“哦,没事,这点儿小事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喝点什么?”凤千绝瞅一眼自己的手腕,手腕断了,乔以萱那个家伙也不过来慰问一下,真是没良心。

“哦,随便喝点。”

简单的开场白就这样过去了,凌莹莹盯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那杯拿铁,丰富的泡沫透着香气,要说是咖啡,还是这家做的最好喝。

“你应该大概能猜出来,我为什么把你约出来,你说吧,你是怎么想的?”

凤千绝看着凌莹莹的眼睛,她耍这样的心计,看她又如何面对他。

“你是知道的,我很喜欢你,我一直很仰慕你,就是晚上做梦也会梦到你。可是当第二天梦醒了,你却不在身边,我便以泪洗面。你知道,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凤千绝眼睛里透着嘲笑,这种话谁都说的出来,别看他不会追女生,可是要背上这么一段段的话,并不是不可以。

他看不出凌莹莹眼神中的真心,听不出她心里的真意。

其实凌莹莹对凤千绝的仰慕,一是因为他的外表,而是因为他的气场,再者便是凤家那居高临下的地位。

她真的懂得什么是爱吗?恐怕不懂。

“哦,既然是这样,那我懂了。可是你听说过吗?爱一个人,便是希望他好,不管最后他和谁在一起,都是默默地祝福,这才是真爱。可是,你让你的爷爷用市长的名义来压我,这件事做的可对?”

凤千绝的语气已经没有开始时的那么友好,他就是要让凌莹莹知道,他不爱她,是不可能跟她在一起的。不管她用什么样的方法,他都不会屈服的。

凌莹莹心里一动,装出很无辜的表情,“我爷爷去找你了?他说什么了?我完全不知道。我只是想着你受了伤,很担心你。”

凤千绝微微一笑,在凌市长进屋后,有人已经看到了车里坐着凌莹莹,她不知道谁知道?

他没有点破,他已经看清了这个女人,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我不可能和你结婚,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凤千绝干脆地站起来,走出了咖啡厅。

凌莹莹愣在当场,一杯咖啡还没有喝完,就谈崩了?是他凤千绝差点撞死她,现在却又欺负到她的头上,她忍不了这口气。

她恨恨地放下杯子,起身跟了出去,她想告诉凤千绝,让他好自为之,她是不会放手的。可是,外面已经没了人影,窄小的巷子里,一片刺眼的阳光。

凤千绝刚到家,凤湛便迎了出来,他去会面凌莹莹,凤湛已经从凤门的口中得知了。

“谈的怎么样?”凤湛拄着龙头拐杖,看看天上的阳光。阳光很好,心情便不应该不好,凤千绝带回的绝对是个好消息。

“谈的不怎么样,我已经拒绝了凌莹莹。不过,如果凌市长逼到头上,我还是有办法的,您老就别操心了。”

凤千绝心里有着打算,可是现在是不是该去看看那个小女人了?

凤千绝加紧了步伐,进屋一看,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目瞪口呆。他以为这个小女人会伤心落泪,至少也是心情不好。可是现在看来,是他多虑了。

只见乔以萱心情很好地席地而坐,下面铺了厚厚的毯子,和乔晓宁两个人正在激烈地打着游戏。旁边放了一堆的零食,大包小包的,有干的有湿的,另一边的垃圾桶里则堆满了包装纸。

哼,小女人!

“吃的可好?”凤千绝冷着脸,看着乔以萱正把一只红烧螃蟹送进嘴里,还直哼哼,仔细看去,是乔晓宁趁着这个档口,打死了她的一个人。

听着有人说话,乔以萱冷眼望了一下,回过头继续手里的事。她嘴里吃着东西,可没空搭理他。

“怎么,我跟螃蟹比起来,竟然还不如一只螃蟹?”凤千绝干脆也坐了下来,坐在乔以萱的身边,拿了一只螃蟹,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乔以萱很厌恶地挪挪身子,滚开!

“爹地,妈咪心情不好,是不是你惹妈咪生气了?”乔晓宁嘟着嘴,含混不清地说着话,嘴里的一个鸡大腿被啃掉了大半。

“好像有这么回事,我这不是来道歉的嘛。”凤千绝打个哈哈,去看乔以萱,后者完全当他不存在。

“那你倒是道歉啊,别光吃啊。”乔晓宁不乐意了,螃蟹是凤湛老爷子给他送来了,妈咪跟着沾光吃点也就算了,现在又来一个吃白食的,他怎么可能乐意。

“额,这个……”凤千绝有些为难,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给谁道过谦,就算他是真的错了,可是他的气场和权力和地位和金钱,也会让错的变成对的。要跟乔以萱道歉,他还真不会。

“好了,我不需要,你可以走了,没看我们正忙着呢吗?”乔以萱脾气撅起来也是几头牛都拉不回来,此刻黑着脸,轻蔑的眯着眼,似乎游戏里的人就是凤千绝,正在被她无数次的斩杀。

“小萱……”凤千绝扳过乔以萱的肩膀,一手拿掉她嘴里的螃蟹,强吻了上去。

乔以萱顿时意乱神迷,手里的游戏手柄掉落在地上,两只手不知该放在哪。

乔晓宁看着这惊人又不害羞的一幕,拿起了妈咪的手柄,然后把她的人都杀了。

乔以萱身体软了下来,正当她被吻得手足无措的时候,想起了旁边还有个乔晓宁,不然可能真的就再一次半推半就地滚床单了。

乔以萱回过神,立刻猛推了一下,还在凤千绝的嘴唇上狠狠得咬了一口,立刻一股腥甜的液体就流进了嘴里。

凤千绝吃疼,便放开了乔以萱,目光凌厉的盯着她。

“看什么看,烦着呢。你怎么不去找你的千金女神啊?”乔以萱讽刺着说着话,也无心再去玩游戏了,只是拿起吃的开始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