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82章 绝不放弃儿子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14 2016-08-14 20:00:25

  凤千色见众人看向自己,想为自己解脱,就夹了一块红烧乳鸽肉放进了乔晓宁的盘子里,嘻嘻笑着,“宁宁,尝尝这肉,很好吃呢。”

乔晓宁却不动,眼睛看着凤千色,有些害怕。

“宁宁,怎么不吃啊?”凤湛和颜悦色,也想给凤千色一个台阶下,同时也是希望他们兄弟四个能够冰释前嫌,不要那么针锋相对。俗话说: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家庭和睦,才能幸福,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可是现在,四个孙子明显分成了两拨人,甚至每拨人是不是统一还不清楚。凤湛也是风烛残年,现在身体又不是很好,以后凤家可怎么办?

乔晓宁脑袋一歪,手抓了抓头发,“我看大家都没吃这个,肯定是不好吃大家才不吃的。俗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也不吃。”

说到这儿,乔以萱松了一口气,她生怕儿子说出害怕有毒之类的话,那可就得罪人了。就算她不怕得罪人,可是现在毕竟是在人家的地头上。

凤湛则是哈哈一笑,仔细一看,果真是无人动过那盘菜,这小孙子眼睛还挺尖,观察很敏锐!他喜欢。

凤湛夹起一块鸽子肉,放进嘴里嚼了嚼,味道还不错,点点头,对小宁宁说道:“宁宁,你看爷爷也吃了,味道很好的,并不是大家不喜欢吃,而是大家舍不得吃,都想留给咱们爷孙两个。”

乔晓宁见凤湛也吃了,应该是没毒,当下也就开始吃了。

凤千绝见自己儿子能随机应变到如此地步,很是骄傲自得,这是他的基因,基因好就是没办法。

凤千色眼神阴沉,脸上挤着笑,再看凤千绝那得意的神色,心里更是难受,一口气堵在嗓子处,上不去,下不来,憋得脸色青紫。

“我手下有点儿急事找我,我先失陪一下。”凤千色终于是忍不住了,告了一声,便退了出来。走到门外,这才将刚才那口气喘匀了。

妈的,凤千绝,你别落在我的手上,否则我一定要活剥了你的皮!

过了没一会儿,凤千翎也出来了,追上了凤千色,二人走至一处僻静的地方,便停了下来。

“大哥,这个凤千绝欺人太甚了,我从来没受过这种气,真后悔之前没多下手段,把他给直接弄死。”凤千翎恶狠狠地攥紧拳头,咬着牙,跺着脚,恨不得立刻将凤千绝撕碎了。

“老三,你也不要太过气愤和着急,成大事者能忍任何事。早晚有一天,他会落在咱们手上,到时候生剐活剥全屏咱们做主,只是现在,他在凤家,咱们还不好动手。不过,”凤千色眯起眼睛,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望着远处的灯火,他停顿了一下,一个阴谋在心底升起,“咱们应该让他尝点苦头,不然他这么蹬鼻子上脸,还不得上天,哼。”

凤千色给凤千翎耳语一番,后者连连点头,赞叹老大的神机妙算,当下便去准备了。

凤千绝还在宴席上陪着乔以萱和乔晓宁,浑然不知自己正在落入一张巨大的网中,那等待他的阴谋,将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好了,我小孙孙吃饱了,老二,你带着宁宁先去休息,我跟小萱有几句话要说。”

凤千绝感觉出爷爷对乔以萱似乎不太喜欢,表面上很和气,其实心底是有一些不喜欢的。但是爷爷要找乔以萱谈话,他也不能强行制止,只得带走乔晓宁,心里希望乔以萱能够应付过去。

在这之前,凤湛已经找她谈过两次,想让她放弃对乔晓宁的抚养权,把孩子交给凤家,可是她绝不会答应的。现在,凤湛又将他留下来,恐怕还是这件事,她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因为之前关于老爷子私生子的谣言,这些下人是搞不明白的,可是见老爷子将乔以萱单独留下来了,也就不敢再多耽搁,纷纷收拾了东西,端上来茶水,便退了出去。

“小萱,之前咱们也谈过很多次了,我也就不多说了。我说句你可能不太喜欢的话,只要你放弃了对乔晓宁的抚养权,我们愿意给你一个亿作为对你的补偿,你觉得怎么样?”

凤湛握着龙头拐杖,面露微笑,他很想和和气气地跟乔以萱交流,把问题解决了。他不想用强硬的手段,那样大家都不高兴,还会给乔晓宁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觉得不怎么样,我不稀罕钱,我只要和我儿子在一起。我们已经说好了,有他在,有我在,我们是不离不弃的。”

乔以萱敢于不向恶势力低头的精神令人振奋。

凤湛点点头,钱对于一个人来说本就有很大的诱惑,一般人已是抵挡不住,更何况现在是很多的钱,乔以萱竟然不为所动,值得佩服。

“可是,你不是还要和端木彦结婚吗?今天端木彦可是来找我们要人了,我们暂时没把你交出去,就是因为我们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还有乔晓宁。端木彦好像还不知道乔晓宁的事,不知道他知道了会作何感想。”凤湛说的不显山不漏水,可是听在乔以萱的心头,缺如晴天霹雳。

端木彦竟然这么快就找来了,她倒是真小看了这个人。

“我和端木彦之间的关系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不过我可以肯定的说,我不喜欢端木彦,我也不会和他结婚的,我更不会因为他放弃我儿子。”

乔以萱说的铿锵有力,一点儿不退缩。她现在很是后悔当初答应了乔蜜儿的要求,早知如此,当初就该直接让端木彦死心。

凤湛点点头,“那你为什么要和端木彦订婚,你的目的是什么?”

自从端木彦来了,凤湛对乔以萱的经历更是调查的清清楚楚。

“没有目的,这其中的缘由还是不讲的好。”

“那你对老二的感觉怎么样?”凤湛步步紧逼,眼神犀利,他看得出,凤千绝现在对这个女人不一般,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若是这个女人也想嫁入凤家,那事情就不好办了。

乔以萱突然被问起这个问题,本来自己都没想好,又如何回答凤湛?

“我,我还没想好,不过您放心,我不会打扰你们太久,过两天我就带着宁宁离开。”

说道离开,乔以萱心里是有些不舍的,虽然她一直咋咋呼呼的要脱离苦海,可是真的说到走,还是有万般的不舍。那个如同妖孽一般的男子,深深地影响了她。

凤湛叹口气,这不是打扰不打扰的问题,若是你放弃对宁宁地抚养权,你想在凤家住一辈子都行。甚至凤家可以给你买套别墅,你爱怎么住就怎么住。问题是乔晓宁,他能不能留在凤家,认祖归宗。

凤湛觉得这次谈话又失败,就挥挥手让乔以萱先去看孩子,这事儿日后再说,不过还是要保持机密,不能让别人知道。不过,他对乔以萱的印象又加深了一些,这个女人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只是他和端木彦之间……

不行,还得再去查查。得,也不用他去查,老二自己肯定就会查个水落石出。

这几日闲着无事,乔以萱想起和乔蜜儿的事,也为了彻底断绝和端木彦的关系,便决定走访一次乔家。乔家贪恋她继承的那些财产,让她十分的反感。她想实在不行就把这些钱全都捐出去,那样就一了百了,彻底太平了。

乔以萱没想隐瞒凤千绝太多,便将这一切都和盘托出了。凤千绝这才知道原来还有这种事,顿时对端木彦是十分的气愤。好在当时他还是小白,不然以他的暴脾气,早就抽了端木彦的筋,喝了端木彦的血。

“你去吧,跟乔蜜儿和端木彦都做了了断,以后就不再和他们来往。你放心,我会和你一起去的,不会让你出事的。”

凤千绝竟然轻抚着乔以萱的头发,有些暧昧。

乔以萱一甩头发,“你不用去,那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我只是去问个明白,我还没那么脆弱和无能,离了你就什么都办不成。”

凤千绝冷笑一下,不想跟她争执,反正他是会在后面跟着的。

乔以萱说走就走,乔晓宁由凤千绝照看,凤千绝又把乔晓宁交给了凤千染,然后在后面远远开车跟着。

乔家,乔靖整日愁眉苦脸的抽烟,而楚依依也是整日以泪洗面,这个怪那个,那个怪这个,最终却是人才两空。乔以萱失踪了,他们继承的财产就让人担忧,生怕有一天会被抢走。而女儿乔蜜儿又被几个男人给糟蹋了,精神受到很大打击,说什么也是不肯嫁人了,整日疯疯癫癫的,只想着复仇。

而乔少霆却是担忧乔以萱,他是真心对乔以萱好,希望她能有个好的归宿。所以在乔靖和楚依依各自的计划破灭后,乔少霆跟他们大吵了一架,不管是乔以萱还是乔蜜儿,两个人受到伤害他都是十分痛心的。

到了乔家,乔以萱深吸一口气,她现在真的没有勇气再去面对乔靖和楚依依,但是必须见一下乔蜜儿。

推门进去,乔靖正在沙发上抽烟,吞云吐雾,屋子里乌烟瘴气,一团灰蒙蒙的烟气弥漫,呛得乔以萱立刻咳嗽几声。楚依依则是抱着一杯咖啡,两眼无神的盯着前方,对乔以萱的到来视若无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