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78章 莫名的崇拜爹地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45 2016-08-12 20:49:42

  乔晓宁心里却不这么想,对妈咪的观点不太认同,他就是稀罕这样的爹地呢。

这想法要是让乔以萱知道了,肯定气的翻白眼,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天下乌鸦一般黑。

说话间,汽车就到了别墅门口,却没想到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为首的凤湛头发花白,拄着一根龙头拐杖,不怒自威,正盯着他们的这辆车。

乔以萱凭借女人的第六感,从对凤湛接触的这几天时间里,感觉到,凤湛对小宁宁有几分喜欢,可是对她,好像一点儿都不感冒。

现在能保护她的叶老大也不知去向,夏天也不知所踪,唯一剩下的凤千绝那个人还在跟商景谦对峙,她要不要等凤千绝回来再下车?

正犹豫着,就听凤千染嘟囔了一声,下了车,“老爷子消息倒是挺灵通,这可不太好,外界可是传言这孩子是老爷子的私生子呢,要跟我们兄弟四个平起平坐了。”

乔以萱咋舌,凤千染这话是寒掺她呢吗,她跟老头子的私生子,怎么可能?!

“下车吧,还等什么呢,老爷子等着呢。”凤千染把门打开,做了个请的姿势。

乔以萱本想着赖着不下去,但是一想到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不能太顶撞了,不然对儿子肯定没好处。千思万想地就下了车。

“凤老爷。”

“老爷爷。”

乔以萱尊敬的叫一声,小宁宁也有样学样地叫一声,说实在的,乔晓宁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叫爷爷,不免有些乖巧。

“哎,乖,真乖!”凤湛听乔晓宁如此亲切地叫他爷爷,心里舒坦极了,直接把乔以萱给略过了,张开怀抱要把乔晓宁抱进怀里。

乔以萱撇撇嘴,这还了得,这小孩儿倒是不怕生人,跟谁都能套近乎,这要是玩儿的熟了,以后还不肯跟妈咪走了呢,当即就拉了一下乔晓宁。

乔晓宁知道妈咪的意思,果真就站住不走了,这就让凤湛老爷子冷了场,张着双手尴尬地站在那。

凤千染一看这还行,本来老爷子心情很好,这一下子给惹毛了,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外边天热,爷爷,要不咱们进屋说话?”

凤湛也觉得这场合不太好,他对乔以萱的想法也只是私下里跟她谈过,表面上却很和气,刚才冷了场,若是被人觉察出什么就不好了,他们凤家可不能担上一个夺人所爱、拆散母子的罪名。

凤千色和凤千翎也随声附和,要不是凤湛老爷子执意要在外边等,他们才不想受着酷热的煎熬,早就跑进屋里吹冷风了。

凤千染对管家招呼一声,把空调开到了最低,一进屋,就跟进了冰库一样。

凤千色打个喷嚏,对凤千染横眉冷竖,“我说老四,你明知道爷爷身体不好,空调开这么低,是什么意思?”

凤千染一路被乔以萱和小宁宁气的半死,一手指着乔晓宁和乔以萱,辩解道:“他们怕热。”

凤千染敢这么说话,也是猜透了凤湛老爷子的心思,老爷子对这个重孙绝对是言听计从,说起来,这是他们兄弟四个这辈人中的第一个重孙,为了凤家的延续,凤湛也不可能不听。有了凤湛老爷子撑腰,你个凤大少又有何惧?

“好了好了,为了这么点儿小事儿也值得争吵?既然宁宁说热,那就开冷点儿,我这身子骨没你们想的那么脆弱,要是这点冷气都受不住,恐怕凤家早被你们瓜分了。”

凤湛的话很尖锐,凤千色本就跟凤千绝和凤千染有争夺凤家之意,当下也不敢再说什么,悻悻地坐下,看着凤千染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只想掐死他,心里对那两个兄弟的意见越来越大。

“小萱,我听说是商景谦那个家伙绑架了宁宁?”凤湛坐在一把舒服的摇椅上,摩挲着大拇指上翠绿的扳指,眼睛却一直放在乔晓宁的身上。

“嗯,是的,我就是刚刚从他那把宁宁带回来的,宁宁倒是没受伤,凤老爷不用担心。”乔以萱不卑不亢,目光坦然。

凤家出动这么多人都找不回来,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倒是把儿子找回来了,这其中恐怕有缘由。当下给凤千翎使了个眼色,去调查一下商景谦和乔以萱的关系。

“只要宁宁没事就好。宁宁被绑架,是我这做爷爷的照顾不周到,这样吧,你们随我回凤家,我加派人手,一定不会再让宁宁出一点儿事。”凤湛心里的算盘打得很好,先把乔晓宁带回去,然后再私下里把乔以萱赶走,只有宁宁在他的手上,他才有谈话的资本。

“不劳风老爷了,您日理万机,我还是自己照顾儿子吧,这么多年了,儿子过得也挺好。”

乔以萱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谁也别想再把儿子从她身边带走。

凤湛知道乔以萱实在割舍不下宁宁,知道不能急于一时,只能叹口气,让凤千绝去想办法。不过凤千绝是怎么搞得,那天晚上风风火火地把乔以萱带走,还以为事情解决了,没想到还是老样子,这个乔以萱真是棘手。

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次却没那么容易解决了。

凤千绝这次把人堵在房间里,乔以萱抱着小宁宁,向后躲着,看着凤千绝一步步的逼近。

“你想干嘛?”乔以萱的声音有些发抖,想想昨晚凤千绝火车般地碾压,心里就发怵,那样的饥渴可是谁都承受不了的。再说了,儿子现在在这,他用不好当着孩子的面胡来。

“干嘛?昨天你逃跑的时候身手挺好嘛,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还有两下子。”

凤千绝咄咄逼人地气势,冷酷的面孔,在乔以萱看来也就那么回事,他当小白那会儿的痴呆比这可爱多了。如果凤千绝还这么装酷,她就把小白的录像拿出来,让他学习一下。

乔晓宁却是十分欣赏自己的爹地,上下打量着,“恩,果然跟我长得很像。”

凤千绝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这里还有个小家伙,而且这个小家伙跟他的关系还不一般,他该怎么办呢?

“宁宁,爹地给你建个游乐场怎么样?”凤千绝虽是讨好儿子的意思,说出的话却依然冷冰冰的,眉宇间凝聚的那股英气更增添了几分帅气。

“你还真想建游乐场啊?我看你还是攒着钱处理你的感情债吧。”乔以萱下巴一指,从别墅门外走进来一个人,还是个挺漂亮的女人,商心暖,好像是商景谦的妹妹,在上次同学聚会的时候见过,而且,好像还怀了凤千绝的孩子。

凤千绝回首一望,嘴角一抽,她来干什么?再回头看乔以萱,噘着嘴,给宁宁整理本就整齐的衣服。

凤千绝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他对小萱这种吃醋的表情很受用。

可眼下外面那个女人怎么办呢?唉,要不是爷爷凤湛死活觉得商心暖好,甚至还订了婚,也不至于闹出现在的绯闻。再说了,他什么时候又留的种?奶奶的,为什么他总干这种事?他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啊。

眼神一暗,凤千绝决定要跟她好好谈谈,他已经有一个儿子了,还有个女人,虽然男人不在乎女人有多少,可这该死的一夫一妻制社会,他能有什么办法?

“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处理。”凤千绝冷着声音,那帅气的脸就变得无比的妖孽,一回头,乔以萱竟然不见了!

这死丫头,趁着他愣神的档口就溜走了。等我把你抓回来再说的,一定要收拾的你服服帖帖。

眼下却没时间思考了,商心暖已经穿着宽松的孕妇服走进来了。

“凤二少!”商心暖一心想着嫁给凤千绝,本来对乔以萱的事还挺别扭,这会儿见了凤千绝却是止不住的激动,神情兴奋。

“你来做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凤千绝如寒风般的声音和冰冷的心,如同一盆冷水浇在商心暖的头上。

她本来兴高采烈的心情一下子坠入谷底,说不出话来,低下头,手指揉搓着衣角。

“哦,我来其实是向你道歉的。之前我哥带走了乔晓宁,给凤家带来很大的麻烦,尤其是凤老爷子,那毕竟是亲骨肉……”

凤千绝强忍着笑,果然他每次听了爷爷有个私生子就忍不住笑。

“算了,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你回去告诉他,别再犯这样的错误就行了。”凤千绝松口气,若只是这事还好。他瞄了瞄对方的肚子,实在是头疼。

商心暖见对方盯着自己的肚子,害羞的低下头,现在有了身孕,怪谁呢!

刚才她也是有意说道亲骨肉,就是让凤千绝想想肚子里的孩子,考虑下跟她的婚事,不要再粘着乔以萱不放了,他不可能跟乔以萱在一起的。

“我会跟我哥好好交代的,其实这事也是情有可原,我哥对乔小姐一往情深,是真心的喜欢,咱们也不敢拆散了,你说是不?”

商心暖现在是没办法了,借着现在肚子里的“孩子”,姑且能留住凤千绝的人,但是凤千绝的心却是不在她这,只有让乔以萱彻底嫁人,成了别人的妻子,她才有可能让凤千绝回心转意。

凤千绝心里一沉,已是十分的不悦,乔以萱是他的女人,怎么就不能拆散了?再说了,现在乔以萱和端木彦还有婚约,就算人不是他凤千绝的,那也轮不到他商景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