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85章 离他远远的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30 2016-08-15 20:12:19

  就在凌市长说出了要凤千绝娶凌莹莹为妻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现在暂住在这里的乔以萱。

凌市长眉毛一挑,眼中露出一丝凶光,眉头紧锁了一下,随机舒展,恢复了原样,只是心里却在慢慢的计较。他端着茶盏,升腾的热气挡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分明。

凤湛眉头皱的更紧了,自从这个女人出现后,凤家就接二连三的出现各种各样的事情,不能不说和这个女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本想着让凤千绝娶商家的商心暖为妻,这样两家联姻,在生意场上可谓是如鱼得水。而且,商家的姑娘不管是礼仪、才学、品貌,都是百里挑一。可是市长若是想要借助此事,将凤家推上风口浪尖,就算是他不出面,想那凤千绝的心思缜密,也会先答应下来,后面再想办法。

可是,现在进来一个乔以萱,就是因为她,才造成了这件事,而且她在凤千绝心里的地位,恐怕不会让凤千绝理智地作出选择。

凤湛手里捏着一把汗,不知道凤千绝会如何选择。

只见凤千绝脸色阴沉,若是定他一个杀人未遂的罪名,充其量也就是在监狱呆几年,对他来说倒是无所谓。可是,凤家呢,一旦背上罪名,在社会上的影响可就太大了。而且宁宁还那么小,现在不能没有爹地。想想如果他进了监狱,凤千色和凤千翎肯定会立刻出手,那太可怕了。

凤千绝稍微思考一下,便有了决断,“市长,我想请您给我一天的时间来考虑考虑,而且,就算我答应了,恐怕莹莹小姐也会尴尬,毕竟咱们还不是能十分的确定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莹莹那边你不必担心,她对你的爱是有目共睹的,只要你答应了,立刻结婚。而且,我只给你半天的时间,到今天晚上六点,你若不答应,自然会有人来找你。到时候,可别说我不保着你们。”

最后几句话凌市长几乎是威胁着说的,眼睛里那股狠厉十分的可怕。

此时凤千绝也被逼的心里怒火中烧,他霍得站了起来,拦住了市长的去路。

市长倒是吃惊了一下,知道凤千绝是个狠角色,却没想到他敢这么动手。

“你想怎么样?”市长心里颤抖一下,额头上浸出了细密的汗珠,他还真的有点害怕凤千绝泛起混来,作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就算是让整个凤家偿命,他还是不愿意丢掉自己的性命。

看着凌市长那紧张的神色,凤千绝突然笑了笑,他已经明白了,凌市长不难对付,他有弱点。

“没事,凌市长的衣服皱了,我帮您整理好。”凤千绝语气生硬,眼里露着微笑,却是笑里藏刀。

众人看着凌市长离开,却不敢松一口气,尤其是乔以萱,一直盯着凤千绝。

“你是怎么想的?”凤千绝突然回头对上乔以萱的目光,四目相对,光波流转。

乔以萱像是被人看破了心思,眼神飘忽了几下,把目光转向别处,不敢再去看凤千绝的眼睛。

“什么怎么想的?”乔以萱的话语明显透着慌张。

乔以萱此时紧张的头上直冒汗,她想说让凤千绝干脆娶了凌莹莹,那就一切都安全了。可是她心里那点犹豫又不想让他那么干,他要是真娶了凌莹莹,那她怎么办?可是随后一想,他娶谁跟她有什么关系?这么多年,她带着小宁宁不也是过得很好嘛!

“当然是我娶谁的问题。你觉得,我是娶凌莹莹好?还是,娶,商心暖好?”

当凤千绝说出第二个娶的人的时候,乔以萱几乎要窒息了。虽然她跟凤千绝爱爱过那么几次,可是还没有听凤千绝亲口表白过。她也只是朦胧地感觉到,这个小白是爱上自己了。

乔以萱屏住呼吸,可是凤千绝那个混蛋偏偏停顿了下,她心里打着鼓,想了一百遍该怎么回应这种感情,可是,破天荒的,他说出来的竟然是商心暖!

凤湛听到这里,感觉是被自己的孙子给耍了,恨恨地起身,用龙头拐杖通通得敲着地板,翻了几个白眼,走了。这是他凤千绝自己的烂摊子,让他自己解决。哼,还敢耍老子,就是三岁的小孩子也能看的出来,你是不可能娶商心暖的。既然不娶,你却留了种!

孽障!

乔以萱也感觉自己被耍了,翻了个白眼,走了。

心里直咒骂,死混蛋,小混蛋,小王八,最好那个市长现在后悔,也别娶不娶的了,直接把他关进监狱算了!

“妈咪,你怎么了,你在骂谁?”小宁宁一脸的疑惑,妈咪好像是不怎么骂人的。

“骂你那个负心的爹地。”

乔以萱气的口不遮拦,当时小宁宁的面破口大骂,完全没了耐心。她一边骂一边收拾东西,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下去了,她必须离开,马上离开,就算是回到自己出租的那个小屋,也比在这里受这股窝囊气好。

“妈咪,你要去哪儿?”

宁宁死死抱着自己的小被子,不给乔以萱。

“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哪怕是天涯海角、海枯石烂,我也不会再留在这里!”乔以萱大吵大叫,有些歇斯底里,东西也不整理,一股脑儿得塞进箱子里。

海枯石烂?是哪里?乔晓宁纳闷,好像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不过他心里有一种预感,妈咪只是正在气头上,她才不可能离开这里,更不可能离开爹地。

看明白这些,乔晓宁就不为所动,继续玩儿自己的。

乔晓宁正追着一个电动的小乌龟在房间里爬来爬去,这个小乌龟还是凤千染为了讨好这小破孩儿和乔以萱买的,不然说不准这俩人跟凤千绝在一起的时候,就说点儿他的什么坏话。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儿,他好像睡了乔以萱的闺蜜,这事他没敢声张,不然乔以萱肯定会拔了他的皮!就算她不动手,凤千绝肯定也会。只是现在夏天不知去向,纵使他怎么去找,都找不到。这就成了他的一块儿心病,还不如两个人坐下来一起好好谈谈,商量下怎么解决问题。

凤千染此时在办公室里呆着,一闲下来就想夏天,他并不讨厌那个女孩儿,,甚至是有点儿喜欢,可是她去了哪里呢?

这边,乔晓宁正追着小乌龟,突然一只脚就踩在了小乌龟上,发出“咯吱”的一声响,然后不动了。

乔晓宁抬起头,发现妈咪正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双手掐腰,眼睛瞪得溜圆,鼻孔喷着粗气,好像是心情不太好。

乔晓宁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默默地从妈咪的脚下抢救小乌龟。

可是乔晓宁的力气哪里比得上乔以萱,只见小乌龟稳稳地被踩在脚下,一点儿动的意思都没有。

乔晓宁叹口气,看来就算是抢救下来,小乌龟也是活不了了。他摇摇头,转身爬走去找自己的遥控飞机。

“你给我站住!”乔以萱一指乔晓宁,厉声喝道。

乔晓宁翻个身,回头无辜地看着妈咪,那小眼神,让人看上一眼,不管是多么大的怒气都会烟消云散。

可是,那是乔以萱!她看多了这种眼神,早就不感冒了!

“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不管用。我问你,妈咪在这这么生气,心情十分的不好,你怎么不过来安慰妈咪,却一个人无动于衷地在哪玩儿?”

“宁宁也很伤心,但是不知道爹地怎么惹得妈咪,宁宁一想,男女之间的事还是别插手了,所以就没动。不过宁宁知道,妈咪过一会儿肯定会消气的。”

乔以萱噗嗤一声笑出来,还男女之事,这小破孩儿看电视看多了吧?!

“我告诉你,妈咪现在要离开这里,你跟着我走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宁宁不说话,爬起来去看电视。

乔以萱怒不可遏,这孩子是有了爹地忘了娘!好,你就这样在这里跟你爹地玩儿吧,妈咪不要你了!

乔以萱拎起皮箱大踏步地往外走,一会儿便没了声音。

乔晓宁心里有些慌,妈咪真的不要他了?他赶快爬起来,跑到窗户那往外瞅,却没见到人影。左看右看也看不到人,妈咪走的也没那么快,怎么这么一会儿就没人影了呢?

乔晓宁害怕了,他从来没离开过妈咪,正要哭着跑出去找妈咪,却又听见妈咪的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乔晓宁赶忙坐在电视前面,装作看电视。他可不想让妈咪笑话他,他还是有这点儿自尊心的。

乔以萱果然又回来了,把皮箱往地上一扔,一头倒在床上,有气无力。

“臭小子,你是不是知道凤家的人不会让妈咪出去?你既然知道为啥不跟妈咪说?”

乔晓宁撇撇嘴,“我以为妈咪很厉害,是能出去的。”

“你给我过来!”

乔以萱跳着脚地去追乔晓宁,乔晓宁也知道惹怒了妈咪,四处躲藏着逃跑。被这一闹,乔以萱的心情倒是好了点儿,她就在这儿等着,看那个混蛋怎么办?她要赶快找到叶老大,脱离苦海可就全指望他了。

凤千绝那边,知道了凌市长心里还是有顾虑的,心里就有了谱。倘若凌市长不顾自身性命的安危,硬是要和他们凤家来个鱼死网破,那就不好办了。可是他们两家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怎么会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