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81章 二人世界泡汤了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77 2016-08-13 20:08:56

  此时凤千绝也不好再说什么,虎着脸就走了。看来今晚和乔以萱的二人世界要被打扰了。

凤千绝心里不爽,闷闷不乐地往外走。这些凤千染都看在眼里,他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他叱咤风云的哥哥却被这个女人给迷住了?

“大哥,我看不行,你带着嫂子私奔吧。”

“私奔你妹啊。”凤千绝在凤千染头上点了个爆栗子,摇摇头向乔以萱赶去。

凤千染甚是无辜,这绝对是解决当前办法的唯一途径,而且是最完美的办法,怎么大哥就是听不进去呢。

乔以萱和小宁宁正在家里看电视,是当前热播的巴拉拉小魔仙,俩人看的津津有味,连房间突然多了个人都没注意到。

“怪不得能被人绑架呢,一点儿自我安全的保护意识都没有。”凤千绝半是讽刺半是担忧,这么两个看似精明实则猪头的人独自在家里,怎么能不让人担心?

乔以萱知道是在说她,白了一眼,没有立刻炸毛,在生气斗殴和看电视之间,她选择后者。

如果让凤千绝知道了她的这种选择,肯定被气的当场吐血。

“好了,别看了,爷爷说要见见你们,跟我一起去凤家吃饭。”凤千绝冷言冷语,直接关掉电视,把遥控器扔在一旁。

看电视的俩人因为惯性还在盯着电视屏幕,突然没了画面,才知道是凤千绝那个混蛋搞得鬼,当下乔以萱就炸毛了。

“不去!我和宁宁哪儿都不去!”乔以萱瞪着眼,跺着脚,手指着凤千绝,忽的站了起来。

想不到小萱如此抗拒,凤千绝自是不答应,她不妥协,他更不会妥协!

凤千绝瞅准机会,绕过乔以萱的死角,飞身过去,抱起小宁宁就跑。他心里知道的清清楚楚,只要乔晓宁在,她就肯定得跟着。

“站住!放下我儿子!”乔以萱大吼一声,急得跳了起来,绕过挡住的沙发,眼见凤千绝已经到了门口,她忽的来了个扫堂腿,踢将过去。

凤千绝听着身后的动静,嘴角抹上一抹诡异自得地微笑,眼睛里那奕奕闪光地兴奋更是流露于言表。他知道乔以萱距离他至少一个人的距离,肯定抓不住他,就不管不顾地向前跑。

可谁知,有人在背后给他下绊子,一个身形不稳,抱着小宁宁就摔了出去。

乔以萱也当真是眼疾手快,扫堂腿过后一个飞身前扑,在乔晓宁落地的档口正好将他接住,起身抱在怀里。

凤千绝吃了大亏,心里那种霸气凌人、永不服输的倔强涌上心头,咬紧牙关,劈手去夺乔晓宁。

乔以萱哪里肯,把乔晓宁往身后一藏,自己挡在前面。

凤千绝没抓到乔晓宁,却正好抓在乔以萱那肉乎乎软绵绵的胸上,竟抓的乔以萱一声娇喘。

凤千绝除了冷酷决绝,那也绝对是一肚子坏水,嘴角上扬,坏笑了起来,又在乔以萱的胸上抓挠了两下,抓的她一阵心神荡漾。

乔晓宁感觉到妈咪的不对劲,从身后探出头来,疑惑地看着这一幕,“妈咪你肿么了?”

“没,没事。”乔以萱喘着气,挥手打开凤千绝的手,想想那晚凤千绝不知疲倦的要了一整晚,她就脸颊绯红,心里是又气又喜欢。

乔晓宁拽了拽乔以萱的衣角,她才从遐想中回到现实。怒目瞪了凤千绝一眼,对他的轻薄极其不满,“等我们收拾下再跟你去,这次去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有什么好收拾的,女人就是麻烦。凤千绝嘴里嘟囔了一声,却只是摆摆手,让他们赶快。他便坐在沙发上,慢悠悠的喝起了咖啡。

想起那次他也是坐在这里喝咖啡,乔以萱在对面吃东西烫着了舌头,跳着脚的吸气,不由觉得好笑,这个小女人还真是惹人喜爱。

刹那间,凤千绝愣怔了一下,他在不是小白的时候,很少会觉得有喜爱、好笑的时候,难道他真的已经被这个女人给深深地迷住了,再也放不下了吗?

他作为小白的记忆一直没能找回,可是从别人的描述中,他是十分的依恋乔以萱的。

“好了,走吧。”一个脆生生的女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寻声望去,却是惊在当场。

只见乔以萱和乔晓宁各拉了个皮箱子,竟然这么多东西,只是去吃个饭而已!

“这里面都是什么?”凤千绝黑着脸,实在是有一股怒气,这两个突然出现在他生命中的人,真是难搞,甚至比凤千色和凤千翎还要难搞。

“生活上的一些必需品,比如洗面奶、各种水、各种霜,还有姨妈巾之类的,你总不能不允许我带这些东西吧?”乔以萱口气十分的强硬,如果你不让带,那她就不去;如果让她去,那就必须要带上。

“这里面是我新买的玩具,还有我的小被子,没有我的小被子,晚上是会睡不着觉的。还有一瓶防狼喷雾,这个是妈咪给的,我还一直没用过。”

乔晓宁天真的脸上却透着一股腹黑的神气,当说到防狼喷雾的时候,凤千绝的嘴角明显抽了一下,这是要防着谁?

凤千绝也懒得跟他们较真,直接把这两个人和两口箱子塞进了车里,凤千染看的出奇,这是打算过去常住了吗?

凤千染本想和凤千绝一辆车,就直接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凤千绝冷着脸看了看车里的拥挤,眼睛就直勾勾地盯着凤千染。凤千染环顾一下,叹口气,灰溜溜地下车了。

宴席上,凤家一群人都在,因为凤千绝是二少,乔以萱自然就排在了前面,而乔晓宁则是直接被带到了凤湛老爷子的身边。

本来就是吃顿饭,却在宴席间发生了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

凤家宽大的客厅里,一张椭圆形的长条桌子摆在正中间,桌面是实木的,上面覆着一层镀银的水晶玻璃转盘,各种山珍海味在转盘上缓缓地转动。每个人的面前都摆放着精致的餐具,筷子也是银的,一副西式的刀叉,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

乔以萱是客,别人怎么吃她就怎么吃,这样既显得淑女,又不会出洋相,省的被人笑话。被笑话她倒无所谓,只是回去后难免又被凤千绝讥讽一番。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总是千方百计地跟她找茬。

乔晓宁却不管这些,看着一盘大虾转到了自己的面前,伸着手就要去拿,他不会用筷子,只能上手。

乔以萱见状,对乔晓宁“噼嘶”了一声,使了个眼色,乔晓宁立刻就乖了。

凤湛见状却不满了,他对乔晓宁是十足的喜欢,不仅因为他是凤家的子孙,更是因为乔晓宁的机灵、活泼和可爱。

“大家不要拘谨,小萱也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大家都别愣着了,开吃。”凤湛招呼一声,夹了一只大虾放在乔晓宁的盘子里。

凤千色、凤千绝等四个兄弟吃了一惊,以前这样的聚餐,凤湛老爷子都是要站出来说点儿什么,或者是家训,或者是家族如何发展,可是今天,老爷子什么都不说就开吃了,着实反常。而造成这一反常现象的,就是饭桌上多了两个人:乔以萱和乔晓宁。

众人尴尬一下,就不再等了,开始吃饭。乔以萱有样学样,吃的津津有味。

“宁宁,大虾好吃不好吃?”凤湛微笑着,和蔼可亲的问。

“好吃。”乔晓宁点点头,将最后一块虾肉塞进了嘴里。

“好,要不来个螃蟹?这螃蟹也烧的很好,爷爷给你剥。”凤湛夹了一只螃蟹,拆掉螃蟹腿,揭开蟹黄的盖子,把剩下的肉一股脑地喂进乔晓宁的嘴里。

“好吃吗?”

“好吃!”

席间,这么多人,只有凤湛和乔晓宁两个人的对话,其他人都是闷头吃饭。别看这四个孙子平日里咋咋呼呼,一个个厉害的不行,在凤湛老爷子面前却不得不低下头,他们都看着凤家诺大的产业,万一把老爷子得罪了,可是一分钱都别想得到。

看着凤湛老爷子对乔晓宁的溺爱,凤千色和凤千翎心里十分的不爽,这样下去,凤千绝肯定会仗着这个孩子把凤家所有的产业都拿走!简直欺人太甚。只可惜他们自己没能生个一儿半女,却让这个不近任何女色的凤千绝抢了先。现在追悔莫及,就是立刻造人也来不及了,凤千绝的儿子都六岁了。

凤千色恨得咬牙切齿,只想把这个孩子杀掉,他心里打着算盘,这是迟早的事。

凤千色心里想着事,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乔晓宁,那凶恶的目光和狠厉的表情,让乔晓宁害怕。妈咪之前跟他说过,当一个人对他心怀憎意的时候,目光就是这样的。

乔晓宁虽然不知道这个叔叔为什么这么恨他,但是心里却警惕起来,难道因为他多吃了一个螃蟹?

凤湛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他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要论心机,可以说是这些人的祖师爷,他一眼就看出了凤千色心里是怎么想的。

“咳,”凤湛咳嗽一声,敲了敲筷子。

凤千色回转,知道自己暴露了,立刻堆上笑颜,想想这么个心狠手辣的人,笑起来会是何等的可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