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84章 上门逼婚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9 2016-08-15 20:12:19

  凤千绝彻底蒙了,只是凭着这些年养成的冷静和睿智支撑着。

可是他又有所怀疑,难道上午跟自己一起出去的不是乔以萱,而是另有其人?这怎么可能,大白天的不可能闹鬼。

乔以萱见凤千绝心里疑惑,便对他讲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她被人带上车,然后就又被送回了凤家附近的路口,然后那辆车便又绝尘而去。她还以为是谁开的玩笑,可是在得知凤千绝发生的事,便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凤千绝暗暗感叹,只要乔以萱没事就好。

“二哥,你也真是命够大的,八字够硬。不过你这手可要好好养养了,你放心,凤家已经加派了人手,现在凤家如同铁通一般,乔以萱和乔晓宁绝对安全。”

凤千翎拍拍凤千绝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担心。

凤千绝脸色阴沉,始终想不明白,会是谁这样下狠手?应该不是凤千色兄弟两个,他们若是有这种可以直接开车撞死他的机会,不会再兜个圈子,他们肯定会永绝后患。可是,那会是谁呢?

“老二,你也不要多想了,我已经派人去查了,那辆车被扔在路边,车上的任何指纹都被擦干净了。看得出对方是有备而来,不过你不用担心,一切都有我顶着呢。”

凤湛的话像是一针强心剂,让乔以萱镇定下来,她紧握了下乔晓宁的手,看了眼凤千绝,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众人散去,凤千绝独自站在阳台上,看着J市车水马龙的街道,看着街上交相辉映的霓虹灯,他的心情也极其的乱,复杂的很。

凤千染担心凤千绝,敲敲门,却被凤千绝打发回去。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想想这些是因为什么。

他在犹豫,是不是真的应该和乔以萱在一起。他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么去保护她和儿子?她跟他在一起,迟早会受到他的牵连。

他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浓浓的咖啡,逼迫自己去思考一些事,他冥冥中觉得,明天肯定会有不寻常的事发生。

他想连夜把乔以萱和乔晓宁送到安全的地方,可是想想,现在似乎哪儿都不安全。而且对方既然把她安然无恙的送了回来,那就不是针对她。可能,这次对手的目标是他凤千绝和凌莹莹两家。

他们两家反目成仇,最能直接得益的是谁?

想着想着就到了天亮,他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去了大厅。龙门有凤千染照顾,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他要打起十二分的精力去面对接下来的事。

要么怎么说各种事都经不起念叨呢,说曹操曹操到,一直念叨有鬼有可能就真的出现鬼。这不,刚过了上午九点,太阳已是升到头顶,而凤家外面却进来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

市长来了,不约而至。加上昨日差点跟凌莹莹出了车祸,这恐怕不是好兆头。

“哎呦,这不是凌市长吗?这是那股风把您给吹到这儿了?令寒舍蓬荜生辉那!”凌市长刚进门,凤湛就迎了上去,说了几句开场的话,将凌市长让进门。

凤千绝跟在一旁,神色凛然,未表现出任何的讨好,只是冷酷着脸色,定定的看着他。凤千绝那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将他衬托的妖孽般的美丽。凌市长暗叹,难怪自己女儿爱的他死去活来。

凌市长对凤湛的热情充耳不闻,给凤家来了个下马威。凤湛略有些愠怒,可是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即使你经商再有钱,惹上了官司,就肯定是一场空。凤湛虽然看不惯,却不得不忍耐,否则他那四个孙子还不得上天,弄个家破人亡。

“凌市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上好的碧螺春一壶,不知是否对您的口味?”

凤湛使出凤家那一套待客的规矩,来试探凌市长。说起凤家这套规矩,只要是在商场和官场上混得,无一不知,无人不晓。

自从凤家占领了J市大部分市场之后,这套规矩就诞生了。俗话说树大招风,凤家的场面越大,得罪的人就越多,官场上的人更是想来敲一笔竹杠。可是凤家毕竟不知道各路人等都是什么货色,所以在客人来的时候,凤家先念个讨好的彩头,然后便是上茶,必是上好的碧螺春。倘若对方端起茶杯喝上一口,那就是说一切好商量,凤家也就送了口气。若是对方言明“碧螺春太青,要毛尖才好”,那就是说茶是可以喝,但是凤家要付出一些,这就是事情不太好办了。若是对方直接摆手拒不喝茶,那就是说事情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凤家看着办吧。

这会儿凤湛看凌市长来者不善,便抬出了上茶这一套,等着凌市长的反应。

“碧螺春太青,毛尖才好。”果然,凌市长说了这么一句话,凤湛心里一沉,却又能接受的住。

“上毛尖一壶。”凤湛的话音刚落,就有下人端了茶水,给凌市长倒了一杯,又给凤湛和凤千绝等人各倒了一杯。

凤千色和凤千翎不在,他们预料到凌市长会来,至少也会派人来,早就安排了听力超群的人在隔壁。

另一间房内,凤千色和凤千翎喝着茶,面露微笑。

“大哥,你这招神机妙算可是够厉害的啊,你是怎么断定凌市长会来的?”

凤千翎佩服凤千色的神机妙算,如果让他自己设计,他肯定直接开车把凤千绝给撞死,可是那样一来,目标就太明显了,矛头指向自己,他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这还不简单,因为我太了解凤千绝那个人了。如果把凌莹莹撞死了,那肯定也是他凤千绝撞死的。若是没死,凤千绝因为追别的女人差点把她撞死,女人的嫉妒心肯定会让凤千绝吃不了兜着走。你要始终明白一件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凤千色一番话已经道明了事情的原委,这时却不再说话了,各自想着心事。

凌莹莹没死,市长肯定会借助这件事让凤千绝娶了凌莹莹,那乔以萱必定走人,那个乔晓宁自然也会滚蛋。就算凤千绝冷酷,去了这两个人对他的精神压力肯定很大。到时候再一举将他打倒,凤家偌大的产业唾手可得。

凤家的客厅里,凌市长喝了口茶,脸上一直阴沉着,看不到一点儿波澜。

“市长,这次前来所谓何事?”凤湛套出了对方的底线,也就不再讨好,此刻便正了神色,一脸的威严,一把龙头拐杖握在手里,那实木的把手常年浸着人体的油脂,竟是光可照人。

“昨天凤二少和我家莹莹发生的事,凤老爷子肯定知道的比我还清楚,我也就不再多说。关于凤二少想要撞死我孙女的事,凤老爷子觉得如何处置比较好?”

凤千绝一听这话,霍得站了起来,凌市长这是血口喷人,“差点撞死”被他说成“想要撞死”,这在动机上就直接给他判了死刑。凤千绝当然不服,竟想不到凌市长会这样搬弄是非。

凤湛怒敲一下地板,把凤千绝喝退回去,这才和颜悦色的跟凌市长讲事实。

“凌市长得到的消息可能不太准确,这也没办法。其实,我家老二那天是被人骗过去的,幸亏反应及时,才没酿下大错。不止凌市长和凌小姐,其实我们也是受害人。”

凤湛说的很委婉了,可是凌市长却不为所动。

“凤老爷子此言差矣,这不过是想掩盖事实的托辞,试问,有谁敢同时对咱们两家动手?我看就是凤二少鬼迷了心窍,不肯接受我家莹莹的追求,又摆脱不掉,所以就痛下杀手,想彻底摆脱。别说是说,我想任何人都能看的出来。”

凌市长端着一盏茶,一边慢悠悠地喝,一边娓娓道来,语气里却并没有太多的怒气。想不出凌市长竟然可以如此淡定地说出这一切。

凤千绝几乎要暴走了,这一切果真如他所预料的。可是,凌莹莹原本没有任何事,可是市长却依旧抓着不放。

凤湛沉默下来,他想的不是怎么去质疑、怎么去反驳,而是想怎么去解决。市长就是市长,他掌握着实权,你跟他讲道理是讲不过的。

“那依凌市长来看,这件事该怎么解决?我家老二却是无心之举,可毕竟令千金是受到了惊吓,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我们理应作出些赔偿。”

凤湛招招手,下人便上来为凌市长添了一杯茶。凌市长喝着茶,而且怒气不大,看来并不想把凤家怎样,只是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其实这事也简单。你们想啊,就算是我对凤家的了解,知道这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可是,它偏偏就发生了,而且就算我出来辟谣,世人恐怕也不会相信,这就让凤家白白落一个杀人的罪名。我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凤二少娶了我家莹莹,那一切就妥了。”

市长嘴角浮上一丝微笑,眼神里的喜悦熠熠闪光,凤家,不可能不答应。而且,凤家和我市长联姻,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沾了光了的,又不会委屈了凤二少。

凤千绝听到这里,嘴角已是抽搐不止,凌莹莹,他绝对不娶。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开了,从外面走进一个人,听到了这些谈话,一时间,场面陷入了沉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