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80章 把妈咪给卖了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75 2016-08-13 20:08:56

  凤千绝面色有所和缓,对这个小女人不能要求太高,只要不闯祸、不搞消失,那就没问题。

乔以萱白了一眼,心里嘟囔了一声,还没怎么着呢,这就开始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了,那以后万一结了婚,还不得天天跟他汇报?她可受不了。

乔以萱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她只是心里打着小九九,还得抓紧时间找到叶老大和夏天,他们还得回到自己的国度。

乔以萱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对凤千绝却又有种说不清的感情,在他还是小白那会儿,她确实是有些动心。

“你是我的爹地吗?”乔晓宁仰着头,直言不讳地问凤千绝。

乔以萱没来及的反应,当她意识到坏事的时候,赶忙去捂乔晓宁的嘴。可是说出来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现在再想收回来已经是来不及了。

只见乔以萱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阴沉,她,她真是受不了这个小屁孩儿了。

凤千绝一脸的冷酷,这个突然出现的儿子确实打乱了他的生活,他甚至还没做好当爹的准备。当下也不知道如何答话,可是凤湛老爷子那份亲自鉴定报告写的却是清清楚楚,乔晓宁确实是他的儿子,千真万确。

“你害怕我吗?”凤千绝蹲下身子,和乔晓宁平视,他为人比较冷酷,很少会有笑颜,他是没办法,在凤家这勾心斗角的家族里,但凡你有一点儿的优柔寡断,你都会被无情的终结。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小孩子的心中是什么形象,他没有这个准备。

“特别的酷,跟妈咪很般配!”乔晓宁是喜欢这个类型的爹地,但是爹地好像不喜欢他,爹地和妈咪谁喜欢谁他也搞不清楚,他对自己的身世很是怀疑。

对这个答案,乔以萱和凤千绝都感到很意外,这个孩子从小是接受了怎样的环境氛围的熏陶,竟然会觉得这个样子的人很酷。

乔以萱摇摇头,小孩子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的,他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还没形成,还不能算数。但是她随即又对自己否定了,她为什么要这么批判凤千绝?她不是对凤千绝有点感情吗?不然也不能任由他像火车一样在自己身上碾压!

“很酷?嗯,不错,明天爹地给你买玩具,只要是这儿有的,只要是见过的,爹地都给你买回来。”凤千绝这算是承认了乔晓宁是他的儿子,也承认了乔以萱是他的妻子。

乔以萱撇撇嘴,这人还真是厚脸皮。

乔晓宁不介意,他喜欢爹地,爹地又给他买玩具,这就两全其美了!无形中,他好像把妈咪给卖了。

凤千绝的别墅修建在城郊,四周环境风光旖旎,又有小桥流水,也算是不错的所在。乔以萱想着暂时住在这里也无所谓,等找到叶老大和夏天再说。

就在这时,凤千绝的弟弟凤千染进来了,凑在凤千绝耳边说了句话。

“大哥,老爷子有请,说是有大事找你。”

看凤千染神色凝重,凤千绝知道不会是小事,脸色再次阴沉下来。

“凤家有事,我得赶快回去一趟,你们在这住着,有事给我打电话。”末了凤千绝又加了一句,“别到处乱跑。”

乔以萱在心里又嘟囔了一声,带着乔晓宁去院子里玩儿了。

凤家大院里,凤湛坐在主位,脸色极其阴沉,龙头拐杖放在一边,左右各立着很多人,在客人坐席上坐着一个身穿一身灰色西装的男人,雪白的衬衫,碎花深红的领带,目光有神,面对凤家这么多人,依然不惧,这人正是端木彦!

凤千绝和凤千染赶到,一眼看到端木彦,凤千绝心里咯噔一声,这人看着怎么这么面熟?他是谁?

凤千绝似乎是这次事件的主要人物,他一出现,众人立刻有些骚动,目光都聚在他这里。

“爷爷。”凤千绝叫一声,然后坐在一边。

凤湛清清嗓子,吐出一口痰,有下人端了漱口水,稍后,他这才开始说话。

“端木先生,你把你的来意再说一次。”

众人的目光又都聚在了端木彦的身上。

“好,那我就再当事人的面前再说一次。”端木彦站了起来,目光扫了凤千绝一下,然后正视着凤湛。

“我与乔以萱有婚约在身,在前几日本想结婚,可是结婚的现场,乔以萱却不知所踪,我想肯定是出了什么事。现在,我知道乔以萱就在凤家,而且肯定不是她自愿留在凤家,我想请凤家的二少爷给我个答复。”

端木彦神色凛然,这已经不是利益相关的事,这是直接赤果果地抢人了,还是凤家抢的他的,他当然理直气壮。

凤湛脸色都黑了,他本就不想要这个女人,之前和商景谦的关系,差点让他丢了孙子,现在又跳出来一个端木彦,这个女人还真是香饽饽,那么抢手?他可不管,他得要凤千绝表个态。

凤千绝看了一圈在座的人,“无关人等就撤了吧。”

凤千色和凤千翎一听这话,本来看热闹的心态立刻被泼了一盆冷水,这话分明是说他们兄弟两个是无关人等。当下对凤千绝恨得咬牙切齿,当着外人的面实在是不给面子。

凤千翎站起来想说什么,被凤千色拦下,使个眼色,便退了出去。在出门后有手下便凑了过来,凤千色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就见那下人去了隔壁的房间,耳朵贴在墙壁上,闭目凝神,仔细倾听。

说起凤千色的这个手下,当真有一手绝活,他的听力异乎常人,在隔壁听对面房间的谈话,听得真真切切。

凤千色这么安排,倒不是十分在意凤千绝和乔以萱还有老爷子、端木彦之间的关系,之前那些说乔以萱给老爷子生的私生子,他早就查明白了,只是想从和凤千绝有关的任何事件中捕捉到一丝蛛丝马迹,从而打到这个最强的竞争对手。

现在,屋子里就剩了凤湛、凤千绝和端木彦,连凤千染都被请了出去,凤千染虽然八卦心极重,但是面对凤湛和凤千绝这两个人,还是没有他可以炸毛的机会。

“乔以萱是不可能嫁给你的。”凤千绝此话一出,凤湛和端木彦同时吃惊,此时他们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凤湛虽然对端木彦上门要人不满,但是想着能把乔以萱赶走,也就默许了。可是凤千绝这分明是话里有话,难道他不肯舍弃这个女子?

“哦,此话怎讲?我可听说凤二少是要和商心暖结婚了,而且商小姐也怀了凤二少的骨肉,难不成,凤二少要夺人所爱?”

端木彦脸色变得极为不悦,乔以萱是他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能跟他抢!而且,自他见到凤千绝的第一眼,便认出了这个人,这就是当时乔以萱带在身边的小白,果真乔以萱和这个小白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老二,你解释清楚。”凤湛脸色铁青,呼吸不畅,这个女人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还和这么多的男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他们凤家是绝对容不下的。

“这还用解释吗?说白了就是,乔以萱要在我那住上一段时间,至于日后怎样,我现在也不敢断言。只是端木先生现在要人,恐怕是不行。”

凤千绝眼睛里射出一道凶光,在他的地盘上,还没有人敢跟他讨价还价。

“蛮不讲理,若是这样那咱们没什么好谈的了,咱们法庭上见吧。”端木彦愤怒地离开,因为不平,带动的沙发一阵吱嘎作响。

凤千绝和凤湛目送着端木彦离开,凤湛倒是不怕端木彦告上法庭,只是对凤千绝的做法有些琢磨不透。现在剩了他们二人,倒是可以好好地谈谈了。

“老二,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凤湛拿起龙头拐杖,要是这个不肖子孙真的想娶乔以萱,他可要狠狠地敲他一下。

凤千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也不正面回答凤湛,只是说还没想好,便走了。那气势、那气魄,那傲骨,简直不像是做晚辈的!

凤湛气的全身发抖,这个孙子是靠不住了,还得靠他自己的力量,他一定要让凤千绝和商心暖结婚,那才是他钟意的孙媳妇儿,那个什么乔以萱,根本就不够档次。

凤湛已经做好了打算,立刻叫人拦住凤千绝。

凤千绝才走了一半,凤湛叫人把他拦下,他不得不站住,只得转身又走了回去。看着凤湛突然换了脸色,心里不知道那个老狐狸卖的什么药。

“爷爷,还有什么事吗?”凤千绝站的笔直,脸上确实一本正经地严肃,只要涉及到乔以萱,他定要站出来说话。

“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这么严肃干什么?老爷子我欠你钱还是怎么的?说实话,我想我重孙儿了,你今晚把他带过来,一起吃顿饭。你可以放心,宁宁在我这儿,绝对不会发生上次的事。”

“这个……”

“嗯?现在我说话不管用了是吗?你翅膀硬了想要单飞是吗?你趁早给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说的话你就要听!”

凤湛完全不给凤千绝一点儿反驳的机会,以大欺小就是这样,完全的霸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