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76章 给爹地找个情敌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0 2016-08-11 20:28:21

  “咱们不讨论这个问题,我觉得最实际的,还是说说你是哪儿来的自信,我肯定会送你回去的?我完全可以把你扔在大街上,自然会有人把你接走。”商景谦这话有实话,也有威胁,赤果果地威胁,要是这小屁孩儿敢不听话,就真的把他扔在大街上。

“你多大了?”

嗯?多大了?商景谦怎么也想不到这小鬼会问这个,稍微犹豫一下,就说自己三十岁了。

“哦!”宁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才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你看来还是有机会的,就看你是怎么做了。”

“哦,我该怎么做?”商景谦很敢兴趣,他很想听听,从这个小鬼的口中能说出什么奇葩的想法。

“过来点儿。”宁宁对商景谦勾勾手指,让他再靠近一些,眼神里的坏笑的得意神色却让商景谦有些警惕。

稍一犹豫,想想这事确实该悄悄地说,这个小屁孩儿还能拿他怎么样?就凑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宁宁身子后仰,小手在商景谦的额头上重重的拍了一下,然后嬉笑着逃开,“你笨啊,当然是去追了!”

商景谦被小鬼算计了一道,心里很不快,但是小鬼的话倒是提醒了他,当初他把小鬼绑架过来,想逼凤湛老爷子拿乔以萱交换,现在想想着实不妥,有哪个女人愿意接受这种霸道的追求?

他点点头,这个小鬼倒是挺可爱的!

“我知道了,好吃的马上就会给你送过来,吃饱喝足了给我老实的睡会儿觉,然后下午跟我去见你妈咪。”

宁宁这下高兴了,他这招欲擒故纵,绝对会让爹地对他刮目相看。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不是给爹地多找了个情敌,那他就管不了了,要看爹地的本事,是不是能把妈咪牢牢地栓在身边了。

宁宁很高兴,上蹦下跳,跑去吃东西,他苦于没有手机,不然一定会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咪,让妈咪别再为他担心。

此时的商景谦心里也很愉快,虽然自己与凤二叔的合谋失败了,但是他却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看着宁宁那快乐的样子,就算不会在乔以萱面前为他说几句好话,至少也不会拆台,不然他也不会让自己去追他妈咪。

这小鬼,这不是把妈咪给卖了么?

商景谦满头黑线,若是这小鬼以后成了他儿子,那还不得被折腾死?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是开心,对乔以萱的欣赏,对乔晓宁的喜爱,让他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商景谦穿了休闲装,因为小鬼说妈咪不喜欢正装。

商景谦揣上一张大额的信用卡,就高兴地带着小鬼出门了。

“背着我,我才六岁,我走不了路,要是我闲杂就走累了,那等会儿就不能陪妈咪了,没有我在身边,很难想象你会成什么大事。”宁宁一本正经。

商景谦竟然这么被人看低,却一点儿也不生气,果真就背起了小宁宁。

小宁宁心里那个美啊,坏人,让你绑架我,让你威胁妈咪,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看四周,竟然没几个人,他真想大喊几声,大家快来看啊,看看这个坏人,被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小宁宁也只是在心里美了一下,没敢太嘚瑟,他不能得意忘形。

“喂,你不给妈咪买鲜花吗?没有鲜花,我真的不知道你还能干成什么事!”

小宁宁以完全以一副小大人的口吻教训商景谦,让商景谦满头黑线。

你个小鬼,还真的教育上我了!等我把你妈咪搞定,再来收拾你!

不过他自己倒也真的有点尴尬,居高临下的日子过了这些年,追女孩的本领都忘了,但是他隐约觉得,乔以萱不是那种可以靠鲜花、浪漫就能搞定的。

不管怎样,商景谦都要试一试,要是连试都不试就被pass掉,那可就比窦娥还冤了。

商景谦不放心把乔晓宁一个人丢在车里,一方面担心他出什么意外,另外,就是这个小鬼机灵的令人发指,再给跑了。于是,就出现了一个爸爸年级的男人带着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儿进了鲜花店。

“老板,来九十九朵玫瑰。”刚进门,商景谦就喊道,他根本不考虑其他的花种,玫瑰是象征爱情的。

乔晓宁一心想要报复下商景谦,于是撇着嘴说道:“又是玫瑰,我妈咪收到的玫瑰都可以种一个花园了,一点儿心意都没有。我妈咪现在见了玫瑰就反胃,都花粉过敏了。你还行不行了?”

漂亮的售货员姐姐听了抿着嘴笑,误以为乔晓宁就是这个男人的儿子,伸手摸了摸乔晓宁的头,很温柔,“这位先生,您看您儿子好像都比你要懂得多,其实在花的海洋里,象征爱情的花的品种还有很多,每个国家和每个国家也都不一样。但是在中国,蝴蝶兰虽然没有玫瑰那么令人熟知,但是其花的颜色、花朵的形状,特别的美丽大方。而且,在新娘结婚时候所捧的花束里,蝴蝶兰是最重要的配花。这种花形似彩蝶,花姿优美动人,极富装饰性。”

美女售货员一番说辞,让商景谦吃惊不已,想不到人的一张嘴可以把花描述的如此美妙。当即就买了九十九朵蝴蝶兰,花了几千大洋。

乔晓宁却有些不满,谁是他的儿子?他才不可能有这么笨的爹!

乔晓宁气鼓鼓地跟着商景谦上了车,开出了一段距离,商景谦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根本不知道凤千绝那个混蛋把乔以萱藏在了哪儿?!

吱嘎一声,汽车停在了路边,乔晓宁坐在后排座位,一个就撞到了前排的座椅上,当即就咋呼了起来。

“你是不是笨的要死?你是不是猪八戒投胎转世来逗我的?”乔晓宁揉着被撞疼了头,对商景谦的开车技术很是鄙夷。

商景谦本就对凤千绝有些郁闷,这会儿被小鬼一刺激,心里就不平衡了,“你哪儿那么多废话?你是不是不想见你妈咪了?你要是不想见那咱们回去,我时间有的是,你就慢慢等吧。”

商景谦心情不太好,也是为了吓唬吓唬小鬼,不然这个小鬼太不听话了。当即就调转车头要回去。

乔晓宁倒是不怕,索性在后座一躺,爱咋地咋地。

商景谦一头雾水,按说这小鬼离开妈咪被人绑架,就算是他对这个小鬼很好,但是也肯定日思夜想的想妈咪,怎么会如此的淡定?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诡计?

“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真的不想见妈咪?”商景谦皱着眉头,眉宇之间拧成了一个疙瘩。

乔晓宁嘟着嘴坐起来,“你刚才的话应该是我说才对。你要是不想见我妈咪,那咱们就回去,反正我跟妈咪在一起的时间多得是,你就不同了,你再耽搁下去,妈咪跟别的男人跑了,你去哪儿找?”

噗!商景谦差点儿一口鲜血吐出来,这倒是提醒了他,当务之急是追到乔以萱,不然被凤千绝那个混蛋占了先,他可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那你倒是说说,我该去哪儿找你的妈咪?”商景谦借坡下驴,正好问问乔晓宁,也许乔晓宁知道乔以萱在哪儿。

“我怎么知道?我是绑架的,不过你可以给妈咪打个电话,也许妈咪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出来见见你。”

乔晓宁深深地叹口气,这么笨的男人可千万别成了他的爹地。

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是,商景谦忍了,他冷静下来,现在一切的目的都要以找到乔以萱为主,不能被别人乱了方寸。

乔以萱正紧张地等凤千绝回去带给她好消息,就算没能把儿子带回去,但至少也要知道儿子现在在哪儿,过得好不好。

正焦虑着,手机就响了,突然的铃声响在寂静的房间里如同炸雷一般,惊得她差点把手机扔掉。

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也许是商景谦打来的,肯定和儿子有关!

“喂……”

“小萱,你儿子在我这儿,我们在哪儿见个面,我把儿子还给你。”

是那个声音,成熟中带着沉稳和冷静,就是商景谦那个混蛋!

“你个混蛋!快把儿子还给我,要是你敢动我儿子一下,我,我就扯光你的头发!”

乔以萱大声地喊叫,竟有些歇斯底里。回国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她还没有完全理顺,就面对着儿子一次又一次地被人从她身边带走。

商景谦被电话里的声音刺激的耳朵疼,把手机稍微拿远了一点,然后用同样的方式继续询问:“我是问你咱们在哪儿见个面,我把儿子还给你。”

乔以萱这才冷静下来,擦着额头的汗,对方竟然要把儿子还给她。哼,不知道是不是真,但是总要去看看。于是约定个地点,就要出门,这才发现在院子的四周守着很多凤千绝的人。

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凤千绝?那毕竟也是他的儿子。不行,不能告诉他,不能告诉任何人,她要带着儿子出国,然后再找到叶老大和夏天,不能再让儿子从她身边离开半步!

心意坚定的乔以萱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就走到大门口,果然被人拦下了。对方言辞恳切,本着保护她的意思,就是不让她出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