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64章 凤千绝见到孩子他妈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1 2016-08-03 20:00:11

  进了房间后,却没有发现那个男人,她不禁轻吁了一口气,然后看到床上儿子病弱的样子,又急得冲了过去。

“晓宁,妈咪来了。”乔以萱的眼眶微微发热,看着儿子布满泪痕狼狈的脸,她真恨自己干嘛那么怕那个男人,让儿子受了这么多的苦。

“妈咪,你总算来了,晓宁以为你不要我了。”

“傻孩子,妈咪怎么会不要你,怎么就把脚扭伤了?”乔以萱听了儿子的话,又是心酸又是难过啊。

“是我的错,没有看好晓宁!”此刻一阵冷冽的风随着突然而至的男人飘进来,乔以萱只觉得后背一阵发颤,她暗呼,不好,怎么忘了还有这个男人了?

凤千绝的双眼紧紧盯着女人的背影,可即便只是一个背影,他却早已认出来这个女人是谁!其实早在房门外听到那一声细细的呢喃,他的心弦一阵,加快脚步迫不及待的闯了进屋,就看到了果然是她!

几乎只是三秒钟,凤千绝高智商的头脑已经运转完一周,乔以萱,你这个女人,果真是可以!

原先只以为她被凤湛给绑架了,却从来没想过她就是乔晓宁口中的妈咪!难怪他来了二次,都见不到她的人,原来她是故意躲起来不想见自己!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凤千绝就跟发了疯一般,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觉得全身都要爆开了,在他拼了命的寻找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却老神在在的躲在他的家里,带着他的儿子,骗的他好苦!

凤千绝一步步上前,无视周围人的眼光,不顾一切的拉起还蹲在床边扮鸵鸟的女人。

“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凤千绝的这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乔以萱呆怔了下,她有什么话要说么?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看着女人呆萌的状态,凤千绝又是气的牙痒痒,敢情他在这里抓心挠肺的找人,人家压根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估计是早忘记他了吧?

凤千绝意识到这一点,也不再废话,对付没心没肺的女人,他有自己的办法。

大手一拉一拽,女人娇小的身子已经到了他怀里。

“爷爷,王伯很快就来,你照顾好晓宁,有事给我电话。”凤千绝在还算理智的前提下,丢下这句话,然后不等一旁的人回应,撸劫了人就走。

仿佛是一阵风刮过,两个原本应该在房间好好待着的人凭空消失了。

不要说乔晓宁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连一向见惯了大场面的枭雄人物凤老爷子也懵了。

这个孙子今儿是怎么了?

许久,晓宁才惊觉发生了什么事情,“太爷爷,太爷爷,你赶紧救妈咪回来,爹地刚才好凶,妈咪肯定有危险的。”

凤湛回过神,暗道:乖乖,这孙子平日都冷静淡定,今天真是让他大跌眼界!

难道这个女人身上真的有什么魔力不成?否则怎么能怀下他凤家的种呢?现在又让他的孙子自制力完全消失殆尽,不顾一切的掳人,这种行为就是打死他这个老头子他也想象不出会发生在自家那个冰冷决绝的孙子身上啊!

但为了安慰晓宁,只能说,“不会的,你爹地人很好,肯定不能够打你妈咪。”

“真的?”乔晓宁执意要寻求一个保证。

在曾孙儿童稚的目光下,凤湛突然有些不肯定了,千绝不会把人给撕裂了吧?依照刚才他周身散发出的戾气,倒是非常有可能啊!

很快王伯过来,给乔晓宁全身检查了一遍,发现并无大碍,就是脚踝处扭伤了,他开了个药方,是中药。

然后又弄了几个药膏,嘱咐人按时给晓宁换上,准点换药,三天之内一定能好。

凤湛听了这话,才彻底的放下心来,看着曾孙儿因为今天这一天的风波而累的熟睡的可爱模样,他的脸上也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也不知道千绝跟那个女人怎么样了,不会真的把人弄死了吧?其实若是在最初,凤千绝如果真的把乔以萱给折腾死了,不正合了凤湛的意么?可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凤湛突然不想那个男人有事,毕竟是晓宁的妈咪,可不要真出什么事情才好!

想到这里,凤湛掏出手机,本想打电话过去,又担心扰了孙子的好事,到时候他脾气更大,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情。

凤湛思虑再三,还是破天荒的给回了一条短信:晓宁没事,你悠着点来!

乔以萱被男人像拎小鸡一般拎上车,然后死死按住。

她突然有些惊恐,男人的两只眼睛仿佛会喷火,她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啊!

他失忆的时候可是乖如绵羊,总是萱萱的叫唤,一刻也离不开自己;而在双子岛上的日子,他整日里冷冰冰的,跟个面瘫一般,她也不怕他!可此时此刻,男人的怒火就好像是凭空而来,她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便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被男人按在副驾驶座位上,扣好了安全带,男人有力的手臂横过她的胸前,不可避免的碰到了她的丰盈。隔着衣料她只感到一阵麻麻痒痒的感觉传遍周身,正觉得尴尬之际,男人却又面无表情的坐直身体,发动车子。

“想保命,就不要乱动。”凤千绝目不斜视的抛下这一句话,就专心的开车。

其实此刻他看似平静的外表下内心里犹如数万头***奔腾而过,尤其是在接触到女人柔软的身体,呼吸到她身上熟悉的体香,他的内心再也不能平静。他多想把这个女人就地正法了,看着她如小鹿一般靡靡的目光,纯善无辜,他更觉得恼火万分。

凭什么他受了这么大的罪,而这个女人却一点事都没有,甚至到此刻了,还一脸无所知的表情呢?

所以,他不能放了她,要慢慢的慢慢的折磨她,让她在自己身下婉转啼鸣,哭着求饶,求他放过她!

乔以萱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糟了血霉了,不然怎么总被人拎来拎去的像耍猴子一般呢?

她此刻既恼怒又有些惧怕,不知道一个失去理智的男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凤千绝把乔以萱拎下车,关车门,“嘭”的一声,擦,这男人也不知道爱惜车子,不是都说车子如老婆么?他就算是娶妻肯定也不会多疼惜自己老婆。乔以萱在心里腹黑一通。

此刻乔以萱本尊大概还未意识到一个男人在极度爆发之后会发生点什么不可估量的事情吧。

乔以萱只觉得头昏脑胀,她的身子被男人挟持着,他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勒着她的腋下,抱的姿势虽然不甚雅观,但好歹是没有特别的难受,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只除了现在有点想,吐!

不怪乔以萱有这种感觉,实在是一个人被横抱,竖抱,倒抱之后,难免会有这种脱离了地心引力之后的惯常反映出现吧!

凤千绝稍稍有些诧异,刚才还死命挣扎的女人此刻怎么就安静下来了呢?

“少爷!”上楼梯前一个佣人经过,站住恭敬的问候。

凤千绝轻微点头,正欲上楼,突然又顿住脚,“等下楼上发生任何动静,都不准上来。”

佣人惶恐的点头,在这个属于凤千绝的私人地方,其实除了凤千染会偶尔来窜门,再就是打扫的佣人,也实在没人会来这里。但佣人这是第一次看到少爷这么郑重的吩咐他做一件事,所以即使他觉得万分的不可置信,他也一定会做得做好。

抬眼不小心瞄到了女人的脸,哇,好美的一张脸,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少爷带女人回家,这个女人应该是少爷的爱人吧?!只是现在少爷的心情明显不太好啊,只祈祷她不要遭多大的罪才好,毕竟少爷难得遇到一个自己心里喜欢的女人啊。

凤千绝踢开卧室的门,把手里的女人像甩包袱一般朝房间中央的大床上扔去。

“啊!”一声惊讶还来不及发出来,乔以萱只感到自己的身子像一条抛物线一般的已然落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还欢悦的蹦跶了几下,才稳住了身型。

“凤千绝,你这是要谋杀么?”乔以萱怒不可遏,她平生最讨厌二件事,第一就是被人挟持,第二就是被人扔掉,而今天,这二件事都被眼前这个男人做尽了,所以,此时此刻,她是恨不得咬他的肉,吸他的血才解气。

凤千绝高大俊挺的身子慢慢向大床走过来,他没有出声,可即便是这样,他周身不怒而威的气质还是让乔以萱有些瑟瑟的抖了一下。

这男人,不是冰山脸么?怎么她好像看见了男人眼睛里的火焰在燃烧呢?幻觉,一定是幻觉,就说了不可能嘛,她还没见过这个那人发火是什么样子呢!

其实乔以萱算是比较走运的了,毕竟每次当凤千绝要发火的时候,她早已逃之夭夭了,在双子岛上那次是这样,在凤家相亲宴上那次也是这样…而今天这次,她还能相安无事的逃掉么?

看着越来越逼近的高大身子,乔以萱下意识的磨蹭着退了一步,男人步步紧逼,女人内心深处的一点恐惧也被这股逼人的凌厉气势给逼出二三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