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60章 乔以萱的怒火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7 2016-07-30 20:00:05

  “啊,还有情况?”凤千染不禁好奇,不是一切都明朗了么?大哥见到了老婆孩子,这一下一家三口都团圆了,还想咋么滴?

“比如:我儿子的妈妈是谁?”凤千绝道。

啊,纳尼,他怎么忘了这茬了呢?难道说大哥到现在还不知道乔以萱就是他那一晚的对象,乔晓宁的妈妈?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凤千染只觉得压力甚大,到底是说真话还是隐瞒不报呢?可是现在的大哥好似火山爆发前兆,情况有些不妙啊!

凤千染当然不认为大哥此举是为了试探自己,毕竟如果让他知道了晓宁妈咪的身份,只怕他会直接掳人问个清楚,还用的着多此一举来跟自己确认么?

“哥,不就是那个女人么?”凤千染故意模糊不清的说。

“哪个?”

“就是老爷子一起掳走的那个啊!”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我跟她认识么?”凤千绝冷声道。

这句话确实不假,凤千绝自认这么些年还没有哪个女人能近了他的身,更不要说留种了。他没有印象的女人,从来不会去花费太多心思,即便是在乎,也只是针对晓宁这个儿子,对于他的妈咪,还真的是没有多大兴趣。

毕竟,让一个对女人退避三舍外加厌恶的男人突然间对女人感兴趣,那得是多么难的事情。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哥,你就别为难我了,兴许是你发作时…”凤千染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虽然是故意模糊凤千绝的视听,但说的也是大实话。毕竟一个人在正常状态下发生的事情不可能突然不记得,只有在把事情推脱到在非正常时候发生才理所当然。

凤千绝跟乔以萱的那一夜,就是在他发作时侯的事,所以将来万一大哥发现了真相要追究自己知而不报的责任,他也可以含混带过去的嘛。

“我明白了。”凤千绝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那个孩子,你喜欢么?”凤千染松了一口气,然后又靠近来好奇宝宝一般的表情问道。

乔晓宁那个小恶魔对上大哥这个冰山脸,还真的是蛮有趣的,就不知道两人见面时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哎,他可是后悔死了,下次大哥去跟晓宁见面,一定要求他带上自己。有热闹,有看白不看。

“嗯。”凤千绝简短应了一声,嘴角边突然扯开一抹浅浅的笑。

凤千染像是看新大陆一般的因惊讶张大了嘴,大哥这是在笑么?

这是一个好迹象啊,乔晓宁这小屁孩,真有几下子,居然一次就把大哥给搞定了。

这厢凤千染还沉浸在对小天才的景仰中,却没注意到自家大哥的脸色突然有些黯了黯。

凤千绝突然记起乔晓宁对自己的嘱咐:怪蜀黍,你可别忘了告诉千染叔叔哦,还有,晓宁觉得你也很好,也可以常来玩咯!

连千染都跟晓宁混的那么熟了,而他这个亲生爹地居然排在了第二位,这事搁谁身上不得伤心难过心里不是滋味儿啊?

想到这里,他凌厉的目光在凤千染身上一扫,他当然不会告诉自己弟弟,晓宁想他了让他过去玩这些话。

凤千染正滋滋有味的天马行空时,就感觉周围的气息有些不对劲了,他偷瞄了对面的男人,咋又不高兴了?

就在凤千染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凤千绝的声音又道,“你最近确实是有些闲了,去国外出趟差。”

纳尼,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动不动就是出差,他也没有大哥说的那么闲好吧。

凤千染作痛苦状,哀求,“大哥,我……”

“什么都不用说了,出去准备下,今天就启程。”

啊啊啊啊!凤千染哀悼起自己刚刚开始萌芽就要凋落的爱情,呃,他其实不承认自己对夏天的感情是爱情啊,这只是为了哀悼的一个说辞而已。不知道从国外回来后,那个不可一世的女人还会不会认识自己!!!

可怜的凤千染当然想不到自己落到如此田地,都是因为可爱的侄子一句“想他了”的话啊!如果知道了真相,他会不会佩服自家大哥的恋子癖怎么会如此的严重呢?亦或者这是凤家男人独一无二的霸道和控制欲在作祟呢?他对夏天又何尝不是如此?

···

夜晚降临。

乔以萱小心翼翼的把故事书从膝盖前挪开,然后两手把晓宁的小头颅轻柔托起放回枕头上,再将他的小身子放平,盖好被子。

这一系列动作下来,乔以萱不禁有些气喘,哎,这把老骨头多久没锤炼了?估计枪法和赛车都生疏了吧,这一段日子实在是过的太安生了些。

其实晓宁现在大了,睡觉前是不需要她讲故事,只是今晚却特别的缠人,尤其是缠着她问了许多关于那个男人的事。天可怜见,她对那个男人的了解又有多少呢?她只不过是不小心捡到了失忆的男人,并与之生活了一段时间,只是现在恢复记忆的他,跟失忆时候的单纯男人何止天壤之别呢?

乔以萱又不忍打消儿子的好奇心,只能想着办法转移儿子的注意力。幸好小孩子,多是一时兴趣,看她顾左右而言他,居然没有再继续追问。

突然,敲门声响起。

“谁?”

“少夫人,老爷找您过去。”门外的人道。

“知道了。”乔以萱回了一句,都这么晚了,那倔老头不会又是发什么脾气吧?她走出房门,一边走头脑在快速的转着,莫不是跟今天凤千绝的到来有关?

难道是要跟自己摊牌了么?

“进来吧,别在门口杵着。”凤湛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好似找乔以萱过来就只是为了聊天一般。

“坐吧。”凤湛又淡淡的说。

乔以萱也不啰嗦,拉过凳子就坐下,她倒是要看看这个老头想做什么。

“今天晓宁的亲生父亲来过了。”凤湛开门见山,倒也不隐瞒。

“我知道。”乔以萱点点头。

凤湛微微抬眼,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见到了千绝居然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莫非她真的对千绝无所图?

“你跟他说话了?”

“那倒没有,他没有看到我。”

凤湛明白了,敢情这个女人想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其实凤湛完全忽略了一件事,他压根没有跟自己孙子提晓宁的妈妈在这里,而孙子也完全没有问一句这方面的事情,又谈何欲擒故纵呢?

“你既然看到他了,怎么不把握机会跟他相认?”凤湛微微挑眉,讥讽的目光倒是入木三分。

乔以萱眉眼未动,好似没有看到那目光一般,“我为什么要跟他相认?”

“难道你不想进凤家门,做凤家的当家女主人?”

“不想。”

“那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凤湛突然哈哈笑道,“难道你还有别的更大的企图不成?”

“凤老爷,”乔以萱突然冷声,“如果不是你非要拉我们趟这个浑水,我相信和晓宁会生活的更快乐。”

“晓宁是我凤家的嫡孙,你别忘了这个事实。”

“晓宁是我生我养,你凤家出过半毛钱力么?现在你们说要人就要人,还把我们给软禁起来,你们权大势大,我们小老百姓斗不过也不敢斗,我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怀胎十月辛辛苦苦养了六年的儿子这眼看着就要被人夺走,我却还一句话不能说,不然还得被人当作是贪慕虚荣的女人,凤老爷是这个意思么?”

乔以萱一席话让凤湛心里一震,其实他这大半辈子虽然气势惊人,手腕铁血,但做事自认还算公道,混江湖的都要讲一个义字。唯独在晓宁这件事上,他也许是真的亏欠了眼前这个女人。

凤湛的心经过这一病原本就对乔以萱的态度有了潜移默化的改观,现在又加上对方这一番不软不硬的话,让他的心里就更感不是滋味。

乔以萱也是因为这几天的相处,深谙这个倔老头有的时候就是服软不服硬,可太软了他会觉得你好欺,所以采取这种不软不硬的态度是最好的。

“你和晓宁在我这里,我也绝对没有对待你,其实你不用觉得这么委屈的。”凤湛想了下又道,“不如这样,晓宁还是跟回凤家,你就在这个宅子里生活,只要你答应我不再去骚扰晓宁,我会定时让他过来看你。以后千绝还会娶妻生子,但晓宁永远是我凤家的嫡子长孙,地位不会变,凤家未来的当家人也只会是他,你看如何?”

这其实已经是凤湛自认做的最大的让步了,毕竟让这个女人待在宅子里,还能跟晓宁见面,他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谁知道她到时候起了什么幺蛾子。只是乔以萱的这番话着实勾起了凤湛内心深处的回忆,护犊情深谁都会做,但能这么一心为儿子的单身母亲他确实少见,他过世的老婆子却也是这么一个女人啊。

乔以萱听了凤湛的话,微微一笑,“凤老爷,您的意思是想金屋藏娇,替你的孙儿?”

凤湛一愣,“你要这么想也可以。”

“那还真是我的荣幸了,哈哈,”乔以萱冷笑,“如果我说不呢?”

“那可由不得你!”凤湛气恼,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油盐不进呢?她难道就不怕他一怒之下,她就连命都没了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