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73章 商景谦?我跟他不熟!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1 2016-08-09 23:19:27

  凤千绝气的脸色发青,这个女人和儿子的出现完全在他的掌控之外,而那些不清不楚的人更是在他的预料之外!他是什么身份,如何能让这些情敌存在!

凤千绝暗自回想着乔以萱得知儿子被绑架时候的态度,本就觉得不对劲,现在对方竟然是商景谦,有相貌有地位,怪不得能吸引那小女人。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乔以萱在公寓里没跑,是很难得,可是也不老实,她正在确认自己儿子的情况,殊不知,就在这段时间,她已经被凤千绝想的如此不堪。

乔以萱窝在床上,反复拨打叶老大的电话,可是电话一直打不通,这就让她有些吃不住了。翻来覆去,怎么觉得也不可能。如果叶老大成功地把宁宁救走了,就算是不能第一时间通知她,但是当她打电话询问的时候,他肯定会有所反应。可是现在,叶老大和宁宁,就像是沉入大海的一块石头,杳无音讯。

乔以萱原本乐观地心态有些动摇,便给夏天打电话,如果叶老大不靠谱,睡着了或是在干别的,夏天肯定是会接电话的。可是,依旧是无法接通。

脑门上浸出了细密了汗珠,乔以萱有些心慌了。

就在这时,有人破门而入,她赶忙收起手机,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怒气汹汹的凤千绝!

二话不说,凤千绝逼近乔以萱,一手指着她的鼻子,“说,你到底和商景谦什么关系?!”

乔以萱被问得无头无脑,挠挠头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商景谦?她只是印象中有这么个人,却无论如何想不出和他有什么交集,更别提关系了。

小女子煞是无辜啊!

“什么商景谦?我跟他不熟!”乔以萱嘟着嘴,刚刚还在为宁宁地事担忧,现在却又被兴师问罪,那颗小心脏,实在是受不了!

“不熟?哼,你以为瞒得了别人还能瞒得过我?儿子就是被他绑架走的。而商景谦却一门心思的想拿你交换。说,如果你和他没什么关系,那他为什么要绑架宁宁和你交换?”

凤千绝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怒气,可能是真的在吃这个小女人的醋。这若是放在之前,一个女人而已,他才不会在乎。可是现在,他似乎已经认定了乔以萱。所以,她的一切,都和他有关!他有吃醋的权利!

乔以萱立时愣住了。

啥,带走宁宁地不是叶老大,是商景谦。难怪,不管怎么给叶老大和夏天打电话,电话总是打不通,原来对方根本就没有救出宁宁!

乔以萱不淡定了,心里对宁宁地担忧一时涌上心头,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再也蓄不住眼泪。那断了线的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汹涌地夺眶而出。

凤千绝张张嘴巴,颇为尴尬,不会吧,他只是吃醋而已,只要她说出实情,那毕竟是过去的事了,他也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可是,就这样就惹恼了她?

“你,你没事吧?如果你不想说那就算了,我不逼你。”凤千绝的声音弱了下来,也就是在这个小女人面前,他那冷酷、骄傲的心才会软弱。

“我没事。你真的不知道我和商景谦什么关系?上次同学会上,商景谦也去了,我和他也只是在那个时候有过交集,说的话加起来也没几句。那会儿你还是失去记忆的小白,现在你恢复了记忆,却来怪罪我。宁宁在他手里,我真的不知道会怎样,你帮帮我,一定要救出宁宁。就算是拿我去做交换,我也在所不惜。宁宁还小,还不懂事,他不应该承担大人所犯的过错。”

乔以萱泪眼婆娑,说的撕心裂肺,看得出不是装的,是真的担心宁宁。可是,凤千绝该怎么说?难道他应该退出门去,把刚才的对话完全推翻,再重新来一次?

别骗自己了,这个小女人更不可能被骗!

凤千绝支吾一声,拥抱住乔以萱,“小萱,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是那会儿我是小白,我真的不知道。俗话说,不知者不怪罪……”

凤千绝低眉俯首,他竟然给一个女人道歉!这在凤家的历史上,可是破天荒的。可是他那无辜的表情,却让乔以萱无法破涕而笑,宁宁救不回来,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乔以萱只是哭,哭的凤千绝没了主意,想想商景谦一个臭男人,竟然让他的女人如此担忧和伤心,不禁心头怒气又起!

该死的商景谦,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萱,你别担心,既然他要拿儿子跟你交换,现在你在这里很安全,在他见到你之前,宁宁肯定是绝对安全的。我现在就让龙门的人严密关注商家的一切,立刻救出宁宁。”

凤千绝只顾着安慰乔以萱,却不知道这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让她不再担心,那唯有把宁宁安全的带到她的面前。

他恨恨的踩一脚,都说恋爱中的人容易变傻,难道他这颗天生的聪敏头脑也变傻了?

凤千绝还是有足够的定力,看着乔以萱稍微冷静了下来,便把小王招呼过来,让他时刻听候夫人的调遣,自己变再次赶往凤家。

凤千染正为哥哥地冲动感到担心,纠结了龙门中几个最得力的人,正风风火火地出门,就碰上了赶回来的凤千绝。

“呀,大哥你回来了!没出什么意外吧?”

见到凤千绝回来,还是安然无恙,凤千染很开心,一时间就又不会组织语言,大张着双手就要拥抱。周围几个龙门的人都为他深深地捏了一把汗。

“你这乌鸦嘴什么时候能改改?你带这几个人去干嘛?”凤千绝脸色阴沉,也没心思跟凤千染斗嘴,他一心只想着快点救出宁宁,让他的小女人笑起来。

“我,我们,我们是打算去商家接你,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就不用去了!呵呵。”凤千染尴尬地笑笑。

“去,必须得去!”

凤千绝一声令下,又钻回了车里,一行人直奔商家而去。

凤千染心里打鼓,看大哥的心情似乎比之前还要不好,脸色完全是铁青的,就像是谁欠了他八百块钱似得。再仔细一想,也没见大哥把乔晓宁带出来,莫非大哥一个人势单力薄,商家不肯放人,所以大哥这才叫人一起去?

越想凤千染心里越来气,商家也真是无法无天,连凤家都敢惹!这是不把他们兄弟两个放在眼里!凤千染眉毛一挑,那俊逸的剑眉倒竖,立刻涌上咄咄逼人的气势。

他向后面的人打个手势,一会儿去了商家都给我机灵着点,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别忘了是因为你们的疏忽才让商景谦带走的宁宁。就算这时让你们以死谢罪也不为过!

去商家的路程不远,可是在凤千绝看来,却仿佛了过了几个小时。路两边的各色高大建筑飞速地后退,未等看清那霓虹灯、广告牌上的字迹,那性能卓越的迈巴赫早已将其甩在后方。

正直晌午,天空却有些阴沉,太阳早已不知去向。没有一丝风,有些闷热,看来是要下雨了。

下吧,这场大雨来的正好,正好给自己降降温。

说话间,已经到了商家的大门口,却见大门紧闭,几个门卫把守着,将凤千绝一行人拦了下来。

“开门!我找商景谦那混蛋有事!”凤千绝大怒,这是知道他回来,提前摆了阵法,这样的待客之道,恐怕是真的想跟凤家决一死战!

“凤大少爷,主人交代下话来,今天身体偶感不适,不宜见客。若是有一个叫乔以萱的女人来见,那他可以勉为其难地见一见。不知,车里是否有一个叫乔以萱的女人?”那守卫向车里瞄了瞄,不等他看清,后面车里便窜下来一个人,给了他一个结实的耳光。

“狗仗人势的东西,滚开,我们少爷要进去,谁也拦不住!再说话,就把你的牙都打掉!”

凤千染心里一阵舒坦,还好刚刚给他们示意了,这事办的,真给他涨脸!就是要让商家的人知道,敢动凤家的人,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这边的喧闹,引起了商景谦的注意,他躲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这边发生的事微笑,一切都在向着他预计的方向发展,得到乔以萱,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商景谦打着如意算盘,来回的踱步,就在刚刚,凤千色和凤千翎来找他要人,被他顶了回去。现在凤千绝和凤千染也来了,那凤家除了凤湛老爷子没来,当家主事的都来了。都来了就好,这次他们应该知道,不交出乔以萱,是别想带走乔晓宁!

商景谦的心思早就被乔晓宁给撞破了,此时,乔晓宁窝在沙发里,看着美得发飘的商景谦,满脸都是鄙视的神色。

商景谦看看时候差不多了,也知道自己的手下是挡不住凤千绝的,这时候该是他出面了。

可是,一转眼间,看到乔晓宁那鄙夷的神色,有些不爽。

“你这孩子,从哪儿学的这种表情?大哥告诉你,你这种表情被我看到也就算了,以后千万不要再有了。”

“切,也就是你能看到这种表情!”

我的天!商景谦被深深地伤害了!这小鬼的意思是说,他只会鄙视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