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61章 我想见爹地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090 2016-07-31 20:09:12

  “凤老爷,我也不是你想像的那般没用。相信你也调查过我的过往了吧?在美国的六年,是不是一片空白?”乔以萱不紧不慢的问。

这个女人,又想搞什么鬼?的确,这是凤湛感到最疑惑的一点,要说一个人只要还活着,怎么可能一点踪迹都寻不到呢?而他凤家的势力在美国也不少,可愣是查不到女人的丁点背景。

“我不伤人,却不料人欲害我,如果真把我逼到一定的份上,也休怪我翻脸不认人。”乔以萱搁下这句话,冷冷的看了一眼对面的老人,转身就走。

“好,好,好!”凤湛气急,把拿在手里的纸张用力扔出去,却只是在女人的背后轻飘飘的落下,撒了一地。

地面上,几张零散的纸张上面,赫然印着几个大字:乔以萱放弃乔晓宁抚养权协议书!

原来凤老爷子一早就命人拟好了这份协议,他原本是想要乔以萱自动离开,跟晓宁永不再见,他会在国外给她办一个新的身份,让她能开始新的人生。只是后来听到乔以萱的一番话,又改变了想法,他能体谅一个做母亲的不易,但他又绝对不会放弃凤家的子孙流落在外,故才想了后来那个‘金屋藏娇’的法子,只是没想到那个女人不但不领情反倒是把他给羞辱了一通,所以后来他才会那么气急败坏。

···

乔以萱不气那是骗人的,她回到卧房,只觉得心里一口气是不上不下,难受的很。这会又想到了叶老大,只盼着他能快点找到这里,她就带着晓宁到美国,从此再也不回来,至于那个男人和凤家,就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吧!

乔以萱现在只想离开凤家,但她却忽略了儿子渴望父爱的心情,此刻晓宁是抓心挠肺的想要再次见到英俊神武亲爱的爹地一眼。

乔晓宁也感觉到妈咪的心情不是很好,而且他有一种感觉,妈咪对爹地好似有些排斥呢?排斥也是正当的吧,毕竟爹地是不闻不问对他和妈咪六年了吔,所以他一定要帮妈咪把这笔债讨回来。

他乔晓宁要做的首要事就是跟便宜爹地打好关系,取得他的信任,然后才能一击而成,这都是妈咪说的,对付强大的敌人,就得委曲求全,采用低姿态政策,趁其不备,从后攻之。

乔晓宁小朋友在想这些招数对付自己爹地的时候丝毫没有愧疚的,这也多亏了乔以萱教的“好”啊!

“太爷爷,你有几个孙子啊?”乔晓宁此刻正在跟凤湛大战象棋,冷不丁提问了一句。

凤湛正全力以赴在象棋上,故也没在意,就回了一句,“四个孙子,你爹地是老二。”

“爹地?太爷爷,原来那天来的叔叔是我爹地啊?你居然骗晓宁说是叔叔!”乔晓宁嘟起了小嘴,很不开心的样子。

凤湛这下一惊,已经回了神,暗呼糟了,本来就没打算瞒着这个孩子,他是想等个合适的时机再说的。现在可好,让这个宝贝疙瘩先发现了,这下还不得怨死他啊。

“晓宁,太爷爷也没真想瞒你的,主要是,主要是……”凤湛狐狸老眼一转,突然磨蹭着不说了。如果是熟识他的人,自然知道这个老人家又在算计人了,只可惜乔晓宁是小孩子心性,虽然是某些方面天才型少年,但毕竟年纪太少,阅历太少,这一下就被老爷子给绕进去了。

“是什么啊,太爷爷,你快说啊。”晓宁急的都要叫出来。

“你妈咪不打算让你认祖归宗,她跟我说,不想你认这个爹地。”凤湛一口气说完。

他都佩服自己的急智了,故意不提不让乔以萱进凤家门的事情,就挑乔以萱不让儿子认亲生父亲这个事情说事。

“我妈咪不想我认爹地?”乔晓宁喃喃自语,这件事倒是有可能,毕竟妈咪对爹地那么排斥,连他问一下都不行,更何况是认了他呢。

乔晓宁苦恼啊,这一不高兴,眉头都皱到了一起,让凤湛看得又是心疼还是心疼,只恨不得替这个宝贝疙瘩不高兴才好。

“那个,晓宁,你也别太难过了,太爷爷会想办法让你认爹地的,再等等。”

“太爷爷,妈咪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她啊,可能是太突然了,妈咪一下接受不了,等时间长点,妈咪就会回心转意的。”乔晓宁抬起头来,大大的眼睛亮晶晶的,反倒是安慰起凤湛来。

多懂事的孩子啊!凤湛深感欣慰的摸了摸曾孙的头,带着赞赏的目光重新审视着这个孩子。

之前他跟乔以萱说的那些话并不是糊弄她的,一直以来他都觉得乔晓宁身上有一种同龄孩子没有的气度,机智,灵敏,懂得审时度势,虽然这四个字用在一个孩子身上或许有些不恰当,可凤湛这大半辈子看人的眼光来看,就是觉得乔晓宁这个宝贝疙瘩当的起这四个字的称赞。

凤湛心里其实是有些感谢乔以萱那个女人的,毕竟她算是给他们凤家生下了一个未来掌门人,只是鉴于她的身份和现在这层与端木家暧昧不清的关系,凤家不能给她当家主母的身份,而另一边,商家小姐又怀上了孙儿千绝的骨肉,商家跟凤家是世代至交,绝不能有负商家,这点他确实觉得有些愧对这个女人。

“晓宁,太爷爷不会勉强你妈咪的,当然了,如果你愿意跟爹地相认就最好了,太爷爷日日夜夜都盼着你认祖归宗这一天。”凤湛淡淡的笑道。

乔晓宁一听,哈哈,有谱,便赶紧蹭前一步,“太爷爷,我,我有一事相求,你能答应我么?”

“嗯,什么事,说来听听。”此时此刻,别说一件,就是十件百件的,只要他凤湛能办得到,都答应了这个宝贝曾孙又何妨。

“太爷爷,我想见爹地……”

乔晓宁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凤湛哈哈一阵笑声给打断,“早说啊,乖晓宁,太爷爷这就打电话让那小子过来。”

语毕,凤湛真的半侧身子去摸手机,拿在手上,按了个快捷键就开始讲电话。

乔晓宁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太爷爷这一连窜的动作,敢情他老人家这是早就想好了,就等着自己开口求帮忙呢?只是他还没有想好再次面对爹地啊,妈妈咪,他有些害羞好不好!

一分钟后,凤湛挂断了手机,笑眯眯的说,“晓宁啊,你再陪太爷爷下一盘棋就能见到你爹地了。”

乔晓宁果断的没有再废话,摆开棋盘,同时心里也有了主意。

其实乔晓宁在凤湛打电话的当口,就已经有了一个计划,那就是趁着这次爹地过来让妈咪跟爹地见上一面,无论如何都要让他们碰个正面,就不信妈咪还能无动于衷对爹地置之不理。夏姨不是说么,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生下孩子,又怎么会对他没有一点感情呢?

乔晓宁的这个想法其实是大错特错的,要知道某萱跟他的便宜老爹是在双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才间接的有了他,如果某萱后来没有回国,没有遇见他便宜老爹,两人就等于是形同陌路,还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纠葛呢。

某萱之所以生下晓宁也是有原因的,这个最大的原因当然是她亲眼撞见未婚夫跟自己堂姐亲热,被逼无奈出国一个人拼搏,发现有了身孕便想着有个宝贝疼着爱着也是不错的。试问,一个未婚少女在国外生下孩子该需要多大的勇气,可以说,没有叶欢和夏天,某萱还真的可能坚持不下来啊。

凤湛看了一眼对面深思的曾孙,心里也暗暗在计量。

既然他搞不定那个女人,就让孙子来搞定她。他想的是孙子既然能让那个女人心甘情愿给他生下孩子,自然HOLD住她。现在曾孙对亲生爹地这么崇拜和景仰,让千绝再出面,父子感情深厚些,就等于已经笼络了曾孙的心了,所以那个女人在跟儿子的心有了间隔之后,也就不会那么固执了。

这一盘棋没下完,就听到外面有沉稳的脚步声。

乔晓宁兴奋的翘首不断往门边扫过去,凤湛眯着眼睛,但笑不语,典型的老狐狸胸有成竹的模样。

“太爷爷,爹地不会不喜欢我吧?”乔晓宁此刻压低声音道,因为他自打上次跟凤千绝见面之后,就感觉爹地冷冰冰的,好似对自己不甚感兴趣呐。

哎,孙子那个性,连自己儿子都有些退避三舍啊,这倔小子,可不要吓走他的宝贝乖曾孙才好。

凤湛微微有些恼意,但又不显示在脸上,“晓宁,不会的,你爹地他是,是害羞,对,害羞才会显得冷淡,其实他心里肯定不是这么想的。太爷爷从小看他长大,他性子看似冷,其实是很重亲情的,尤其是你爷爷去世的早,所以他更渴望亲情的关怀,孩子,你对爹地主动点,亲热点,他自然会对你更好。”

凤湛这些话说的既真诚又坦然,虽然这里面不乏夸大其词了,就比如什么性子看似冷,其实就是真的冷,尤其是双亲都过世之后,他就完全封闭了自己,除非是公事方面,否则从来不与外人单独接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