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第274章 你不会得到我妈咪的

腹黑儿子神秘总裁 端木初初 3104 2016-08-10 20:53:14

  “你这孩子,鬼机灵,不过我可告诉你,大哥这次恐怕是要成功了。”商景谦说着嘴角又浮上微笑,仿佛乔以萱已经投怀送抱了。

“你别做梦了,尤其是这种春秋大梦,我妈咪是不会来的,你不会得到我妈咪的。而且,像你这样依靠威胁的手段,是不配得到爱情的。”乔晓宁小大人似得,竟然跟商景谦谈起了爱情。

商景谦笑的肚子疼,这都是跟谁学来的!

罢了罢了,就是被小鬼耽搁地这段时间,凤千绝和凤千染已经闯进了大厅,不能不出去了。

“你说过你不会逃跑的,那你就老实地带着,等着我把你送回去吧。”

“那是自然!”

商景谦无语,孩子的天真还真不是盖的!

凤千绝和凤千染冲进一楼的大厅,除了几个下人立刻端茶倒水,商景谦却不见人影,没有对峙的目标,二人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置,只得找个沙发先坐下来,等着商景谦露面。

凤千染心头有些火气,但是端茶倒水的下人照顾的又是很周到,再找不出任何差错,也不好发飙。兄弟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楞在了那里。

“大哥,要是商景谦一直不露面,咱们就一直这么坐下去?这也不是办法啊,谁知道那个商景谦是不是故意不出现的。”凤千染将心理的担忧说了出来。

凤千绝何尝不担忧,只要一时见不到儿子,便更增加了一刻的担忧。凤家还有两个跟他针锋相对的兄弟,不知道此刻在做什么,还有那个小女人,这段时间会不会老实地在家里呆着,这都是让他头疼的问题。

“再等等,如果还不出来,咱们就要采取一些手段了。”凤千绝压着声音,表面上,坐在那里很淡定,实则心里已经是火烧屁股的境地,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咒骂那个混蛋商景谦。

“呦,不知道凤家二少爷要采取什么手段?我这庙小,可千万别给我拆了。”商景谦说笑着从二楼的旋转楼梯走了下来。

商景谦一身笔挺的西服衬衫,并不因为是在自己家里而在穿着上有所放松。那乌黑的头发,衬的他的脸庞俊逸,八块腹肌将他的身材保持的非常好。走路有力,满满的都是自信。

“你个王八蛋终于出现了,快把人给我交出来!”凤千绝一跃而起,上前揪住他的衣领,那深红色的领结被他抓在手里变了形。

“等等,等等,凤家二少爷不要这么激动,”商景谦说着从凤千绝的手里挣脱出去,整理下衣服,“不知道凤家二少爷要找的是何人,我商家一共就这么些人,你想见谁,我自然是不会拦着的。莫非,你想见我的妹妹?”

见你妹个大头鬼啊!凤千染在心里骂了一声。

凤千绝却是怒火中烧,证据确凿还跟他在这儿装大尾巴狼,装什么装?

“你知道我来的目的,明人不说暗话,我也不跟你多费口舌,把乔晓宁交出来。”

凤千绝嘴角抽动,脸色铁青,想不到这么个人鞋拔子脸,也敢跟他争小萱,真是不自量力。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争?我可是小萱的原配,而且还有我们爱情的共同结晶,我们爱情的基础是扎实的,容不得半点虚伪,你怎么跟我竞争?就靠着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弄些手段,就能把小萱追到手?真是痴人说梦。

凤千绝心里暗骂着,却忘了当初他是怎么播种的,那还不是被乔以萱给强上了?!这要是说出来,恐怕男人的自尊会被伤害掉那么一丢丢,嗯,是一丢丢。

“你凭什么说乔晓宁在我这里?据我所知,凤湛老爷子的私生子可是被你们凤家保护的滴水不漏,别说带走了,就是见上一面都难如登天。”商景谦找个位置坐下来,准备跟凤千绝和凤千染打一场持久战,从心理上瓦解他们。

凤千绝和凤千染一听这话,差点气的吐血,这都是从哪儿听来的谣言,乔晓宁怎么就成了凤湛老爷子的私生子了?想想老爷子都这么大岁数了,也不可能红杏出墙,他有那个心,恐怕也没那个实力!

凤千绝气的全身发抖,这种谣传的爆炸力绝对不是盖的。

“你,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们告你诽谤罪!你自己看看吧,这是昨天晚上乔晓宁被绑架时的监控视频,可是很清楚的拍了下来,这黑色的奥迪车可是你商景谦的!”

凤千绝扔过来几张监控画面的打印纸,尤其把车牌号给放大了,商景谦不想去注意都不行。

商景谦眉毛一跳,有眼开始突突地跳起来。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是不好的预兆。果然,凤家周围的摄像头还是有没能搞定的,不过,幸好,他还留了一手。

商景谦微微一笑,把几张纸推了回来,翘起二郎腿,端起一杯卡布基诺的咖啡,轻轻吹掉最表情的泡沫,小小的喝了一口。

“你看,你们凤家做事总是喜欢独来独往,就不能统一一下。就在你之前,凤家大少和三少可是也带着这么几张纸来要人,要不是看在你是凤家家主的份上,我可不想多费口舌。”

商景谦心里很舒服,能够调动凤家四个少爷,他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什么?你是说凤千色和凤千翎也来过了?那他们把乔晓宁带走了没有?”凤千绝一下子紧张起来。

他应该想到这些的,乔晓宁被绑架,整个凤家都是知道的,凤千色和凤千翎是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只要能干掉他凤千绝,他们是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的。把乔晓宁做要挟,让他签订什么不平等条约,对他们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他怎么就忘了?那两个人间的败类肯定是在他折返去找乔以萱的时候捷足先登,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把乔晓宁带走。

凤千绝额头上的汗珠明显增加,他想冷静下来,却是做不到。那毕竟关乎到他的儿子。若是乔晓宁在商景谦的手上,还有回旋的余地,若是落到凤千色的手上,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哎呀,我说凤家二少爷,他们怎么可能把乔晓宁带走呢?因为我这儿根本就没有乔晓宁嘛!你这证据根本就不是证据,就在两天前,我丢了一辆车,就是这辆车,已经在公安局备案了,不信你可以去查,这分明是有人从中作梗,栽赃陷害嘛!”

商景谦的语气都变了,他留的这一手,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滴水不漏啊!看凤千绝那黑锅底一样的脸色,就差在额头上画个月牙,就成了包拯了。

凤千绝心里一沉,商景谦这个人不容小觑,心思缜密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该如何是好?

“乔晓宁没在你这儿?你敢发誓吗?”凤千绝眼神一勾,嘴角扬上一抹诡异的笑。

“发誓?凤家二少爷,你是韩剧看多了吧?不管在没在这,我都不会发誓的,简直,简直是太小儿科了。”商景谦厌恶地摇摇头,叹口气,凤千绝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婆婆妈妈了,难道都是乔以萱给影响的?

“你不敢发誓,那就证明乔晓宁就是在你这里!快点把人给我交出来!”凤千绝跳起来,一手指着商景谦,话语激励。

商景谦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么一套,又是怎么认定乔晓宁就在他这儿的,不过心里却还是有点儿紧张,毕竟乔晓宁真的在他这儿。

乔晓宁在楼上偷偷听着楼下的动静,知道是他的爹地来找他了,那个冷酷的不要不要的男人,他就是看着帅的不行不行的。在之前的接触中,虽然爹地有点不喜欢他,但是他喜欢爹地啊!爹地肯来救他,那肯定就是拿他当个宝贝!

不行,他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他要做点什么。

乔晓宁盘腿坐在地上,商景谦对他不错,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给他买了玩具,虽然就是一个蹦蹦球,有点儿抠门,但好歹也是个玩具。而且这个男人想得到妈咪,得到了妈咪,就成了他的爹地,是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

这个男人能从那个戒备森严的“监狱”把他带出来,那肯定也能把妈咪带走。妈咪,对呀,爹地那几个人都来了这里,妈咪没人照看,妈咪会不会有危险?不行,要让爹地赶快去救妈咪!

乔晓宁心思一转,知道当务之急是保护妈咪,可是该怎么通知楼下的爹地呢?他被关在这个房间,窗户有点高,好像爬不上去。门,额,门被锁上了。

乔晓宁急的团团转,眼神就落在了那个蹦蹦球上。灵光一闪,计上心来。

别看乔晓宁才六岁,可是认识了不少字,虽然不会写,但是从报纸上看到,却能认出来。当下从报纸上就往下扣字,用口水粘在一张白纸上。这是个体力活,乔晓宁找了半天,才凑够这么一句话:“明修*道,暗度*仓”,乖乖,栈和陈不认识,怪不得他了,想必爹地那颗聪明绝顶的脑袋不会不明白的。

白纸包裹着那个蹦蹦球,就从落地窗的天窗上飞了出去,直接落进了大厅,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弹来弹去,撞翻了几个茶杯,把一个茶壶打碎摔在地上。在众人的惊恐中,最终落在了凤千绝的脚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